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朝露王鸣盛梁瓷 > 第79章
 
检查报告就像给她诊断的医生所预测的情况差不多, 如今也没有更糟糕的事情,梁瓷情绪还算稳定。

晚上李容曼忽然打来电话, 什么也没说, 先低低哭了一阵,说跟周省之闹掰了, 还问为什么总遇人不淑,之前一个王鸣盛就算了,现在又出一个周省之。

梁瓷被这句话弄得尴尬不已, 不知道怎么接茬。

她赶紧解释:“你不要多想,我就随口抱怨一句……你能不能来接我,我想过去你那暂住两天,好些话给你讲。”

梁瓷二话不说开车去接人,开了王鸣盛的车, 他虽然生气走了, 不过最近几天梁瓷开的车没要走, 还给她留着,是以让她并没有心情起落很大。

下午忙里抽闲给他拨了两通电话,他也不会不接, 只是冷冷讲两句就挂,梁瓷自从跟他保持这段关系以来, 还是首次遭他冷遇。

往常这都是梁瓷惯用的伎俩, 没想到被他学去了,还学到几分精髓。

李容曼收拾了两个行李,梁瓷帮她搬下来微微出汗, 她跟在后面对她说:“怪不得王鸣盛想跟你一起住,你拒绝了,还有之前安排你住他的地方,你也赶紧搬出来,别看你平常不发表意见,其实主意挺大,男人女人住在一起还是要慎重,不然一旦闹分手就得搬家,掉价!”

梁瓷打开后备箱安置行李,“我白天刚把王鸣盛气走了……来接你还只能开他的车,你先别得意,指不定他马上就会打电话要我还车。”

李容曼围着车子转了一圈,“我说这么打眼,原来是他的车子。”

梁瓷没说话,做进去系上安全带,听李容曼的声音有变,关切两句:“嗓子怎么回事?哭哑了还是感冒了?”

“大概有些着凉。”

“你们为什么吵架?”

李容曼抿了抿嘴,看着她说:“出了高老师的事,你以为周省之能好吗?这种职位更替向来最忌讳恶意竞争,最起码明面上要保证和睦……今天院里领导找他了,原本升迁的事学院跟学校进行了商谈,决定把职位暂时空下来,以后再择合适人选,显然周省之没有戏了,他为此事烦心,我为高老师揪心,我们俩如今在一块,只有生疏和陌生感。”

梁瓷手握方向盘,轻轻松了口气,李容曼见她没什么表情,忍不住说:“我以为你听了这个消息,起码要开心一下。”

梁瓷说:“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我连自己都自顾不暇。”说到此处有些动容,嗓子微哑,睫毛湿了湿。

“家里有感冒药,你睡前喝两包,明天就回缓解。”

梁瓷说完李容曼没再搭腔,虽然都是成年人,懂得怎么调控自己的情绪,也知道感情不能影响工作,但真到了那个份上,心情都会有或多或少失落。

李容曼本来申请了学校的教师公寓楼,遇到周省之没多久感情升温,一时冲动搬了出来,学校的地方本来就紧张,自然安排了别人住进去,最近院里来了好几张新面孔,床位还处于稀缺中。

如此一来李容曼自然没有办法回去,只能厚脸皮暂时住梁瓷这边。

王鸣盛没有正式搬进来住,隔三差五都会来一趟,家里自然少不了男人的痕迹,梁瓷去接人的时候心不在焉,忘记收拾。

李荣曼进门瞧见一双男士拖鞋,还没等反应梁瓷就说:“你穿我的好吗?家里不怎么来人,就没有备用。”

李荣曼自然没有任何意见,低头找地方坐下,看着梁瓷忙前忙后收拾王鸣盛的东西,她这两天时常魂不守舍,床铺都没来得及整理,看见床单忽而想起他昨夜缠着她几次缠绵,赶紧把东西都撤下,就连枕套都拿了一套新的换上。

李容曼说:“你不用这么讲究,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总觉得住这里很麻烦你……我住这里的话,王鸣盛晚上怎么办?”

“他有自己住的地方,不常过来。”梁瓷说这话稍微有些违心,不过讲话的语气自然顺畅,李容曼顺利被哄骗,没有任何怀疑。

她过来搭手帮忙,很快就收拾好,梁瓷挽着腰挽起头发,李容曼有意无意瞟了一眼,挪开视线顿了三秒,忍不住又挪回来,刚才梁瓷穿着厚重,头发散着没有看出异常,刚才一挽发瞬间发现她白皙细长的脖颈后有一枚嫣红的吻/痕。

就在发根往下,约摸颈动脉的位置,李容曼一时想入非非,画面香艳。刚才还说她把王鸣盛气走了,这矛盾闹得,还真是别有趣味。

李容曼虽然刚分手有些难过,不过看见梁瓷念叨几句被治愈了一些,视线不由得追逐梁瓷的脖子,女孩子白到极致怎么都好看,梁瓷脱了衣服什么样她是最清楚的。

其实梁瓷看起来很规矩,里面的穿衣却很大胆,也不能称之为大胆,只是那时大家保守,学生鲜少穿完全蕾丝的内内。不过梁瓷夏天很敢这么穿,李容曼当时在宿舍初见,都看傻了,视线不由自西往她身上瞟。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李容曼被认为是全宿舍最龌龊的人,每次她在宿舍讲那些污浊的话,梁瓷不接茬,不过也不会装正经,往往会心一笑,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她愣神这会儿梁瓷已经把颗粒状的感冒药沏好,深红色变色杯变浅,梁瓷放下水杯说:“很烫,待会儿喝。”

李容曼端起吹了吹,一股子中药味儿,味道很冲,她不由得皱了皱眉,梁瓷不知道从哪里又摸出来一粒话梅糖,放桌子上。

淡淡看她两眼:“你有没有去看高永房?”

“有,”李容曼如实说,“今天又抢救了一次,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高司南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几天没刮胡子整个人苍老不少。”

屋内有些凉,梁瓷站起来把窗户关严,窗帘拉上,这才抬手开空调,“最近几天是不是没有前两天冷了?我开着空调睡觉晚上偶尔会热。”

李容曼勉强笑了笑,“怎么会,还在二十四节气的大寒天气,你感觉错了。”

“之前你跟我讲的那个什么保养子宫的按摩仪,你有没有按时用?效果好吗?”

“你不是从来不相信这套?”

“是啊,大概你太会种草了,我现在信一点了。”

李容曼吹了吹手中的药,憋住气一口喝完,垂下舌头哭丧着脸,把手边的糖放嘴里才说:“你好细心,知道我不喜欢还专门给我拿一块糖。王鸣盛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梁瓷顿了几秒,“你觉得我很贴心吗?”

“是啊。”

她垂下眼眸思索了片刻,“为什么我觉得跟王鸣盛在一起,我就那么不会关心人呢,我以前跟高,一开始还是挺照顾他的,我对王鸣盛连对高的一半都没有……说来也惭愧。”

李容曼不假思索说:“现在意识到这个问题也不晚……你们又没结婚,男人对女人好正常,男人对女人不好才叫不正常。”

她说完打了个呵欠,东西带来的很多,她要暂住也就没卸下来,拿了几样洗漱要用的,没多久药效上来,李容曼满脸困倦上床睡觉。

梁瓷把灯关了,只开了一盏昏黄小夜灯,打开电脑想给那所大学回复一封邮件,敲击了几个字又删除,枯坐片刻拿出手机,犹豫着给王鸣盛打过去,那边接听的非常快——

语气冷冷的:“有什么事吗?”

梁瓷抿了抿嘴唇,清两下嗓子,“你在忙?”

听筒里沉默两秒,“没忙。”

她坐直身子,没有捏电话的那只手指拿上桌子,食指有意无意地划过电脑上的logo,“就问问你在忙什么……晚饭吃了吗?”

“没吃。”

“为什么没吃?”

“气饱了,还吃个屁。”

“……气性这么大?”

那边嘲讽说:“是啊,某些人不识趣,还以为我没脾气。”

梁瓷顿了两秒,“某些人?是说我吗?”

“不知道,自己去悟。”

她低头失笑,电脑里忽然来了一则消息,是学校里同事询问一些工作上的事,梁瓷感觉气氛还算缓和,谁也不提白天吵架的事,又讲了两句题外话才挂断。

李容曼睡熟了,感冒导致呼吸不畅,微微打鼾,她把脏衣服换下来丢进洗衣机,躺下不知多久,困意席卷将要睡去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推了一下。

梁瓷被惊醒,忽然睁开眼,静静听了几秒,听见门外有挪动的脚步声,她穿上衣服踢踏着鞋下床,开门就看见王鸣盛,一时愣住。

“这么惊讶干嘛?”他有些下不来台阶,扯着嗓子道一句,声音微大。

他拨开她的肩膀就要进去,梁瓷这才反应过来,哎哎地出声阻拦,王鸣盛见状眼睛一眯,手指一曲,抬起来点她的鼻尖:“什么意思?里面是不是他妈的藏人了?”

“……没有。”

“没有你反应这么大?”

男人的脸沉下来,动作有些强硬粗鲁,作势破开她之前往房间走,木门抵不住他的挤压,哐当响,梁瓷赶紧抬着脸解释:“容曼在我这,跟周省之闹矛盾下午刚搬过来,她感冒了,喝了药刚睡下。”

王鸣盛不太相信,眼角余光看她,“真的假的?她在这你激动什么?这谁的地方不让我进?她怎么那么烦,不知道我现在住这?”

“你能不能小声点。”梁瓷抬手去堵他的嘴唇,被他握住手腕拉下来,弯腰半抱起她,嘴里低嚷:“我不会小声,天生嗓门就这么粗,你受得了就受,受不了也得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