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朝露王鸣盛梁瓷 > 第21章
 
梁瓷没多想, 吃完饭还要见律师,时间约在七点半, 眼下看来似乎有点赶, 这顿饭吃得时间不怎么合适。这几天王鸣盛帮她不少,解了没地儿住的燃眉之急, 不至于让她太狼狈。

王鸣盛已经回来,餐厅人不少,服务员很忙, 梁瓷瞧见他挥手,打了个响指,食指往这边指了指,对方说了句什么,他只弯嘴点头。

梁瓷意识到不对劲, 推开椅子走过去, 年轻的服务员已经递条子签单, 王鸣盛回过神看她,眼睛睇着,垂下眼, 握笔的手流利挥洒。

梁瓷不知道说什么好,很无奈, 无奈归无奈, 也没办法抢过去阻止,在公众场合抢着买单搞成大家以为大家的场景她见过,觉得很不雅, 他这么悄默声行事,大概也是不想跟她争起来。

他把笔递给服务员,慢步走来,梁瓷迎上目光对视,他很淡然:“没办法,直男癌,吃饭从来不给女方买单的机会。”

梁瓷敛眸笑了,“嗯,下次想请你吃饭是不是还要提前做变性手术?”

王鸣盛顿了几秒,忽而笑了:“这么会抬杠?”

说完上下看看她,心里不知道又在想什么,梁瓷站着没动,他已经抬步往桌子前走,边走边说:“先吃饭,待会儿凉了味道不好,你不是还要见律师?”

梁瓷心里泛苦,其实她挺不想面对离婚的事,特别想不声不响翻篇磨过去,自己赶紧逃出来,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懦弱者的表现,遇见不喜欢的事喜欢逃避,忽视,不去面对。

最近时常对未来惶恐无知,离开了熟悉的生活圈,工作虽稳定清闲却还不够适应,几年的校园生活无形中体制化了自己,让她适应能力很弱,交际能力上也不如李容曼游刃有余。

她内心太敏感,这个跟头栽的也有点大,一时半会儿很难出来。

王鸣盛见她沉思了,不着痕迹清嗓子,握拳咳嗽,身子动了动,从衣兜里掏出一根烟,注意力还在她身上,慢慢磕了几下,抖出一根香烟,他叼在嘴里,刚想点烟才意识到场合不对,放回去打火机,双手握拳抵在嘴边。

悄悄说:“看你左侧身后方那位。”

梁瓷回身扫了一眼,用不动声色若无其事的眼神,这样的举动有些不礼貌,她有些不好意思。

王鸣盛道:“我猜他们并不熟,孤男寡女单独吃饭的次数不超过三次。”

她被勾起好奇心,抽纸巾擦了擦桌子洒下的水渍,忍不住又回头瞧了眼,“为什么?”

他的眼睛微微一眯,含着笑,心情似乎特别好特别惬意,没有回答为什么,继续陈述:“不过我猜这个女的,大概对男方有好感,或者说挺喜欢,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女方拿男方当备胎,想要男方持续对她有好感,我能看出来她在刻意保持优雅,吃饭的时候很放不开。”

梁瓷仔细一想,他说的很有道理,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起码说服了她,微微惊讶,“你似乎对分析这种事很熟悉。”

王鸣盛忽而笑了,这可不是什么夸人的话,至少在他看来不是好话,梁瓷其实就是随口一说,不过聪明人就爱过分解读,他微微低头,歪向一边,笑容很简单。

梁瓷问:“你笑什么?”

王鸣盛很干脆的问:“其实我想说,你对我可能也有好感,只是你还没意识到。你有没有发现,你守着我特别放不开?”

气氛原本还算融洽,被这么一说瞬间变得尴尬,她强装淡定,垂着眼眸擦了擦嘴,掀起眼皮子问:“你就不怕我把你当备胎啊?”

这话说的挺狠,王鸣盛心里有些不爽,也不是特别不能开玩笑的人,平常跟底下的兄弟玩嗨了荤素不忌,什么深度的玩笑话没说过,带H字母的不带H字母的他都能接拍,算不上稀罕,真贫起来,梁瓷不是对手。

他双臂伸展开,扬嘴角送她个笑容:“有些人天生不是陪衬别人的命,别说什么备胎,小三照样能上位。”

小三这个话题对梁瓷来说有些敏感,是她不愿意触碰的禁区,最可悲的莫过于,梁瓷跟高永房之间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小三,所以梁瓷有时候愤怒了,不甘了,不晓得应该怨恨某个固定的女人,最后无处发泄,只能发泄在自己身上。

她觉得自己还算想得开,比较豁达,比较淡然的人,最起码没被气病。

梁瓷踩点到了地方,坐王鸣盛的车过来,他驱车在广场入口稍微停车,梁瓷跟进推门下来,这边不可以长久停留,她动作迅速扣上车门。

车窗落下来,他嘴角挂着笑意,下巴微低:“晚上真搬家?”

她说:“对。”

王鸣盛目光很直接,不遮不拦的表达挽留之意,“这个事不急,大可以再考虑考虑。”

她没有再犹豫,特别果断的说:“既然决定从头开始了,有些苦是肯定要吃的。”

他的车横着不走,后面堵了一辆,两句话的功夫越积越多,有人鸣笛催促,甚至落下车窗一脸不耐烦的查看,梁瓷眨着眼说:“你赶紧走,再不走就违章了。”

他默不作声的瞧着,最后升起来车窗打方向盘离开。

咖啡馆等了没几分钟郑天得便到,跟她详细谈了一下情况,又拿了几分材料需要她签字,大体无外乎那些繁琐的程序。

梁瓷静静沉默了几秒,很冷静的问:“那怎么才能最快离婚?”

看见郑天得脸上带着歉意她就明白了,低下头开口:“就算不问我也清楚,最快的方式是协议离婚,对吧?”

他弯嘴笑笑,丝毫不加隐瞒的说:“起诉离婚要走法律程序,不说你也知道,少则三个月,多则大半年。”

梁瓷叹了口气:“看样我还得找他谈谈。”

郑天得说:“我也是这么建议的。”

叫了咖啡没喝,谈完话送走郑天得,她才想起来抿一口,全部冷在杯中,很苦,入口微凉,已经失去味道,梁瓷拿上包站起来,买了单,走到外面没有立即打车离开,闲逛了会儿。

圣诞节将至,透过商店的玻璃窗看见里面红红绿绿的摆设,圣诞树圣诞帽圣诞老人充斥着大街小巷饰品店的玻璃窗,方一走近导购热情招待,她默默看了几分钟离开。

房东给了她钥匙,楼里住的都是上班族,太晚过去动静大不讨人欢迎,跟郑律师交流完八点半,到家还没九点。

刚打开房门,瞧见客厅的灯亮着,她顿了一下,隐隐不安,稍微一思考忍不住叹息,高档小区,防盗措施也好,电子密码锁很完整,不可能会有陌生人进来。

打开门,边换鞋边探头张望,瞧见男人的外套搭在客厅沙发上,鞋柜里忽然多了双黑色皮鞋。鞋子她看不出来,但能够看出衣服是王鸣盛的,他过来了,这里是他的房子,过来也理所应当。

梁瓷轻轻把包挂好,外套褪下,低头想了想才走入,客厅的灯开着,卧室的灯也开车,她试探喊了一声,没有人回应。

卧室的房门半掩,刚走进就听见哗啦哗啦的水声从浴室里传出,里面有人,她看见个剪影。

浴室半开放式,而且还是雕花纹玻璃的,从外面看里面看不清,但能瞧见模模糊糊热气氤氲的状态。

梁瓷脚步很轻,把卧室门悄悄带上,她犹豫着要不要不辞而别,想了想觉得这么干很差劲,很没礼貌。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来,梁瓷把该收拾的已经提前收拾好,沙发闲坐片刻,忽然想起冰箱里还有些橙子没吃,不是他吩咐吴大伟送的那些,是她自己去下面的菜市场买的,很便宜,就买了榨汁喝。

王鸣盛没想到梁瓷回来这么早,吃完饭见她态度坚定,非要今晚搬出去,王鸣盛略微不爽,虽然只是让她白睡家里并不是白睡他,但莫名有种自己被白睡的错觉,这感觉还挺稀奇,他回过神冷静了也颇惊讶。

洗澡裹着浴巾出来,发觉房门紧闭,不由得贴门听了听,外面有响动,可以清晰分辨是金属碰撞声,王鸣盛兀自挑眉,光脚踩着点,边往床边走边擦湿露露的头发。

腰间只围了条浴巾,上身赤果着,他丝毫不介意卧室门没锁而梁瓷就在外面这个事实,拨开浴巾换衣服。

梁瓷刚洗好橙子和榨汁机,房门唰一声打开,王鸣盛从里面出来,全身似乎还有温热水汽,下身穿着长裤,灰白色系带运动裤,手勾着白T恤,两人对视了一眼,他抬胳膊动作利落的套上。

梁瓷刚才不经意瞧见他小腹,肚脐,隐约的毛发,纹理清晰不算难看。

停顿了下动作,低头继续忙碌:“喝橙汁吗?”

梁瓷站在开放式厨房的里侧,面前放着面板和水果刀,橙子剥好了皮,就等往榨汁机里放。

王鸣盛瞧她手上的汁水,抱膀子抿嘴笑了下,“好啊。”

说着几步走到眼前,捏起橙子往嘴里送,酸甜口味,水很多,不错。

她看了一眼时间,露出明媚的笑容:“我要走了,在等你洗了澡出来,也好跟你说一声。”

他静静的,视线紧盯着她没说什么,梁瓷扣好盖子,就着洗菜的池子冲干净手,刚要转身,感觉他贴了过来,男人胸膛紧贴着梁瓷后背,她闻到淡淡的清香,像薰衣草味的沐浴露。

她轻轻眨眼,并没有很失态,头垂着没动。

王鸣盛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温热的呼吸熨着她:“说走就要走,还真舍不得让你走。”

作者有话要说:二非:今天有个朋友从外地来找我玩,所以今天就只更这些哈,我今晚十二点上夹子,明天就不更新了,然后明晚十二点以后我立马更新,只要有能力就更两个大章。爱你们,然后还会选取一章送福利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