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谢雨薛强 > 057 救难
 
听到这我顿时明白过来,要真是杨威斌喝酒忘事,那我岂不是真有希望了。

想到这我从未有过的激动,赶紧问“赫连老师,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找他主动认错你说他会宽恕我吗?”

还没等赫连老师回答,马君武就骂起来我“小强平时你挺聪明的,现在怎么就糊涂了呢?”

他停了一下,接着说:“你现在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回去问下看看有多少人知道是你们干的,最好想办法别让他们说出去,只有封锁了消息,杨威斌根本就不会找上你。”

我顿时明白过来,真是就跟那个老大爷说的一样,急了会办错事,幸好我找了赫连老师,要不然就算知道了杨威斌嗜酒,也可能是我的消息不胫而走,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

我也明白了赫连老师说的赌博是什么意思。

我满脸的激动,要真是这样那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了,“太好了!我终于能生的希望了。”

“你也别激动的太早,为了事情能万无一失,你花点钱买点东西,我给他送过去,放心我不会说是谁的,就告诉他打他的人知道错了,这是一点诚意,就算他事后知道了是你,可东西都收了,总不能再那么严苛了吧。”

他的意思我自然懂,可现在我根本拿不出钱来,不好意思的看着马君武说“马哥前两天打架,我请兄弟们吃饭了,现在手头没钱了,你能不能借我点。”

结果,赫连老师来了一句,“你还找他要钱呢,他欠我的钱到现在还有好几百呢,哪有钱借给你啊?”

马君武却不要脸的,笑着跟赫连说,“都是兄弟,别谈钱伤感情。”

我立刻想到了一个问题,对呀还有赫连老师啊,他毕竟是拿工资的人,这点钱应该不成问题的,“赫连老师,那你看我们都是穷学生,你能借我点不,我保证下星期来了就还你,绝对不跟马哥学。”

结果,马君武立刻就不高兴了,“别跟我比好不好,故意的是不是?”

我笑了笑,“哪儿啊?我就是打个比方,没有比的意思。”

接着,我看向了赫连老师。

赫连老师的脸顿时苦涩了下来,“不是我不帮你啊,这都快月底了,我还没开支呢,现在手里面也钱不多,可我总要留个加油钱儿吧。”

谁都有手紧的时候,看他苦涩我也不好在找他借了,“恩,你们已经帮我很多了,钱的事情我自己解决吧。”

说完,我跟马君武就各自回了宿舍,临走的时候,赫连老师说也不用多少钱100块够了,两瓶好酒保证杨主任乐着收。

到了宿舍,我就范难了,我现在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哪里来的一百块啊。

我们宿舍的哥们没有一个是大款,我连找的地方都没有,下午该怎么办啊?

我拿起手机来,想问问女生看看有没有富裕的,可刚拿起来就看见,好几个未接电话,而且都是赵晓霞的,我才明白我忘了改变模式了。

赶紧接了电话,那边传来了赵晓霞愤怒的咆哮“薛强你死哪去了,打了半天电话都不接,还以为你掉厕所被冲走了呢。”

我赶紧道歉,告诉她模式没改,问她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她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说“薛强那天打的人我终于知道是谁了,竟然是杨主任。”

我心里立刻就笑了起来,这不是马后炮吗?跟我动手的哥们儿在校会的时候就都明白了,她现在才懂啊。

于是,我调侃的问“那你怎么早不告诉我,非要等我们把人打了才说。”

结果,她回答我“我是在你们打完了之后,才听说可能是杨威斌的,直到今天才敢确定。”

我去,这不典型的坑爹吗。

“好了,我早就知道了,还有什么事情吗?没事我挂了。”

“你心怎么这么大,没听赫连主任说吗,这事儿政教处会追查的,到时候你不惨了。”

为了让她放心,我只能一五一十的跟她说了我知道赫连的事情,而且要求她保密。

她听完了,立刻替我开心起来“既然这样,那你可真爽了,打了人还能不被知道,流弊!”

“流弊个屁,你也知道我请客的事情,现在我几乎身无分文了,哪里有钱再去给杨威斌买东西啊!不过也没事,实在不行不买就不买吧,反正把消息封锁好,就没事了。”

听了之后,她却笑了起来“不就是没钱了吗?这都是小事,跟我说啊,我有。”

她有钱我知道,可问题是到了现在她有钱还能有多少,平时班里面女生我敢说花钱最大的就是她,别人都是一日三餐,这家伙下晚自习都会弄一大堆零食当夜宵。我可是看见过不是一次了,哪次都没见她花钱少了20块,所以她钱再多,也不可能剩下多少了,而且还有四天才放假呢,我总不能自己到为了解决自己的事情,破坏了她的日常生活吧。

可这家伙听我说完,就说了,她说家里给的那点生活费根本就不够花,上周五就花没了,结果没办法只能给她老哥打电话,这她老哥才给她送过来300块钱,正好这也没几天了,她也花不完了,借给我也没什么影响。

我立刻激动了起来,这可不是雪中送炭那么简单了,不仅能解决迫在眉睫的事情,还能多给我点应付之后四天的生活,简直就是救世主活菩萨。

说完,之后我们约定在商店见面,她来了之后,直接丢给了我两百块,说打人那天,是她叫的我,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也难辞其咎,能做的就只有金钱上的支持了,希望我别拒绝。

可我能不拒绝吗?她的钱是她哥给的,可她哥的钱也是用血汗赚来的,总不能因为一个当时害怕的一个求助电话就都怪她身上吧,在说打人是我自己决定的跟她有什么关系,责任还是敢承担的。

“别说那些没用的,人是我打的,就应该我买东西赔礼道歉,要你出钱算得什么事儿啊?”

她依然坚定自己的立场,说什么还钱的时候,还给她一百就行了,另一百不用还。

接着,我拿过来那二百元钱,没说什么,可我心里想好了,还钱的时候还多少还不是我说了算。

告别之后,回了宿舍,我跟韩章商量起关于封锁消息的事情来。

她跟我说班里的哥们们自然不会出去说这事,而且当时我们出去的时候已经快熄灯了,天色很黑再加上那时候同学们大多都在洗漱,所以知道我们出去的并不多。

而且,就算知道了是我们也不敢出去瞎说,因为我们跟06牧医的哪一战,在就传开了,大家都知道薛强是06工美老大,而且跟马君武关系很不一般,所以同学们可以说是根本不敢惹我们。

接着,我皱着眉头问“那06牧医呢,他跟咱们有仇,这样借刀杀人的机会,他们肯定会上报的。”

韩章却说,06牧医在三楼,先不说他们看见了是我们干的,就送上次打架的事情来说吧,上次的事情,那个体委可没少让刘冬青丢脸,而且又是跟我们工美班,不用想事后刘冬青会警告06牧什么话,无非就是少惹事,进最大努力不得罪工美班呗。

听了这话,我心里的担子放了下来,现在唯一剩下的就只有把钱给赫连老师了,剩下的我就只能祈求杨威斌主任能真的忘了当晚的事情,那时候我才算是真的高枕无忧了。

送完钱之后,我也老实起来,几天的时间匆匆而过,放假了我就回了家,而谢雨正好也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