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谢雨薛强 > 054 变态!基佬
 
见我到了,马君武立刻招呼我过去,可有老师在我根本不敢那么随意。

看我畏畏缩缩的,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立刻笑了起来“小强没事,到了赫连老师这里就跟到了我们宿舍一样,你别看赫连老师在外面传的那么邪乎,那只是外表工作,实际上赫连老师是个很好的人,私底下跟咱们就跟你我一样,别那么拘谨。”

他说完,赫连老师朝我一笑,说你就是薛强啊,这小脸长的得遭禁多少女同学啊,看着就招人喜欢。

我立刻就懵了,他好歹也是个老师,怎么说出‘遭禁’这种不雅的词语呢,太没有作风了吧。

“小强你就别瞎想了,谁都有另一面,要是平时赫连老师的严谨是为了对得起每一位学生,那现在就是他的另一面,最真实的一面。”

赫连老师笑了笑,“小马说的没错,平时是师生私下是哥们,两种人生态度,你既然是小马带的弟兄,也别跟我客气,到了七楼这里,就跟到了宿舍一样,别忌讳我老师的身份。”

看他说的不像假的,我就坐在了马君武跟前。

赫连老师见我拘谨,立刻说了起来,“在七楼这里,反正别喝酒别大声喧哗,斗个地主吃点东西这都不是事儿,有什么事儿我给你兜着。”

说完,还把那袋开封的瓜子递给了我。

我呆木的接过纸袋,等到他们叫我打扑克我才反应过来。

本来他们打算斗地主的,可杰总说想看电视,不玩而他们又见我一个人没意思就决定带着我打老a,盛情难却之下,我只能配他们玩,反正不带钱的,没啥损失不是。

可结果马君武嫌弃没意思,非要带点彩头,说完贴纸条的,当时就从赫连老师的桌子里面抽出一个本子来,兴致冲冲的发起牌来,我一下阵无语,自习期间陪老师打牌,谁敢想啊?

至于贴字条什么的,我根本就不怕,我人运气虽然不咋地,可牌点还是有的,就比如在家的时候,跟谢雨她们玩牌,每次都是谢雨输的跟南极仙翁似的,脸上从来没少过二十张纸条。

本来只是简单的玩牌呢,可玩着玩着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赫连老师在我上家,除了经常放我牌之外,老是盯着我,就跟我脸是镜面一样,能反射自己手中的牌。

不对劲的还有那个叫猴儿哥的小子,他也经常盯着我看。

要说他们想偷看我牌吧,可被我发现之后,他们两人根本没有要回避的意思,猴儿哥还好点,只是傻愣愣的盯着我,不明白在想什么。

可赫连老师就不一样了,被我发现之后不仅不躲闪,还当着我的面跟我挑眉眼儿。

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这是暗示我出什么牌的意思,可慢慢的我就发现我错了,而且错的一塌糊涂。

他的媚眼我根本就看到不懂,可他就是不停的抛,我也没啥好办法,只能假装不去看他。

可后来,也许是看到我没有回应,他竟然拍我大腿,要是拍一下也就算了,咱们也没那么矫情,结果渐渐的我就发现了不对。

要说赫连老师拍人大腿是习惯问题,可他为什么只拍我一个人,虽然位置上我在床上他在地上,一伸手就能碰到我腿,可我对面是杰总,他为什么一下都不拍杰总啊?

这还不止,每次他出牌都会看我手里剩多少,两张的时候绝对出对子,一张的时候绝对出单牌,傻子也看得出来有意放出我跑路,可问题是就连我们不是一伙儿的时候,他也这么办。

说赫连老师有问题绝对不会,政教处主任会有问题,那不完了吗。

而马君武跟猴儿哥看到这样的场景只是偷偷的笑着,偶尔马君武还跟猴儿哥,挤咕眼睛,可猴哥本连看都没看他。

说实话赫连老师的行为,拍的我很痛,可他毕竟是老师,我总不能当面说他怎么怎么地吧,于是我只能默默的坚持着,期盼时间快点过,下课赶紧跑路。

后来,腿实在疼的受不来了,借着赫连老师不拍的时候,我偷偷的揉大腿。

我们跟才隔了一米远,再怎么偷偷的也会被发现,知道他发现之后,我心想这下应该不拍我了吧。

结果,是不拍了,竟然把手直接放在了我腿上,出牌的时候扯走一下,出完了有立刻放了上去。

我满脑袋黑线,道赫连老师是有恋腿癖,可不应该啊,他要是有这样的癖好,那绝对是瞒不住,同学们之间那些爱八卦的家伙们,肯定一早就给刨出来了。

那摆在我眼前的是神马情况,一时间我心中剩下的除了蒙圈就只有蒙圈了。

可赫连老师的动作还么停止,他放在我腿上见我没什么反应,结果还悄悄的搓揉起来,虽然感觉比拍舒服多了,可他不仅仅是揉搓,还时不时的把手扬起来,自己干搓手。

就好像在做什么过瘾的事情一样,而且他脸上那种本来玩乐的欢笑,渐渐的猥琐起来。

看到他这种笑容的瞬间,我就懵了,这又是什么情况?这笑容怎么跟一副怪蜀黍见了小萝莉的时候笑的一样啊。

赫连老师对我做的一切,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我不敢推开他,也不敢拒绝他。

他毕竟是政教处的主任,而我现在是06美1的老大,万一以后再出点什么事儿,保不齐就弄到政教处去,到时候那不是直接到了他手里,我要是现在不给他留下好印象,帮我说话就别指着了,不阴我一家伙我就阿弥陀佛去吧。

所以,及时难受我也只能报以勉强的微笑的苦熬着

一节课的时间匆匆而过,我也煎熬也终于到头了。

马君武我们三个告别了赫连老师,而赫连老师满脸纸条的,在我们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话。

“小强强,以后我还会叫你来的,跟你玩牌真有意思。”

听了这话我差点没从楼梯上滚下去,尼玛小强强

结果,马君武他们哄然大笑,说这名字好可爱!

我当时一口老血没喷出来,这简直是神助攻,当时我就怒了“马哥你们别说话行不,赶紧走了。”

接着,我们就离开了教学楼,等出了教学楼马君武才问我。

“小强,你看赫连老师怎么样?”

我当时火儿还没消呢,气冲冲的说了一句“妈的变态一样,还特么摸我大腿,你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忍过来了。”

结果,马君武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怎么不知道,我要是不知道,就能跟政教处的主任混的这么好?”

“你知道个屁,他又没模你大腿。”

“他是没摸我大腿,特么我当新生的时候,打架被他抓着,他也是叫我去的他宿舍,妈的当时差点给他强奸了!”

我立刻停住了脚步,傻愣愣的盯着马君武,结结巴巴的说“强、强奸?”

“别闹了,都是大老爷们,强奸个屁呀!”

马君武无奈的笑了笑,“你说的没错,就是强奸‘屁’。”

我已经无法形容当时的表情了,按照马君武所说的,那这个赫连老师岂不是个基佬吗?

下一秒他就给了我答案。

“你说的没错,赫连老师就是个变态,他对女人不感兴趣,却对男人情有独钟。”

接着,马君武给我说了一段他当新生时候的秘辛。

那时候,马君武一次打架被赫连老师抓了个正着,当时是白天,他就被叫多到了政教处的,马君武本一会记个大过呢,可赫连老师却仁慈的放过了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