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谢雨薛强 > 049 被开了
 
我一看这边人手多了,打了一会儿就抽了出来,向着那个小胖子走去。

那个小胖子毕竟身体上有些优势,打了这么一会儿,还没有被放倒,不过看样子也吵架不了几下了。

“张玉龙给让开,看我的”。

说着,我立刻加速飞奔向那个小胖子,张玉龙一听我的话,见我冲了过去,不用说也明白了我要干嘛,立刻让开一条路。

我当时那速度绝对有跑百米的那么快,他一让开我直接跳了起来,上去就是一个飞脚。

那个小胖子疲于应付其他的两人,根本没能躲过这一脚!碰!

他痛呼一声,接着几乎飞了起来,向后面倒去,也是该他幸运,后面就是松树墙,他这一飞顺着两个树的中间,直接滚了过去,竟然到了墙外面。

我们几个一看这家伙脱离战场了,气儿也撒的差不多了,赶紧又加入了其他战圈。

本来都是二对一的战圈,他们的人还能坚持一下,甚至偶尔还能趁机反击一下,可有了我们几个的加入,立刻就变成了三对一,战局变得一面倒。

没过一会儿,陆续被我们全部放倒,又打了一阵儿我们才收手。

走到那个体委前面,我踢了踢他“不是说让我们挂彩的吗?怎么现在都躺地下不动了?”

那个体委满脸的痛苦中还带着一丝委屈,就好像在问你们人这么多,我们能不吃亏吗一样。

看他露出这种表情,我也感觉他确实是有点可怜,于是招呼着大家“仇报了,我们走吧!”

接着,我们的人才彻底停手,都朝我走了过来。

“真过瘾,妈的叫他们在嚣张,看他们下次还敢不敢了。”

张玉龙立刻表达心中打人后的舒畅,我看着他笑了笑,“还敢说呢,之前被揍得跟个傻逼了,也不知道是谁。”

他嘿嘿一笑,这事就算过了,接着我们纷纷离开,在离开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件事,转过身去朝着那个体委“记住,我叫薛强,你要是不愤,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就在06工美1班。”

我说完那个体委,才看了过来,艰难的说“薛、薛强!好,我记住了,你打了我们牧班的人,就等着倒霉的去吧。”

我顿时笑了起来,“好,你来吧,我要是怂了我跟你姓。”

说完,我就不再搭理他,跟在人群后面准备离开球场。

可就在这时候,后面突然怒吼一声,“往哪走?”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了,就感觉头上一痛,接着满眼金星,视线恍惚起来,耳朵也开始嗡嗡响,当时就失去了平衡,碰的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我们那帮兄弟,听了这声怒吼,赶紧转过身来,可看见的却是我栽倒的画面,还有就是那个小胖子,正手持板砖的站在我跟前。

我的兄弟们,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可他们并没有立刻冲上来,毕竟那小子拿着板砖,都是刚从初中升学不久的新生,那里见过这种拿着板砖拍人的事儿啊。

可有一个人不一样,那就是我堂弟明远,看到我被人拿板砖开了,他当时就暴走起来,大喊一声,丝毫没有犹豫的就冲向了那个小胖子。

那个小胖子也是满脸的震惊,尽管他已经知道那一砖下去的后果了,可亲眼见了难免会被画面震惊到。

我的视线缓慢的清晰了一点,可左眼中清晰带着红色,还有头顶痛的药要命,我也渐渐明白过来,我被眼前这个小胖子开了。

虽然耳朵还在嗡嗡响,可眼睛已经能看清东西了,画面是这样的。

也许当时是眼睛没彻底恢复正常,看起来明远的速度跟闪电一样,刷的一下,就到了小胖子跟前,接着猛然一脚。

而那个小胖子根本没做出什么反应,就被踹飞了起来,碰的一下躺在了地上,我堂弟肯定是看我被开了,心里面的愤怒已经爆发了,带来的就是惊人的力量,从那一脚踹飞了小胖子就看到出来。

之前,也跟着小胖子打过,他们三个打了好一会,最后再加上我一个飞脚,才把小胖子放倒,可现在竟然被明远直接踹飞了,可见那脚有多大的力量。

在这一脚之后,本来被吓住了大伙儿,立刻醒悟过来,接着集体冲向了那个小胖子,我被人开了,他们自然无比的气愤,对着小胖子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嘴里面还狠狠的骂着。

而在地上的我终于渐渐恢复了视力跟听力,摸了摸额头全是血,我明白肯定是留下伤口了,而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小胖子。

明远在把小胖子踹倒之后,就没有在出手了,而是立刻走了过来,满脸的担心问“哥!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不适的?”

我当时也是愣住了,这小子平时看不出什么喜悲的,毕竟你不问他机会他都不会主动开口,没想到看到我被开了,反应会这么大,不仅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踹了小胖子,而且还主动问我怎么样了。

在他的搀扶下,我慢慢的站了起来,头虽然还有点发沉,可正常反应是有了,“没事!就是头很痛。”

听我一说头痛,明远的愤怒更大了,说着就要上去在揍那个小胖子,可他一松开我,我险些再次摔倒,这才又扶住我,恶狠狠的盯着被揍的死去活来的小胖子。

大伙儿这一揍,就有好几分钟,从时间上就看的出来,我被开了他们有多生气。

等大家都停手了,才看见那个小胖子有多惨,他跟一摊烂泥一样在地上躺着,估计这是连保护的的力气都没有了,脸已经变形了,而且嘴角鼻子之类的都留了很多血,除了胸口还在一起一伏的动着,要不然很难分清是不是真的死了。

大伙儿打完人陆续走了过来,纷纷向我问情况,这时候的我已经能站着了,除了被板砖拍的地方还很痛之外,其他地方都很你正常,这大家才放心。

可看到我脑袋还在流血,立刻就把我送去了医务室。

虽然我是医生,但是现在是外伤,又在我头上,我根本没法着手治疗,就算治疗了也没有外伤的工具,所以只能一边走一边给自己止血。

医务室里面的医生就是医学班的专业老师,看到我满脸血走进去,立刻吃惊起来,“怎么回事?”

我们立刻就不知道怎么回答,高中跟初中不一样,你们打架别的老师看见了,肯定不会管,可高中就不一样了,因为多了一个部门叫政教处。

我们要是说实话了,万一给我们捅政教处去,那我们可就有的受了。

估计这是那个老师早就看多了这样的事儿,立刻就明白过来,一看你们就是打架了,弄得满脸血的。

说着,走了过来,让我把手放开,他伸头看了一眼,还拿手中的医用钳子,动了动,每次一动都会非常痛,可也就动了几下,那个医生才说“没事,小伤口有点肿了,消消毒止血就行了。”

接着,我被带到了洗手池边上,医生给我消毒,这个环节非常痛,可我也只能咬牙忍着。

等我消毒完了,06牧医班的那几个被揍得人,才狼狈的彼此搀扶着进了医务室,看我们在里面结果又关门,悄悄的退了出去。

医生立刻就明白过来,一边给我包扎,一边说“你们这群孩子,就不能好好学习吗?打架有什么好,每次都两败俱伤,这有用吗?”

我们只是笑了笑,不敢反驳什么。

最后,医生好像故意让我出丑一样,说什么怕感染,还打算用纱布当绳子,给我头上弄了个蝴蝶结,我当时就不干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