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谢雨薛强 > 035 一如既往的她
 
我没想到,周建说的又是跟她说,竟然是表白,可笑我还傻了吧唧的请他吃饭,根本就是我把谢雨送给了他,我简直就是傻逼。

我双拳渐渐的攥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痛恨的我自己,我痛恨我怂,我痛恨我没能力保护谢雨,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表白过,这才有了今天的结果。

这一切都怪我自己,如果我做人坚强一点,如果我不是老被欺负,如果我能稍微放下学习,也混一票儿兄弟,或许今天的主角就不在是周建了,而是我跟她了吧。

但如果再多,可惜根本没有如果,过去的事情,我们根本无力追悔,就像此时她们已经表明了男女朋友关系,我只能放下心态承认这些。

人群渐渐的散了,周建这才想起今天的事情来,立刻走了过来说“薛强,以后你也算是半个小舅子了,今天的饭菜我都准备好了,感谢的话就别说了,就当是为我追求她成功的庆贺宴吧!”

谢雨在旁边,详装不高兴“什么庆贺宴,他是我弟弟,以后你可得给我照顾着点,他要是被欺负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周建也不生气,笑着说“是。以后我就把他当成亲弟弟,谁敢欺负他,我洒热血破头颅行了吧!”

看得出周建是真心的开心,之后谢雨说这还差不多,接着在周建的带路下,我们进了食堂的雅间,里面早就有人周建的人等着了。

不得不说,周建也算是神通广大了,这才来了两周,就跟食堂混着这么熟了,这个点钟食堂还能有人做饭,这种事情少之又少。

其实,食堂老板也是无奈的,周建在天狼帮是重量级人物,他有求食堂老板必须听。

我们这边我可是听说的,男女食堂都算着,谁敢得罪三大帮的高层那就给自己找罪受,曾经也发生过这样的事,后来人家帮派的人在吃饭的时候,堵了食堂门口,愣是让食堂一份饭都卖不出去。

食堂老板也是生意人,自然怕这些,所以他必须同意,而且周建也不是不给钱。

当天那顿饭,他们吃的很开心,可我就不快乐了,相反的很痛苦。

饭局上,周建的几个小弟频频进酒,我也没拒绝,说实话我就是想醉一场,所谓一笑泯恩仇吗。

可也奇怪,我从来就没有喝过这么多酒,但不知道什么就是不醉,难道是我酒量又涨了,也许只有这种解释了。

告别了他们,周建送走了谢雨,各自回了宿舍。

我连衣服都没脱,平时的洗漱根本就不顾了,直接躺在床上拉过被子就睡。

张猛还不停问我怎么回事,我也没搭理,后来烦了,就骂他婆婆妈妈的墨什么。

张猛见我吃了火药似的,就想跟我对峙,可其他人却说,今天我喝了酒,准是耍酒疯了,张猛这才不在理我。

被子里面的我,其实早就哭了,只是我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问我自己,我这算是失恋吗?也许压根都么恋过吧,可看着喜欢的人接受别人的表白,我心里真的难受,直到第二天我擦发现,我的枕头湿了一大块。

可这一宿来的折磨,我也相通了一件事,她已经恋爱了,我跟她已经不可能了,祝福吧

过了周四,周那天下午没课了,大家都回了家。

我是跟谢雨一起打车回去的,毕竟不算太远,而我们两个都不缺这点钱,临走前,周建还来送我们,一关心的样子,还说到家打电话报平安。

路上谢雨问我关于周建的问题,我只能把我对周建的看法跟她说实话,她听了很满意,抓着我的手臂嬉笑的说“你看着姐夫怎么样?”

看她高兴,我不想扫她兴,只能说还行。

接着,我拉开谢雨的手,“姐,你现在是有男朋友的人了,以后咱们的言行举止就要注意点了,万一周建吃味了,会影响你们的关系的。”

我说那些谁都明白怎么回事,可她却贼笑了一下,接着啪一把有抓住了我胳膊,我拒绝想扯回来,她还硬往怀里拉,“怎么的地,你小子嫌弃我了?”

我立刻严肃起来,“姐,你明白我什么意思”

她一愣,好像领略到了什么,摸着我的脸说“小强强,怎么了吃醋了?”

我没有说话,拨开她的手,也不在看她。

她却一如既往的娇哼了一声,就跟一切照旧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到了家之后,我没去她家,没脸见谢叔叔,说好的让我勾搭谢雨,这才一周,人家就有了男朋友,何必再寻找那份尴尬呢。

到了自己家,简单的跟我妈汇报了家里的情况,问到我爸的时候,我妈的脸色立刻暗淡了下来,说你爸走了。

我顿时大吃一惊,接着就火了,也许当时是因为气不顺,立刻吼了起来“他怎么又走了?眼中咱们母子算什么?妈,你这根守活寡有却别吗?”

我妈一听我这样说话,上来就给我一嘴巴,接着大惊失色,看着自己的手有点不相信自己刚才打了我。

我们母子相伴多年,妈妈从来没有动手打过我,甚至小时候有一次淘气,我妈都没动手打过我。

那次淘气现在想想都有意思,我们邻居小伙伴们彪子,踢球的时候给人家玻璃干碎了,结果他们家小女孩不干了,出来就骂我们,我俩一生气,抱着她直接给裤衩松紧带咔就挂树上了,那女孩挂了一个中午,后来他爸找我们家去了,给我好一顿批。

我也懵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我妈,不相信刚才的事实。

短暂的发呆之后,我妈缓缓的坐了下来,语重心长的跟我说“别那样说你爸,他有他的苦衷,等你长大了我们自然会告诉你,你会理解的。”

“那我爸到底干什么的?总该让我知道吧!”

“对不起!儿子我不能告诉你,到时候,你爸会跟你说的。”

这种话,我听了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说到这都是以后,知道问她也不会告诉我,我也不再问了。

我妈走了过来,摸着我的脸说“对不起!还疼吗?”

刚才的话确实很过分,再怎么着也是我爸妈的问题,我这个做儿子哪里有评价的权利。

立刻笑了起来,“没事!不疼了。”

可她还是心疼的帮我揉了一会,最后跟我说过几天家里会来个亲戚,是我爸的外甥,要转学过来,到时候就要麻烦我谢叔叔了,他毕竟是团长认识人多,拉条关系还是很简答的,而我妈说让他也进舟山,毕竟我跟谢雨都在,舟山又是名校,到时候回家什么的都很方便。

两天放假时间匆匆而过,上学校去的时候,谢雨找到我要跟我一起走,在谢叔叔送我们离开的时候,突然跟我说“小强啊!有个不情之请你帮个忙行吗?”

“谢叔叔你这是哪里话,都是自家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但凡我能做到决不推辞。”

谢叔叔跟我说,他有个老战友要比他年纪还大很多,这真是有点顽疾,有机会让我去给他看看,看病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就应了下来。

之后,我们两个回了学校。

我们回校的时候比较早,这时候其他一年级同学不是在路上就是在逛街,要不是我们谢雨的关系变了,我肯定也会去跟她逛街,可现在我根本没那种心情。

寝室没意思我就去了教室,到了教室之后,没想到那天进帮那哥儿三个都在,于是他们商量我去操场打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