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谢雨薛强 > 013 托孤
 
他还说这样的晕倒也发生过一次,在军队的时候最近总是胸闷气短,偶尔头晕还伴随着四肢发麻,他有旧伤,也没有太在意这些。

可后来他有一次正在开会呢,突然在会上晕倒了,也正是这次晕倒,他才离开了部队,当时就叫了医疗部队,可到了医疗部队的人来了之后,还没有实行抢救,他又醒了过来。

在领导们的劝说下,他被送到了医院检查身体,这一检查不要紧,心脏跟肺部有明显的大黑点,当时医院就跟他了解了情况,知道了他是旧伤造成的,当时就开会进行了研究治疗的方案。

可最后得到的结果是,根本就没法治疗,因为从谢叔叔各项指标看,他身体看上去没什么大问题,可实际上当年受伤的器官根本不足已,支撑这次重大的手术,因为要治疗就只能打开胸腔,在心脏上来一刀,取出那个黑点。

最后医生给的结果就是,束手无策,这样的状况就是上了手术台也不可能下来,所以只能放弃。

医院还说想在他们那里,给谢叔叔调养一段时间,万一有其他的转变了呢?

可谢叔叔明白,这事根本不可能的,他的旧伤已经多年,而且偶尔都会痛,这些年都是止痛药顶过来的,在调养能到什么程度?反正傻子都明白,绝对不能支撑他从手术台上下来。

这才没有办法,离开了部队,用最后的时间陪陪他亏欠了半辈子的家人。

她还伤感的说,他是部队出身,很少能陪陪家人,用句不负责任的话来说,这些年他只管往家里寄钱,根本就不懂为什么女儿就突然长大懂事了,他亏欠的太多了。

我被他的话所感染,眼眶不仅湿润了起来,第一时间想到了我的父亲,是啊我爸比谢叔叔回来的时候还要少,也都是寄钱回家,那年回来的时候,甚至连我这个亲生儿子都认不出来,人心都是肉长的,难道我爸心里面就好受吗?

了解我爸的无奈之后,我更加明白了我妈的苦,一个女人自己带孩子,一把屎一把尿当爹又当妈的把我拉扯到这么大,里面的难度有多少,我妈不说,可谁都看的出来。

这一刻我很庆幸,我庆幸我能那么懂事,我庆幸在学校的事没让我妈操过心,这也算是一种孝吧。

于是,心中更加确定了我的做法

最后,谢叔叔无奈的说,他的病情我也知道了,他说这下我该懂为什么他不去医院了吧,因为根本就没那个必要了。

听谢叔叔一说,我也感到一阵无力,是啊,专家已经开会讨论了,就说明病情绝对难度相当大,而最后连军医都说没希望了,可我并没有放弃。

“谢叔叔你也别那么垂头丧气的,军区医院我也听说过,大多都是西医,可我跟我爸学的是中医,两种医疗方式根本就不是一码事,万一我能相出办法来呢?”

谢叔叔笑了笑,“能看到你为谢叔叔担心,我很高兴,我都跟你说了想把你姐嫁给你,就肯定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他们娘俩,我想在我死之前看到她穿上婚纱,这些年不敢说是看着你长大的,可你的人品谢叔叔信的过,所以我希望你能答应,是我的愿望,也是我这个将死之人最后的嘱托吧,好吗?”

我能感到谢叔叔是发自肺腑的,这是一个父亲的苦心,就像他说的是一个将死之人的心愿。

“谢叔叔我答应你,要是你的病我真的没有办法,我就娶我姐为妻,定会让你瞑目。”

谢叔叔笑了起来,拍了拍我搭在床上的手,说他没有看错人。

可我心中并没有打算对他的病置之不理,开口说:“谢叔叔我还是那句话,明天你就当是散散步,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别的不说你话都说前头了,我也算是半个女婿了吧,你总该让我死心塌地不是?”

谢叔叔笑了吓,说真拿你没办法,这么大了还跟你谢叔叔讨价还价,好明天我就去,行了吧。

他才刚醒过来,身体正虚该多休息,我跟他告别打算离开。

可到了门口他还是了句,记得刚才的话。

我看了他一眼,点了下头出了卧室。

谢雨在外面等的早就不耐烦了,根个兔子似的在客厅里面,一会都闲不下来,见我出来了赶紧跑了过来,理都没理我就想进去看看她爸。

我赶紧拦住她说,谢叔叔很累,已经睡了让他多休息对病情有好处。

她立刻失望了起来,可也不敢进去打扰,拉着我坐到沙发上,问我跟他爸神神秘秘的都说了什么,从实招来。

从实?闹呢,我要是告诉她,这货不把房盖丁开,算是我白认识了她这么多年,只能说就是病情上的事,说了她也不懂。

可那毕竟是她爸,她担心的问道:“我爸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千万别傻了。”

我是一阵无语,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可她问了我总不能避而不答吧,反正她也不懂,无非就是骗傻子似的,跟她说没什么事,就是不小心牵动了旧伤,呼吸跟不上来,这次缺氧昏迷的,以后注意点就好了。

她这才放下心来,说今天我救了她爸也累了半天,要犒劳犒劳我留我在她家吃饭。

美女的邀请我自然没有拒绝,心里想到谢叔叔的话,脸上红了起来,偷偷看了她一眼。

可这一眼却被她发现了,问我看什么看?见我脸色发红,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要不然脸怎么红了。

我顿时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那个、那个”也没说出啥来。

她还来了脾气,噌的一下窜了起来,接着一只手按住了我后面的沙发背,弯着腰跟我脸对脸的就问,“那个什么?赶紧说,要不然嘿嘿。”

我当时就愣了,见过霸道总裁,可这霸道美女姐姐我是第一次见,脸色更红了。

她这个姿势说实话真的很暧昧,而且由于它是弯腰在我面前,两个兔子就吊在不远处,我下意识瞄了一眼,当时也是我他妈吓瞄什么,结果看到的不仅是吊的东西,还有那深深事业线。

这还不止,明显换了大号的罩,显得有点宽松,结果物品跟罩中间隔了条缝,几乎全部引入眼帘。

我当时就忍不住了,这突然的风光我招架不了,噗鼻血喷了出来。

结果,她噗嗤一声笑了,“看你这点出息,赶紧去洗洗。”

说完,她才起身,我捂着鼻子出了卧室,临出去我跟她说洗完我就回家了,功课先到这吧。

说实话我当时是跑路的,是在跟她没得呆,煎熬啊!

她还不忘的嘱咐我,说今晚叫我妈一起来吃饭,有好东西哦!

我想都没想说知道了,处理完之后也就回家了。

到了晚上,我跟我妈才过来。

谢叔叔看到我吗立刻恭敬的叫道,老嫂子来了,快进来里面坐。

我妈也跟他寒暄,说听我说他昨天才回来,一直没有时间过来看看,怎么样了?病情不严重吧?

谢叔叔说没什么大病,主要是回来看看家里。

我妈说那就多多休息,接着她没有坐下,而是去了厨房帮我谢婶做饭。

谢叔叔看了我一眼,点了下头,他的意思我自然懂,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

我们同时笑了笑,他招呼我过去一起看电视,可谢雨却突然叫到了我,说吃饭前先开开胃,接着带我去了二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