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谢雨薛强 > 012 抢救
 
没抢救过来,我心情超级烦躁,再加上她在一边哭,当时就恼了:“别哭了!哭有用吗?哭你爸就能醒吗?”

谢雨被我吓的当时就停止了哭声,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吼她,再加上她也明白哭没用,而我一直在为救人努力,也知道她打扰到了我。

谢雨停止了哭声,我也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这可是我第一次单独救人,说不紧张绝对是假的,可我也清楚紧张是没用的,我虽然不是医生,可毕竟一身医术,也许是因为昏迷的是谢叔叔,这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在这个时候我竟然跟会紧张的不知所措,可笑我爸教那么费心的教导我了。

我爸经常跟我说,医者救人不能因外界干扰乱了心智,你不可能只救外人,万一遇到对自己很重要的人,必须保持心如止水,不要因为自己的情绪乱了本心,要不然有的时候你不仅救不了人,还可能害人。

我惨笑了一下,我是责怪我爸为了工作不顾家庭,可他毕竟是我爸,虽然只教育了我四年,可那四年在我心中却很珍贵,我又怎能轻易忘掉我爸教我的东西。

吸完了气,静默了几秒,平复了紧张的心态,重新观察期谢叔叔的病情来。

从进屋子到现在,我回忆了一下谢叔叔的状态,要说有效果的也就是他的脸色好了很多,虽然不在紫黑色了,可也红的可怕。

缺氧

我脑海中不停的回忆着关于缺氧的医学知识,氧气来源于鼻,经肺融于血,过心脏运输全身,供应着身体所需的氧分。

可人工呼吸做过了,心脏起搏也做了,可为什么人不醒呢?

我顿时想到了一种可能,嘲笑起了自己,是啊我tm就是个傻子,心脏起搏是做了,可我竟然一直没有观察有没有用,真是受了学校的污染,按照套路办事了。

想到这我立刻拿起了谢叔叔的手腕,感受了一下他的脉搏,有俯下耳朵在他心脏上听了听,果然跟我想的一样,脉搏没有本质上的好转,依然那么无力,心脏也是跳的缓慢。

我也明白了谢叔叔的问题出在了哪里,心供血不足,致使脑缺氧,说白了就是冠心病活着,心肌梗塞,怪不得人不醒啊。

知道了原因,我立刻动手抢救,现在手里没有医疗器械,我只能用推拿的方式了。

依次找到,伏兔穴、条口穴、解溪穴、天泉穴、曲泽穴、云门穴、中府穴、劳宫穴,以达到重新激活心脏,疏通供血主经络。

这时候我根本就不敢让谢雨插手,她根本不懂这些,让她来帮忙只会越来越乱,可我也没让他闲着,因为有两个穴位,对任何心脏病都大有好处。

那就是,神门穴跟灵道穴,这两个学位都在手腕上离得也比较近,也打扰不到我,更没有按摩先后,于是我大胆的交给了他。

就这样不一会谢叔叔的脸色,那种病态的红终于渐渐的好转了,而我累得却是满头大汗,手掌发酸。

既然有了好转,那就说明我的诊断跟治疗是对的,我也自信了起来,虽然没醒,可我明白这是正常的,缺氧了半天,胸中必然有郁气,也就是这口郁气,阻碍了他清醒,也正是因为这口郁气,谢叔叔才会晕倒。

谢叔叔的呼吸也平缓了些,虽然听上去有点困难,可这不是大问题,血液既然已经通了,那就到了这口郁气的问题上了。

我让谢雨跟我一起把谢叔叔翻过来,手掌根按在谢叔叔的后心处,既然是还供血不足,郁气必然在心脏,接着,我用力的揉,不一会谢叔叔终于,痛苦的呻吟了一下。

我见差不多了,突然手掌用力下一拍,谢叔叔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染红了一大片地面。

谢雨吓得小脸发青,当时就哭了,一下把我推开,惊叫道“爸”

我当时也害怕,郁气按理说是一口浊气,不应该有血的,可接着我就明白了,谢叔叔有旧伤,肯定是浊气阻塞了心血管,现在突然被打通,难免会有所牵连。

谢雨并不知道这些,见谢叔叔还没有醒过来,“薛强你到底这是救人还是害人,我爸没醒不说,还吐血了,简直是越来越糟,你要是给我爸弄出点问题来,我跟你没完。”

看着她生气我一阵好笑,谢叔叔是没有醒呢,可浊气跟经络已经打通了,他又是因为缺氧才晕厥的,总要有个缓冲的。

我们两个合力又把谢叔叔翻了过来,我跟谢雨说,姐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好歹这些年你跟我婶生病,都是吃我开的药康复的,能不能对我有点信心啊?

“是吃你的药不假,可我爸是什么情况你也知道,谁知道你是不是三流医生的水准,万一给我爸治疗的更严重了,我看你怎么对得起我们谢家,还有你老爸。”

她这话说的不假,我们家搬家的时候,这边都是谢叔叔打点的,而我爸跟谢叔叔在工作上还有点交集,这要是真因为我误诊,给谢叔叔弄出点事来,别人不敢说,我爸肯定不干,因为我家祖训说的很严肃,不到十八岁不能行医。

虽然我不知道家法是什么,但是我爸要给我来个家法,那结果肯定舒坦不了,没准就跟电视上演的,凉水皮鞭什么的,那我可就惨了。

不过,我并没担心这些,因为我对我的医术有信心。

正在我想着呢,突然久违的咳声响起。

我跟谢雨立刻激动起来,谢雨立刻叫了起来“爸”

谢叔叔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之后又咳了一声才无力的开口,问“我这是怎么了?”

谢雨见他爸醒了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可接着又哭了出来。

我当时一阵头大,都说女人水做的玻璃心,我是领教了,没办法我只能解释起来。

谢叔叔一听过程,皱起了眉头,深意的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

简单的问了下谢叔叔的现状,他说除了还有点发闷,别的都还好,我们这从这才放心下来。

而随后120的人员才赶到,他们并没有怀疑什么,毕竟地上的血说明了确实有紧急情况发生。

他们还好心的嘱咐我们,最好是去医院检查检查,别有什么隐患,到时候在犯难万一赶上没人在,很可能窒息而亡的。

谢雨一听吓的立刻跟谢叔叔说现在就去医院,后来谢叔叔发怒说就是旧伤没什么的,医院的人这才离开。

之后谢雨处理了血迹,可处理完了,谢叔叔却让谢雨回避了,留下了我说有话说。

谢叔叔刚刚醒来,做女儿的自然想在身边照顾他,可谢叔叔说只是几句话,一会儿就让她进来。

等谢雨离开了卧室,谢叔叔才开口“小强,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这次你谢叔叔可能真的危险了。”

被他说的有点不好意思,我谦虚起来“谢叔叔你这说的哪里话?撇开咱们两家的关系不谈,你晕倒了,我会医术,我能看着不管吗?”

接着,他却说,在军队的时候,军医说了其实他这次发病很严重,要是没有意外的话,能活半年,要是有了意外很可能短时间丧命。

听到他跟我说这些,我明白我已经用行动证明了自己,他已经相信了我的医术。

我赶紧追问了起来,“谢叔叔你说的意外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其他危险吗?”

谢叔叔说其他倒是没什么,刚才不是被我救回一条命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