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Hp同人穿越成小鸟怎么破 > 小天狼星番外之她脑子有点毛病吧?
 
  我就搞不懂,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孩子呢?

  在我还没有见过她的时候,就经常听疯婆子提起她,并且总伴随着两个词:纯血统,联姻。疯婆子对纯血统的痴迷简直到了癫狂的地步,每次提起纯血统贵族都如数家珍:“现在是个什么世道!混血巫师越来越多,保持血统的纯净越来越难。。。小天狼星你给我听好了!万幸兰切斯特家还有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你一定要把握好机会,给她留下好印象,以后。。。“

  我对此嗤之以鼻,贵族小姐们我见得多了,一个个鼻子翘到天上去,端着架子我看着都累,无聊至极。我从心里不想搭理这个兰什么斯特的小姐,但我要是不作秀给疯婆子看看,她回来肯定又要发神经。再说,就凭我的相貌,只要稍微对她们示意一下,哼,我还没有失手过。

  贵族们总是这样,有事没事就爱举办宴会。疯婆子把我打扮的一丝不苟,领结勒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好好表现,记住了没有!“

  我不想理那个女人,对兰切斯特小姐的好感度又降了几分,要不是她,我也不用遭这种罪。。。

  幸好宴会上还有詹姆斯陪我,不然我真的会闷死在这宴会上的。

  我被领结勒的不行,顺手扯下来,带开了几颗扣子,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她。

  我说什么来着?端着淑女架子,脸上的微笑简直跟石雕上的一模一样。。。等等,她的眼睛。。。

  我的心脏好像突然变得不可控制,想要跳出我的胸膛。我太熟悉那种眼神了,一种隐藏在灵魂深处的野性,一种无奈却隐忍,一种对自由的爱!

  她和我是一类人!虽然我只见了她一眼,但我就是知道,我能感觉的出!

  她一定和我一样厌恶这个地方,我的眼睛不可控制的盯着她看,可她却始终没有注意到我,连一个眼都不曾。

  我的大脑不受控制,除了想让她注意到我没有别的想法,一声口哨脱口而出。我知道这样很失礼,我知道这会激怒疯婆子,可是只要能让她注意到我,我没有什么不敢的。

  她终于注意到了我,表情有一瞬间的愕然,只有一瞬,却被我捕捉到了,我更加坚信我的想法。

  第一次,我邀请一位小姐跳舞,不是出于社交礼仪,而是因为我想这么做。

  可她竟然委婉的拒绝了我!我绝对不会看错,当她听到我名字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怜悯!

  一股怒火直冲我的天灵盖,好吧,就当我看走眼了,我跟你才不是一种人呢!

  回到老宅,疯婆子不出意外的开始发神经,我看着她嘴巴一张一合却根本听不见她讲的什么。脑海中全是那个女孩子——薇薇安·兰切斯特,那双闪着光的眼睛,像一只猫。。。不,准确的说像一只狐狸,我的心跳的厉害!我不明白,我这是怎么了,大概是被当着众人面拒绝后的恼怒吧?嗯!一定是这样!

  哼,薇薇安是吧,这个面子我一定会找回来!

  后来她的身边多了一个油腻腻的大鼻子,好像是兰切斯特先生的学生,整天黏在她身边,真好意思。

  她对他是不同的,我感觉的特别明显。她看别人的目光几乎是一模一样,淡漠,理智和疏离,但是看他的时候,目光里满是信任和安心,只有在看向他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才是真实的!我的心就跟放在煎锅上一样,闷闷的,有一种灼痛感。

  她长个脑袋是不是摆设啊?里面肯定塞满了芨芨草和鼻涕虫!难道不是我先遇见她的么?论相貌我难道不比他好看的多么?她为什么要漠视我!!!

  在开学那天,我一直在人群中寻找她,詹姆斯问我在找什么我却只能说第一次来,随便看看。在霍格沃兹特快上,丹尼尔说在最后一节车厢有两个好看的女孩子,我一听描述就知道是她,本来只是想去打声招呼的,可我忘了她身边还粘着一个大鼻子。

  他竟然敢对我施咒还是在薇薇安面前?我从来不知道我能比厌恶疯婆子更厌恶一个人!

  分院的时候,我看她带着分院帽,时间好像从来没有那么慢过。她肯定会进格莱芬多的,肯定会的!!!我甚至已经给她在我身边留了个位置,我看着斯莱特林那桌的大鼻子,看着他握紧的拳头,皱在一起的眉头,心中传来一阵快意。。。

  结果她进了斯莱特林,脸上带着笑容,几乎是蹦到了他的身边。。。

  我脑中嗡嗡的,说不出是个什么心情,我的胃在翻腾,一桌子丰盛的菜肴我一口也吃不下去。

  魔药课上,不出意外的她和他一起来的,他们俩是怎么回事有人用魔咒把他们俩黏在一起了么?我又欣赏了一遍她的表演,心中的想法依旧坚定:她肯定跟我是一类人,肯定是哪里出了岔子,不然她怎么可能进斯莱特林呢!

  她就离我那么近,我只要一伸手就可以碰到她,可不管我用什么方法,她一眼都不看我,一眼都不。。。

  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他们甚至都不用张口,就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递药材的时间卡的死死的,他一伸手,她就明白他需要什么。

  我知道他们在一起学习了很久,可我没想到他们竟能默契到这种地步,我的心又开始灼烧,手一个不稳,一把材料掉进坩埚。。。

  我又在众人面前丢了丑,在开学第一天!

  晚上,我不得不去阴森寒冷的魔药办公室关禁闭,处理堆成小山的鼻涕虫。当我处理完两盆鼻涕虫,手上沾满黏液,准备告辞的时候,我好像听见斯拉格霍恩教授说了一句话:“这样追女孩子是行不通的哦。。。“

  老鼻涕虫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