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Hp同人穿越成小鸟怎么破 > 生日夜
 
  每当有什么值得庆贺,并且需要广而告知的事情发生后,兰切斯特家的首选总是举行一个宴会。

  “贵族们有自己的交际圈,有自己的利益考量和对未来的判断,聪明人都会选择正确的朋友。。。“每次举办宴会前,老爹都会这样跟我讲,我撇撇嘴,参加宴会这么多年,来来回回请的就是那么几个人,老爹固执的说他们只是“利益伙伴“,但我觉得有很大一部分是老爹看的顺眼的人。面对那些看不上眼的人,傲娇老爹可是一句废话都不跟他们讲的。

  我和西弗对这些宴会并不是很感冒,一向是能推就推,能逃就逃。可这次我逃不掉:兰切斯特家小小姐的十一岁生日,本人还能不在场么?

  西弗一向瞧不上这种“关系社会“,他认为只有实力是最靠谱的资本,可在我的一再央求下,他才勉强同意以我父亲唯一弟子的身份参加。老实讲,西弗的家室不算差——他有一半普林斯的血统。普林斯家族虽然现在是个落魄贵族,但往上推五代也是很出名的,家族里也有拿的出手的人才,像制药大师查特曼·普林斯,近代魔法植物研究的奠基人罗琦·普林斯等等。

  如果当初西弗的妈妈没有盲目的追从爱情,离开宗族,嫁给了一个麻瓜,那可能故事的结局就要改写了吧。。。

  “你又在想些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西弗走到我面前,我抬眼看着眼前的男孩。他五官立体,目光深邃,眉毛一边向上挑,嘴角还挂着笑,身上黑色的礼服裁剪合体,做工精良,袖口和衣摆用银线绣上了细腻的图案,随着他的动作,隐隐有暗光流转。瞧他现在,已经跟书中的描写相差太多了,哪里像个满脸菜色的落魄少年,分明是哪家的家族继承人,举手投足自有一种沉稳老成的气度。

  “我在想某人欠我一份生日礼物。“我也笑着朝他走去,耍无赖似的伸出一双小胖手:“拿来吧,可别想赖账。“

  西弗顺势拉起我的手,拉着我向宴会厅走去:“宴会快要开始了,我们最好快一点。“

  啊喂,就这样无视我说的话啊,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

  走到宴会门口,西弗悄悄的放开我的手,体贴的替我推开大门,站在我的侧后方。闪耀的灯光伴随着优雅的华尔兹像潮水一样把我淹没,我眯了眯眼,适应一下这样的环境,深深呼吸,好了,让那些虚伪的假面,扭曲的打探,贪婪的谋求来的更猛烈些吧!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我的嘴角的肌肉上扬,达到礼仪课教导的标准,虽然我的胸部还没有发育,但束胸衣依旧勒的我喘不过气来。我是兰切斯特家的小小姐,我必须挺直了脊梁!

  “瞧瞧,我的小公主和她的骑士来了。“老爹看到我和西弗后笑着打趣道,他清了清嗓子,对着酒杯吹了口气,酒杯叮咚作响,人群渐渐静了下来。

  “Ladies and gentlemen,让我们欢迎今天的主角,薇薇安·兰切斯特!“

  热烈的掌声,毫无心意的祝福,如同机械生产出的一模一样的笑容,这一切都让我厌烦,让我想要逃离,可我不能,还要用同样的笑容回应。

  唯一让我觉得我可以忍受这样场景的原因,大概就是西弗一直站在我身边吧。。。

  舞会开场了,大家携舞伴滑入舞池。

  “可以邀请美丽的小姐跳支舞么?“熟悉的声音,小天狼星·布莱克,基本上每次宴会都能见到他。我每次都找不同的理由拒绝他,可他简直将膏药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还有越挫越勇的架势。

  “非常感谢您的邀请,布莱克先生,但今晚,西弗是我的舞伴。“我伸手握住西弗的手,讲他拉到我身边,与我并肩而立。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先失陪了。“西弗的声音冷冷的,手紧紧的回握住我的手,看着小天狼星的眼神不是很友善。小天狼星皱起了眉头,眼睛眯起来,上下打量着西弗。我几乎可以看见他们身上的气场化成实质,相互对抗,互不相让。

  嗯?事情怎么成了这个样他们两个还是看对方不顺眼啊。。。

  我拉了拉西弗的手,西弗回过神来,朝小天狼星微微点头,带着我离开了嘈杂的舞厅。

  来到花园里,那棵大金合欢树底下,树底下铺好了软席。我和西弗并肩坐到软席上,正对着一片荷塘。英国的六月在晚上还是有点凉嗖嗖的,西弗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条薄毯,盖到我身上。

  我头靠在西弗肩上,看着银色月光投在微开的荷花上,清风徐来,水面荡出一层层的花纹。。。

  别有幽情暗暗生,此时无声胜有声呐。

  西弗一只胳膊搂着我,另一只手掏出魔杖,一边挥舞着,一边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吟唱着婉转的歌谣。

  从地面上冒出许多萤火虫。。。不,那不是萤火虫,是一个个极小的精灵坐在花骨朵里从地面升上来,他们还没有我小拇指大,浑身发着幽幽的光,轻声附和着西弗的歌声。西弗的声音低沉,自带一种蛊惑人心的味道,在斑驳的光影中,我竟有些醺然。

  一曲终了,小精灵们也隐去了他们的踪迹,消失不见了,仿佛无事发生,一切都是我的梦境。。。

  梦也?实也?虚也?幻也?

  “我知道你什么也不缺,除了好吃的也没有什么能吸引你的注意力。“西弗缓缓开口,声音像大提琴一般悦耳:“我一共写了一千六百四十二封邀请函,他们能来很大一部分是兰切斯特先生的面子。。。“

  我猛得在西弗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发出啾咪的声音,我的妈呀,太羞耻了吧,赶紧把头埋在西弗怀里装鸵鸟。

  西弗的身体僵住了,而后搂住我,像在哄小孩儿入睡一般轻轻拍打我的背脊。

  许是今天逛街太累了,我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等我再醒来,已经在自己的床上了。

  后来在制药室见到西弗,我们都很默契的没有提到我生日的那天晚上,不过我知道,他肯定跟我一样,连那晚的虫鸣,都牢记于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