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Hp同人穿越成小鸟怎么破 > 家暴现场
 
  舞会后的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冲出了兰切斯特庄园,深吸一口,唔,是自由的味道。我被关在兰切斯特庄园里太久了,迫切需要一场畅快淋漓的飞行。我时而冲进森林,在树枝间穿梭,惊醒林间的鸟儿,时而冲进蓝天,俯览广阔的森林,最终,坚定的朝远方飞去。

  他应该会记得我的,对吧?

  到了那扇熟悉的窗前,小西弗正坐在地上,把脸埋在膝盖里,双手紧紧的捂住耳朵,想要挡住一阵阵从楼下传来的咒骂声,可这样做根本无济于事,连我在屋子外面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你和你的儿子都是魔鬼!看看他做的好事!F**k!正是因为你们才会毁了我的生活!“男人的声音刺耳,情绪亢奋,时不时夹杂着摔东西的声音。

  我用我的小黄喙啄了啄窗户,啄了好几下西弗才注意到我。他抬起头,眼眶红红的,迟疑了一下,最终替我打开了窗户。

  我刚进来,爪子还没落地,就听见咚咚咚很响的走路声。

  “快,你得藏起来,不能让他们看到。“西弗一下子把我搂到怀里,然后把我塞进了衣橱。

  衣橱里很空旷,泛着一股子霉味,上面只挂着一件女式衬衣和两个空衣架,角落里整整齐齐的摆着好几个点心盒子,印着兰切斯特家徽的盒子。

  我心中一暖,他应该能感受到我的好意吧。

  我透过衣橱缝向外看,一个男人站在西弗面前,我看不到男人的脸,但隔着他很远我就闻见了他满身的酒气。他手里攥着一个已经摔成一半的玻璃瓶,嘴里骂骂咧咧的,不停的吐出我不愿意转述的恶毒词汇。

  西弗似乎已经习惯了,眼神中没有温度,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个男人,不发一言。

  如果只是谩骂倒也罢了,那个男人越骂越生气,高高的举起手中的碎酒瓶,往西弗身上砸去。

  我几乎抑制不住的想要大叫并且冲出衣橱,制止那个男人残暴的行为。

  西弗一个眼神制止了我:他不愿意让我出现在那个男人面前。

  就好像电影里的慢镜头,那个锋利的玻璃瓶狠狠的摔在西弗的身上,划伤西弗的皮肤,玻璃扎在他的身上,力度之大甚至有些小玻璃飞溅到衣柜上。

  鲜血随着男人的动作而流出,流过苍白的皮肤,在原本就是黑色的衣服上留下更深的颜色。

  西弗没有发出叫声,就好像受伤的不是他一般,低着头,独自一个人忍受着痛苦。

  鲜血似乎让那个男人清醒了些,他没有再动手,骂了两声就走了,楼下传出他摔门而去的声音。

  我几乎是在那个男人出门的一刻冲出了衣橱,扑到西弗身边,眼泪滴滴答答的往下流。

  西弗一愣,然后慢慢摸着我的背脊,没有说话。

  不得不说凤凰的眼泪还是很管用的,随着眼泪一滴滴落下,阵阵白烟飘起,西弗身上的伤口渐渐愈合,扎在肉里的玻璃碎片自动滑出,落到地上,只有衣服上的深色血痕可以证明刚才发生了什么。

  西弗瞪大了眼睛,满是惊讶,还没等他说出什么,我突然变回了人形!

  嗯?!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着自己的身体,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西弗被这出“大变活人“惊着了,他眼里满是探究,小心翼翼的凑到我身边,仔细打量着我的脸。

  场面很尴尬,咳,应该说点什么吧。

  “呃,那个男人说的话不是真的,你才不是什么魔鬼呢,你是一个巫师。“我端正了自己的坐姿,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能丢弃兰切斯特的礼仪——最起码妈妈是这样说的。

  “巫师“西弗好像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对,没错,我也是哦,我家里有本关于这个书,什么时候带来给你看看。“我露出一丝囧笑,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就笑吧,应该不会有错的。

  西弗没有答话,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

  感觉好尴尬啊,虽说是他邀请我进来的但我突然一个变身会不会吓着他啊。。。

  “你为什么可以变成小鸟?“不出意外的听到了这个问题。

  “首先我不是小鸟,我是一只正儿八经的凤凰!其次因为。。。我是阿尼马格斯啊!“兰切斯特的特殊体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先说这个吧,“那本书上应该有详细解释,我会记得下次带来的。“

  西弗沉默的点头,房间里又又又安静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跟西弗讲话很容易冷场啊有没有。

  “Well,I guess I shoud go,my friend“我朝西弗笑笑,一个转身便已经变成了凤凰,从窗口飞出。其实说最后那两个单词的时候我一点底气也没有,毕竟我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我呀,连我叫啥都不知道呢,算了算了,溜了溜了。

  我没见到的是,西弗在窗口站了很久,最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Bye,my friend.“

  后来我从老爹那里知道,我会突然变身的原因是我刚刚变成人形不久,还不能熟练的掌控它,当我的情绪波动特别大时,就可能出现这种情况,长大些就会好了。

  嗯哼,不是什么药的后遗症就好啦,以后应该不会再出现这种尴尬的局面了,我得找找那本书去哪了。。。

  期待下次的会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