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Hp同人穿越成小鸟怎么破 > 捡到大便宜
 
  那个小镇成了我在学习之余最常去的地方,其实镇子并不大,但是,每次去都是不同的新世界。刚开始爷爷还会陪着我,后来直接给了我一个追踪咒就由得我去了。

  我经常藏身于一棵高高的悬铃木上,旁边是孩子的游乐场。这个游乐场建在贫民区和富人区的交界处,看样子有些年头了,游戏设备半新不旧的,很少有富人区的孩子们愿意来这边玩。

  引起我注意的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她经常穿着不合体的黑色连衣裙,不知道是她瘦了还是怎地,那连衣裙松松垮垮的搭在她的身上,苍白的肤色在黑色的映衬下显得分外孱弱。她呆呆的坐在那边,一呆就是一个下午,双眼无神,眼眶红肿,整个人就好像布娃娃一样丢失了灵魂,迷失在自己的世界中,对她孩子的呼唤也置若罔闻。

  那个孩子是有着黑色头发的男孩,苍白的肤色和他母亲如出一辙,脸上有着不符合他年龄的表情。他很安静,大多数时候都静静的,静静地依偎在母亲怀里,静静的看着别人对他或怜悯或蔑视的眼神,静静的看着别的小孩子在滑梯上玩闹。

  小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和他的沉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每次看到这一幕,心都好像拧干的毛巾,皱巴巴的揪在一起。明明都是小孩子,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童年,很残酷,却是令人无奈的现实。

  许是我落在他身上的视线太多了,他时不时会抬头看看我。我有些惊讶,我明明藏在茂密的树叶后,藏的很好。我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但因为我是鸟的形态,再大的笑容表现出的样子也只是张开了喙。

  他看我一会儿就扭过头去,好像没看到我一般,真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每到黄昏,我就该回家了,那个女人也抱着孩子往回走。我看到他们走进一条小巷子里,小巷子灰不溜秋的,地上肆意流着污水,散发出令人皱眉的味道。

  我注视着他们走进一栋房子,房子的墙皮已经斑驳,屋内没有光亮。不用多久,就可以看到男孩的身影出现在一扇窗前。窗棂上的油漆几乎全部剥落,玻璃上满是雨水的痕迹和灰尘。

  自从我知道他住在哪里之后,就经常给他带点东西,大部分时候是些小点心,偶尔有些魔法界的小玩意儿。

  时间过的飞快,我就在这样两地穿梭的生活中过了六年。

  老爹对我的教育一直没有放松,令他头疼的是:我六年来一直没有幻化出人性,没有人形就没有办法实践,我的翅膀根本卷不住魔杖。父亲只能教我许许多多的理论知识,“多学一些总没有坏处。“父亲总是板着脸告诫我。

  家里的生活无趣,在小镇子的散心成了我最大的慰藉。

  兰切斯特生来就是凤凰的事情一直是个秘密,爷爷和父亲一直担心有人会找上我们。找我们做什么呢?我不明白,每次去问都会被训斥一番。我们的家徽就是一只展翅的凤凰,每个人都认为我们选用凤凰的原因是我们的阿尼马格斯是凤凰罢了。因此,在每个兰切斯特幻化成人形之前,是不会有社交活动的。

  那个男孩称得上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朋友吧。

  令我开心的是,我和那个男孩的关系亲密了许多。每次我停在他家窗棂上,他都会打开窗户,邀请我进去,端出一个塑料小碗,里面注满了清水。碗虽然破旧,但里面的水很干净。

  我喝水的时候,他会抚摸我的羽毛,从头到脖子,从脖子到背部。刚开始的时候,他好像有些顾虑,伸出手,一点点的,试探着朝我靠近,看我没有拒绝的意思,才放心的把手放上来。

  他的手凉凉的,我一开始很不习惯,皮肤上总会起鸡皮疙瘩,不过后来就好了。

  我原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小男孩,可是后来,他一边抚摸我一边跟我说话。

  “我的名字是西弗勒斯,西弗勒斯·斯内普。。。“

  嗯?!我本来挺舒服的,有点打瞌睡,听到他这话,一下子精神了,猛的抬头看他。

  这名儿,熟悉呀!原来我穿的是哈利波特!那我不就跟开了挂一样,比特里劳尼靠谱的多咯虽然六年过去了,细节记不太清了,但大题方向绝对没问题呀!诶,等等,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啊。。。

  这个七岁小孩是教授所以这是亲时代咯?那不要讲哈利,哈利他老爹也是小屁孩一个啊,系统你故意坑我是不是!

  西弗看我的反应有些呆愣,悄悄地伸出手,揉了揉我的脑袋,微凉的触觉让我一下子回过神来。

  西弗可是标标准准的忠犬啊,爱上一个人可就真真是爱一辈子的啊!我。。。嘿嘿嘿。。。算不算捡到大便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