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夫郎曾是美强惨[穿书] > 会娶男妻吗
 
从布坊出来后,宴清整个人都飘飘然的,脸上的红晕一直就没下去过。

舟墨倒是没见着宴清的脸,只瞧见了宴清半个露在外面的耳朵,红的滴血,他轻轻碰了碰,逗弄道,“清儿这么容易害羞?”

宴清心底又羞又恼,想着他害羞还能是因为谁?但到底在舟墨面前怂的很,没敢吭声,只闷闷的偏头避开他的指尖,妄图从舟墨手下拯救一下自己的耳朵。

而就在这时,恰巧有人横冲直撞的从远处跑来,那架势直冲两人而来。

“让一让!让一让!”

对方跑的又急又快,所过之处扬起一阵风沙,人群皆避之,等看见两人时她压根就刹不住脚。

宴清也听见声了,却因为先前避着舟墨朝后退了两步,闪躲不及,眼瞧着就要跟人撞上,舟墨反应很快的拉了他一把。

但这个冲冲撞撞的黄衣女子已来到眼前,临空挥动的手胡乱的抓了一下想要借力稳住身形,眼见着手就要抓住宴清,舟墨抬腿踹了她一脚。

黄衣女子再站不住脚,直愣愣的一头扎进两人身旁的地摊里。

轰然一声巨响,商贩和女子的叫唤声不约而同响起。

宴清偏了偏头,脸上的面纱被女子不知什么时候给揭走了,他有些紧张的攥了攥舟墨的衣角。

商贩扯着女子嚎哭道,“你赔我钱,这一整个摊子都让你给砸没了!”

“诶诶诶,你怎么不找他,他可踢了我一脚,大家伙都看见了的!”黄衣女子挣脱了开来,拍拍身上的灰,从地上爬起来,“左右我砸的你摊子,他踢的我,我们一人一——”

黄子女子说着就想去指舟墨,但一回头就先看见了舟墨身边的宴清,黎白的舌头就像被猫叼走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舟墨看着眼前这人眼珠子都恨不得黏在宴清身上的模样,不悦的蹙了蹙眉。

他挡在宴清面前,伸手道,“面纱。”

黎白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面纱双手奉上,只是这奉上的角度却似乎不是对着舟墨的,“抱歉,唐突了小公子,属实无意之举,还望公子莫怪。”

宴清藏在舟墨身后,闻言露出半张脸,朝黎白摇摇头道,“街上人多,还是少这么冲撞才好。”

“公子说的太对了,在下黎白,能否有幸请公子喝盏茶请个罪。”黎白腆着张脸,笑嘻嘻的将面纱往前递了递,“公子,你的东西。”

宴清正准备接,就听舟墨冷哼一声,先他一步取了面纱,直接回头给他戴好,这才面向黎白,“看来你倒也不只是走路不带眼。”

黎白这才把视线落在了舟墨身上,她大失所望的在两人之间看了又看,自然没错过宴清攥着舟墨衣角的举动。

这般带着撒娇意味在的动作只能是对自家妻主做的,黎白颇为遗憾的道,“小公子你成婚了啊。”

宴清:“……”

“真可惜,找了这么个冷面妻主,”黎白撇撇嘴,很是随意的从囊中掏出块玉佩,扔给了商贩,“拿着玉佩去黎府账房换钱吧,看在小公子长的这么标志的份上,就不用他们赔钱了。”

黎白说着还朝宴清挑了挑眉,“家里有喜事,就不奉陪了,两位,有缘再见。”

舟墨淡声道,“没缘。”

这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走出半米远的黎白听见,她一个踉跄差点没再摔一跤,还没等她站稳,就听身后欠揍的声音再度传来,“许是不止眼睛不好,腿脚也不大利索的样子。”

宴清轻轻扯了扯舟墨的衣角,“阿墨,我们走吧……”

宴清担心,再不拦着舟墨,这人嘴里又得说出些什么噎人的话来。

舟墨收回视线,垂眼看向宴清。

红色的面纱已然将面前人的大半张脸遮住,但露出的那双漂亮而又灵动的眼睛,却让舟墨有了买纱帽的想法。

“……阿墨?”宴清被盯得有些不自在,移开视线,把刚刚自己在人群中听来的热闹事转述给舟墨道,“听说刚刚那个女子家里兄长今日娶夫,我们去看看吧?”

舟墨在听见宴清提刚刚的女子时本能蹙眉,在听见后半句才又舒展了开来,“徐力士月底不是也成婚吗,到时候去看她的吧。”

宴清咬了咬唇,小声道,“可是这不一样啊。”

“哪里不一样?”舟墨揉了揉宴清的头,拦住了一个扛着糖葫芦的商贩,从上面挑了串大的递给宴清道,“成婚总归是个形式,流程不会差上太多的。”

宴清闷声道,“可黎家兄长娶的是男妻。”

舟墨闻言狐疑的去看宴清,“……还可以娶男妻的吗?”

这话一出,宴清就知道他前几回的暗示都白瞎了,顿时一股气堵在喉间,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宴清将手上的糖葫芦塞回舟墨手里,闷闷不乐的抬腿往前走,“饱了,不想吃了。”

舟墨看着手上被咬了一半的糖葫芦,失笑。他追上去,搂着宴清的肩,“走,蹭喜气去。”

黎家的迎亲队伍这会儿才刚刚出门,阵势不大,只一顶双人红轿和几个车夫号手,并非黎家不够有钱,只是男子娶夫在这个世道并非能被认可,这只是些有权之家不忍家中男儿外嫁的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至少娶了男妻,并不用入他人族谱,尚可得到自家家族庇佑,护一生平安顺遂。

宴清和舟墨落在人群最后面,只能依稀看见一片红色。

舟墨也是头回见人娶男妻,有些好奇的探了探脖子。

深红色的纱帘随风飘荡,依稀可见其中端坐着一个温润男子,手举圆扇遮住了半边脸。

倒是没想象中的娘炮。

舟墨收回视线,就见身边的人的脑袋忽上忽下,蹦蹦跳跳个不停。

被前面的人挡住了大半个视线的宴清只能听见吹号的声音,看不清大概,正急的原地蹦跶,陡然腰间一紧,再回过神来时已然临空。

宴清身型比他小一圈,舟墨轻而易举的就将人抱了起来,轻飘飘的,像是没什么重量。

宴清陡然悬空,吓得紧紧抱着舟墨的脖颈不敢松手。

舟墨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再不看马车就要走了。”

宴清闻言还是不太敢松手,却也没抓的那么紧了,两只手轻轻搭在舟墨肩上,循着声往马车上看。

“这黎家公子也不知道脑子是不是坏了,竟娶个男妻,两男人,又没法生育,图啥。”后排的女子低声同边上的人交谈了起来。

“好看的人多少有点脑子不好使呗。”

有人嘲笑道,“房事上听说可没那么和谐,保不准成婚没多久就得偷人了。”

一片调笑声。

舟墨也听见了身旁的议论声,不过他没当回事,嘴碎的人哪里都有,可他怀里的人显然一副听进去了的样子,一双眸子愤怒的盯着那几人,嘴唇咬的发白。

舟墨唤了他一声,宴清这才收回视线,垂眼看向舟墨,眼底闪过一丝难过。

宴清垂眸,敛去眼中的神色,“阿墨,放我下来,我们走吧。”

“不看了?”

宴清恹恹的摇了摇头,一开始的热切全然不见。

舟墨轻轻揉了揉他的头,牵着他走出人群。

身后的喜号还在吹响,一片热闹,但宴清却神情恹恹的,半分劲也提不上来。

舟墨轻轻勾了勾宴清的手指。

宴清抬眸看了他一眼,注意到他眸中的关怀后犹豫再三还是小声道,“为什么都对他们抱有那么大的恶意啊……”

舟墨知晓宴清应是被刚刚那几个人的话给影响了,于是轻轻握住宴清的手,安慰道,“不要在乎别人的想法,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像她们一样恶劣,你看刚刚那个黎家小姐,她脸上的兴奋可不像是装的。”

宴清看着舟墨,莫名的有些心跳加速,他小心翼翼的吞咽了几口,艰涩的道,“那阿墨……阿墨怎么看娶男妻这事……”

“或者说,阿墨会介意,娶男妻吗?”

宴清一字一句说的格外艰难,甚至不敢去看舟墨,但舟墨却在宴清问出口的一瞬间就走神了。

他的脑海里几乎是随着宴清话落的一瞬间,浮现出了各种各样的红衣人影,浅笑的,嗔怒的,害羞的,温柔的……每一个身影都格外生动。

那抹红衣就像是不知疲倦般的,在他的脑海里来回浮现,舟墨张了张嘴,脑中因突兀出现的画面而变得有些难以思考。

好像提起男妻这个词,舟墨心中能想到的最完美的契合便是宴清,也许不止是男妻,这个时代的人,应该都会喜欢宴清这般温柔的男人吧。

宴清等了半天没见舟墨回答,惴惴不安的一颗心渐渐有些发冷,他轻轻抿唇,松开舟墨拉着他的手,“好了,别纠结了,我们这身份,还是不要想些男妻什么的吧。”

说完宴清还扯起嘴角,想要硬憋出个笑容,可不知怎么,眼眶倒是先红了起来,他不敢回头让舟墨看见,抬腿往前,克制着语调中的难过,故作轻松道,“别愣着了,再呆下去可就没回村的车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