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夫郎曾是美强惨[穿书] > 守宫砂
 
夜色笼罩,深沉的夜幕上点缀着闪闪繁星,乡间的夜晚极为寂静,少有人在外奔走。

但显然今晚是个意外。

一群五大三粗的人集体凑在宴清的院子里扎堆,三三两两交头结尾的还在讨论着刚刚的事情,脸上全然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人群中的邹钰从头到尾,视线一直紧紧的盯着倒映在窗上的人影,阴沉的扯起抹笑意。

只要结果一出来,被打上耻辱柱的舟墨就再也抬不起头了,欠她邹钰的,她也会一样一样的讨回来。

到时候再去同谢一白要个药来,宴清便也手到擒来,或许连药都不需要,娇滴滴的宴清一看就没什么力气的样子。

只短短一会功夫,邹钰的脑子里就闪过无数个念头,最后尽数化为了笑声。

一旁的村长眯起眼缝看着她,隐隐意识到了些不对劲,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直紧闭的房门打了开来。

宋氏推门而出,宴清同舟墨并行,一齐跟在宋氏身后。

舟墨双眉紧蹙,手搭在自己的衣袖上,仍在因为这个红痣而觉得心理变扭。

……这玩意长在他身上,又究竟是守哪里的?他没法不跟封建古代的处女守宫砂联系到一起,可越联系,头就越大。

邹钰见状很难不以为舟墨是因为事情兜不住了而难过,她趾高气扬的上前了两步,傲慢道,“怎么样,我就说他是个毫不检点的小贱人吧。”

“闭嘴。”宋氏厉声打断了她,同为男人他自然更会站在舟墨的角度思考问题,他冷冷的哼了一声,朝后面道,“孙氏,你来说。”

最后一个从屋内出来的孙氏闻言一顿,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他本是想着要亲眼看舟墨出丑才非跟着挤进去,这一行为却被宋氏给误解了,只以为他是信不过他,从里面到出来一丝好脸色都没给他看过。

孙氏不由得瞪了邹钰一眼,不情不愿的道,“尚是完璧。”

邹钰的笑容瞬间就凝固在了脸上,她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指着舟墨的手颤了又颤,“怎、怎么可能?!你们一定是串通好了!!”

村长也有些意外,看邹钰说的一本正经的模样,她还以为真有什么,于是她小心翼翼的看向孙氏,低声询问道,“这……你们没看错?”

不待孙氏开口,宋氏先打断了她,冷声道,“不信我那还来喊我做什么?你们这么一群人欺负一个良家男儿也不怕说出去让人笑话。”

村长脸色变了变,勉强笑道,“是是是,是我考虑的太少了。”

最初选举村长的时候,宋姨便跟她不相上下,但由于宋姨本人对此没什么兴趣以及她又私下里动用了些人脉。

即使成了村长,她还是被那个女人压了一筹,连带着她的夫郎她也低上一截。

舟墨捏了捏自己的小臂,放下手抬头看向要把自己手臂盯出血窟窿的邹钰道,“亲眼见的话,代价可就没一个屋子那么简单了。”

“你!我明明见你和徐力士走在一起,他还送了你好多猎物和弓箭,你敢说你们清清白白?”

村长一怔,偏头看邹钰,咬牙道,“徐力士?你怎么不早说!”

如果这事即便是真的,但只要是徐力士的话她估计就会压下这桩事了,虽行为不齿但到底也算女未婚男未嫁,除非徐力士没想娶舟墨,但现在看来明明就尚在礼数之中。

舟墨一时语塞,看傻子一样的看向邹钰,“眼睛不好就去治,别出来丢人现眼。”

他跟徐力士?

舟墨没由来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邹钰瞪着一双狠毒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舟墨,趁人不备,突然往前伸手就去扯舟墨的衣衫。

村长没想到邹钰还不死心,阻拦不及,眼睁睁的看着人扑向舟墨。

可谁知舟墨却跟没看见一般,等人到了眼前才不紧不慢的让开身子,抓着邹钰伸过来的手反手就是一个过肩摔。

邹钰被重重的的摔在地上,尘土轻扬,不用听那“轰隆”一声,几乎只用双眼去看这飞扬起的土尘就该知道舟墨用了十成十的力气。

舟墨嫌弃的将手在身上擦了擦,看向宴清的表情带了些无辜,“脏了。”

宴清闻言,憋着笑,“晚上脱下来我帮你洗洗。”

“好清儿。”

反观邹钰,正要死不活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若不是那轻微的呜咽声,众人甚至都要以为她没气了。

众人顿时看舟墨的目光里带上了七分惊悚三分畏惧,好像徐力士会看上他也不是很奇怪的事了。

……徐力士配舟大力。

可谁知舟墨远远还没结束,他撩起衣摆,踩在邹钰身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笑意不达眼底,“不到黄河心不死是吗?”

“看在你平白给我送了间屋子的份上,倒也不是不能满足你。”

话音一落,舟墨眼也不眨的直接撩起衣袖,褪至手肘,露出了那颗殷红的痣。

人群中传来了一阵倒吸气的声音,接着有些人偏过头移开了视线。

宴清本还安稳的待在舟墨身边,一听这话,跟着倒吸了口气,回过神就立马跑了过来。

宴清飞快的遮住了舟墨的红痣,整个人挡在舟墨面前,隔绝了人群的视线,他一张小脸板的严严实实的,冷着面将舟墨挽上去的袖口一点点又拉了下来。

舟墨看着脸色不太好看的宴清,脑子里莫名多了个【抹胸女生出门被男友拦下裹的严严实实】的画面。

他被自己的想法惊的猛咳了几声,闷声道,“……也就一个痣。”

宴清不理他,只顾着将人的袖口拉下来,甚至不放心的又缠了两道。

村长轻咳两声,也移开视线,“既然结论已出,大家便散了吧,至于邹钰,就按你们约好的,逐出村子,你们几个给人拖出去吧。”

舟墨的手下的实在有些太重,邹钰被几个人合伙抬了出去,这期间牵扯了痛处除了呜咽声大了些,一句话说不出。

舟墨迎着那要杀人般的愤恨目光,轻蔑的笑了笑,“正好缺个鸡窝。”

邹钰闻言眼一翻,直接晕死了过去。

见识过舟墨的行事风格,周围看热闹的人也都渐渐散了开来,再没心情逗留。

孙氏也跟在人堆里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舟墨回头就见宴清满面愁容的看着他,“怎么了?”

宴清有些气恼,“你怎么能给她们看?”

舟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