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夫郎曾是美强惨[穿书] > 改善伙食
 
舟墨对于短短几天邹钰便沦落至此有些唏嘘,却也能够理解,在女子当家作主的时代,没人会去同情一个混吃等死的女人。

舟墨看了她几眼就收回视线,对着徐力士道,“走了。”

“那她……就放这不管了吗?”

舟墨打开狩猎袋,面无表情的道,“你要管也行,我拿只鸡先回去给清儿炖汤喝了。”

“哇你这个人也太不近人情了吧,”徐力士一听宴清就也呆不住了,拿了个白面冷馍递给邹钰,又朝她指了指前面,“我们村就在前面,要是有什么难处你直接去村口右手第二户人家找村长,我有事我就先走了啊。”

说完就回了舟墨身边,同他一起往家赶。

舟墨冷冷的撇了她一眼,道,“你近人情你倒是把她领回家啊,指村长家做什么?”

徐力士没理会他的嘲讽,回头又看了那人一眼,“我怎么总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呢?”

舟墨懒得解释,也毫不关心那人是死是活,很快的走进村子。

在路过舟墨的小土坯房时他才顿了顿,停下步子,看了圈。

墙已经糊好了一面了,舟墨当初没什么要求,只求能住人即可,刘大姐也确实严格按照了他的旨意来,在原屋的基础上翻新,力求只能住人。

徐力士掩唇轻咳两声,憋住笑意道,“你这屋……”

舟墨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徐力士话音一转,脸板的铁青,十分诚恳的道,“你这屋还住人不,不住的话不如租给我吧。”

舟墨心底突然有了种不太祥的预感,他眯眼看向徐力士,“租来做什么?”

“……最好别问,对你我都好。”

舟墨:“?”

“不是,我一个猎户,我还能租来干什么,就养点鸡啊鸭啊猪啊之类的……你别这么看着我,反正你不也不住吗,放着也是放着。”

舟墨皮笑肉不笑的拍开徐力士搭在他家摇摇欲坠的门板上的手,“谁说我不住了,我不住修它做什么?麻烦你和你的猪,离我的房子远一点。”

徐力士摸了摸鼻子,没说话了。

两人一天就吃了早上一顿,尤其是舟墨,只来得及拿了个馒头垫肚子,这会功夫,正是村里的饭点时间,处处都飘着饭菜的香味。

两人不由得加快步子,还没到家,舟墨就看见坐在门口的宴清正低头绣着什么东西,在听见动静后,他立马收了东西朝舟墨跑过来。

那抹红色身影跑的又快又急,舟墨和徐力士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手里的狩猎袋,怕宴清刹不住脚想去扶他一把。

宴清没注意到这一细节,只待跑到舟墨面前时,才看见他伸出的两只手。宴清懵了一下,在舟墨收回手之前突然上前,飞快的抱了舟墨一下。

舟墨:“………”

徐力士:“???”

两人的视线直直的盯着宴清,宴清这才察觉他们的表情似乎不太对劲,以及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同样伸着手的徐力士。

宴清:“……”

他想他应该是明白刚刚舟墨的意思了,只是怕他摔倒而已。

宴清心里窘迫,面上不显,还迎面抬手同徐力士击了个掌。

舟墨见状没忍住轻笑出声,只觉这人憨的有些可爱,伸手摸了摸宴清的头道,“午饭吃了吗?”

宴清乖乖点头,不敢去看一脸幽怨的徐力士,轻声答道,“吃了。”

舟墨应了声,从袋子里拿了只鸡出来,“刚刚在门口绣什么呢?天快黑了,晚上别动针线了,对眼睛不好。”

宴清道,“也没什么,先前在教唐大哥绣东西。”

徐力士凑过来,“清儿真厉害,不过唐辞他真开始学这玩意了?”

徐力士摸了摸后脑勺,“上回唐辞他妻主,同村里人聊天的时候还在说自家夫郎啥也不会,整天跟个娘们似的,舞鞭子弄刀的。”

“真难想象他干这些细活的样子。”徐力士一边说一边摇了摇头。

舟墨瞥了她一眼,“你整天想象别人夫郎做什么?”

徐力士一噎,再想怼过去的时候两人已经走了,徒留她一个人扛着大袋子往院里跟。

宴清看着舟墨手上的东西,又回头看了眼徐力士,“阿墨,你上山了?”

“嗯,打了些野鸡野鸭回来。”

宴清眸光中立马就多了些异样的神采,舟墨含笑,提醒道,“厉害这个词用的太多了,换个。”

那只鸡很快就被舟墨放过热水里烫了烫,再提溜起来拔光了毛,内脏也都清理干净。

宴清蹲在一旁看的一眨不眨。

他不会杀鸡也不会炖汤,但单看舟墨做饭的动作十分流畅,也觉得好像有了些解馋的作用。

舟墨分了半只鸡下锅炖汤,另外的剔骨取肉,炒了份小炒。

香味顿时就在屋子里飘散开来,宴清巴巴的盯着鸡肉吞咽了好几下口水。

舟墨心下好笑,提前夹了块鸡肉,吹凉递到宴清嘴边,“尝尝?”

“好。”

宴清一顿,红着脸咬走了鸡肉。

徐力士心满意足的蹭了顿饭离开了,在走的时候舟墨让她改日将弓带来,他看看能不能修一下。

徐力士“害”了声,“我那玩意从中间整个断开了,也就弦还是好的了。”

“可以,试试。”

最难代替的材质本就是弦,他实在是找不着东西才会用棉线代替的,这样拉弓属实费了些劲。

徐力士一喜,忙说改日就送过来。

宴清看着徐力士把弓递到舟墨手上,好奇的看了又看,“阿墨,你今天便是用这个的?”

舟墨撑开双臂,随便拿了个树枝,弓箭与肩比邻,他绷直手臂,视线和树枝在同一个平面上,然后“咻”的一声,树枝飞出去了几米远。

他昨日草草做的剑因为没有合适的箭尖,所以在狩猎过程中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吃力的,不过好在徐力士带了几支,可以不停的循环使用。

宴清就站在一边看着。

舟墨偏头问他,“要试试吗?”

说完又自己否决了自己,“你力气太小了,回头我给你做个小弹弓吧。”

宴清笑笑没说话,他也知道大概是自己的视线太直白导致舟墨误以为他也想学……

可他真的就是单纯的被舟墨吸引去了视线而已,现在这里站着的,如果换成随便一个人,宴清估计这会儿不是在里屋研究他的菊花酒就是绣他的香囊,万万不会站在这里陪着人吹冷风的。

嘶。

意识到这点的宴清笑意一顿,慢慢收敛,他垂下眸子掩住眼里的情绪,转身进屋。

舟墨以为他不喜欢弹弓,想了想,好像确实,这玩意送给女的会更好点吧。

舟墨叹了口气,重又捡回了树枝。

而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舟墨循声望去,一眼就在人群最前方看见了村长和邹钰。

……又来了个麻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