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夫郎曾是美强惨[穿书] > 不嫁
 
宴清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他呆呆的看着舟墨,眼里有些茫然。

舟墨没想多说,毕竟生活环境不同,认知差距太大,可当他看着宴清懵懂的样子时,鬼使神差的开了口,“唐辞喜欢他妻子,可他妻子又总拿他跟别人比,你觉得这份喜欢对等吗?”

宴清眼里的茫然更甚。

舟墨又道,“或者代入你自己,就当是你娶了你喜欢的人为妻,他喜欢武,你喜欢文,你会让他放弃他的爱好,来迎合你吗?”

宴清抱紧手里的糯米,小心翼翼的看着舟墨道,“妻子是……妻主的意思吗?”

舟墨沉默了一下,点头。

宴清得到回应后就模样认真的蹙眉沉思了起来,只是这沉思的时间实在有些久。

两人行走在安静的小道上,突然就再没人说话了。

舟墨等了一会没等到回答,于是扭头看他:“ ?”

宴清有些无辜的回望着他,“ 好像不太能代入……因为我们娶不了妻主,只能嫁。”

“也只有达官贵族家的男子才可行使娶的权利,而且仅仅只能娶男妻。”

舟墨:“………”

得,这人已经被女尊社会完全驯化了,连脑补都要讲究尊卑。

舟墨突然就觉得很没意思。

“算了,回去腌猪肉吧。”舟墨放弃同宴清交流,抬腿先走了。

家里还剩下小半块猪肉,宴清拿了些来炒菜,剩下的就让舟墨拿来腌制存放了。

舟墨腌肉的手法格外熟练,三下五除二的就将肉皮刮了个干净,切成一条条的形状。

等舟墨忙的差不多的时候,回头就见宴清整个人心神不宁的杵在灶台边。

“你怎么了?”

宴清正在想心事,被舟墨这么突然一开口吓得一个机灵,拿着的柴火掉在地上发出一声重响。

“对、对不起。”

舟墨叹了口气,弯腰捡起柴火塞进灶台里,“清儿,望肉真的止不了饿,我们还是快点下锅吧。”

“……好。”

吃过晚饭后,两人洗漱上床,宴清很利落的滚进了里床,背对着舟墨,沉默不语。

其实从唐辞家回来后,宴清的情绪就一直很低落,舟墨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没想到居然能变扭这么久。

舟墨突然就有些后悔给宴清灌输些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思想,偏偏宴清又向来听他的话。

舟墨脱鞋上床,认错道,“……可能是我的思想太过偏激,你别难过。”

宴清闻言转过身子,却差点撞进舟墨怀里,他撑着床板,往后退了两步,直到背靠着墙,还没挺稳却直接给舟墨搂住腰往前拽了两步。

“会着凉。”

宴清:“……谢谢。”

两人之间只隔着一点点距离,舟墨一垂眼就能看见宴清长而弯的睫毛和微微下压的唇角。

宴清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轻轻抬眼,小声道,“你是觉得唐大哥不嫁会更幸福吗?”

听了舟墨的话,宴清一晚上都很难过,唐辞那么喜欢玩鞭子,可嫁了人之后就几乎再也没碰过了,反而是抱着厌恶的绣花,磨破手指也要死耗到底。

舟墨:“………”

这题怎么答?

答是?同样的对话放在他生活的时代都未必会被人接受。

可答不是……

唐辞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幸福,且他的妻主又挑剔又酗酒甚至还不顾外人在场动手动脚。

舟墨思虑再三,也只能委婉点道,“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择不嫁,至少,不会嫁给现在这个人。”

“但唐辞不是你我,而且已经嫁了,睡觉吧,别人的日子是别人过出来的,你替他们愁也没有用,至少他过的比很多人都要好,大抵也是比我目前好上不少。”

“有点吃撑了。”舟墨替宴清拉了拉被子,打了个哈欠,手很自然的搭在宴清腰上,呼吸声渐渐平缓下来。

宴清怔怔的看着舟墨,片刻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