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夫郎曾是美强惨[穿书] > 穿书
 
单纯发泄下药性并要不了太久,只是舟墨结束后,在椅子上枯坐了很久。

从他醒来到现在,接二连三的麻烦事铺天盖地,他没有功夫去细思,现在闲下来一想,处处都透着诡异。

现下是穿越没错,但这个世界的人行事风格让他看不懂。

古人的话,不该像他一开始看到的女人那般彪悍啊,封建保守真的是古代的代言词吗?

舟墨陷入了沉思,他怎么说也是个出版编辑,虽主管男频,但总归小说不分家,女频也不是完全没看过,他可没见过有哪本小说里描述过这种身高力壮的女人的。

……不过女配倒是有出现过。

舟墨想不明白,他也没自带什么原生记忆,对这个世界知之甚少,索性放弃思考,推开门,就见一抹红衣缩坐在不远处的石阶上,背影看上去格外的可怜。

……舟墨突然想起来,不止是女人,这里的男人好像也柔美的过分。

他没忘记刚刚红衣翩然,长发如墨的俊美容颜,而且这人属实个头小了许多,约莫一七五,不矮但跟刚刚的女人比起来就太小鸟依人了。

宴清正坐在地上画圈,听见动静,立时站起身,见是舟墨,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但还是关心的开口,“你没事了吧?”

舟墨嗯了声,视线落在泥土地上杂乱无章的圈圈上。

宴清察觉,脸有些红,伸脚抹平痕迹,“等的时间有点长。”

舟墨收回视线,淡声开口,“刚刚的事谢谢你,那个人你认识吗?”

舟墨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不报是不可能的。

宴清闻言,脸上出现诧异的神情,“你不记得了?她叫邹钰,人称邹鳏妇。”

“鳏妇”这词一出舟墨就拧紧眉头,心底有了种很不好的猜测。

宴清看舟墨这神情就知道他是全然不记得了,解释道,“邹钰讨第一个夫郎的时候花光了钱,后来对人不好,夫郎病死了,也没钱再讨第二个就一直一个人到现在。”

宴清犹豫片刻,又道,“你不用怕,村里很多人看不惯她的,不会由着她胡来。”

舟墨默默听完,心底的猜测又验证了几分,只是他仍旧不信邪,问道,“你叫什么?我又叫什么?”

宴清瞪大眼睛,抬手贴贴舟墨的额头,“没发烧,你是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

宴清虽然救了舟墨,但舟墨的事跟他说不得太多,说了也不懂,舟墨只能顺着他的话道,“不记得了。”

宴清轻轻叹了口气,眸中的怜惜更甚,“我叫宴清,你叫舟墨,我们其实也不算很熟,你要再问我别的什么我可能也不太清楚了。”

后面的话舟墨也不知听进去了几分,从宴清两个字一出,他就立马明白了自己现在所处的架空世界来自一本小说。

一本未出版未发表甚至未完结的女尊小说。

作者是舟墨的妹妹,舟六。

舟六曾存稿了二十万字小说,想让她作为编辑的哥哥来给点意见,但舟墨只匆匆过了一遍稿就再不看第二眼了,原因无他,舟墨不喜欢这个世界设定,单纯女尊也罢,偏偏舟六要将男子写的小家小气,女子写的凶狠强壮。

……舟墨代入不了,自然没法客观的给出评价,但也不好打击舟六,只挑着文里几个出彩的人设跟舟六简单讨论了下。

其中之一便是这个美强惨的男配宴清,原是皇子,却因父君无力护住托付给心腹小厮带出宫墙生活。

后面又经历了种种磨难,无数次死里逃生,最终回到皇宫,替父报仇,扶持新皇上位,但遭遇新皇猜忌,反正宴清最后的下场很惨。

……

舟墨沉默了。

所以他这是穿进了舟六的烂尾文里吗?

原来他不明白的那个多此一举根本推动不了剧情的片段是舟六的恶趣味发作,名叫周默的为了不被侮辱咬舌自尽的炮灰男配……

呵呵。

他怎么想的?

不打击舟六?

他现在恨不得打死舟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