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夫郎曾是美强惨[穿书] > 第62章 晋江独发
 
舟墨听见门外的动静, 不由得眼皮一跳,连忙打开门, 就和迎面而来的黑影差点撞了个正着。

舟墨闪身避开,视线往楼下人群中望,“清儿呢?”

黑影见到舟墨,正准备问安,就见舟墨目光凝重,他不明所以,却也指了指门口,“刚、刚跑出去了。”

“……现在满城都是贴的主君的画像, 主君这样是不是有些太危险了。”

舟墨闻言眉头一皱,只留下句“备马”, 便匆匆追下楼去。

黑影站在楼上, 看着舟墨健步如飞的模样, 呆了会才明白这两人兴许是吵架了, 忙转身下楼去牵追风了。

宴清慌乱的跑出酒楼,全凭本能冲进人堆里,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只是脑子里乱成一锅, 下意识想逃离现场。

本就只是想出去喊小二送些饭菜的,却不曾想依稀听见舟六在说自己, 他没控制住好奇,走近了些,刚意识到偷听不对便要离开的时候,又碰巧听见了他们要把他送回去的话。

宴清慌不择路,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人很多的路中央,且不知何时, 在他周围的人形成了一个很微妙的包围圈。

人群中时不时有人朝宴清投来视线,宴清不由得抬手将面纱摸了摸面纱,见面纱还在才轻轻松了口气,可谁知围上来的人却越来越多,一个个都看着宴清交头接耳小声念叨着什么。

宴清看着这些不怀好意的目光,没由得后退了两步,他朝角落走去,强装镇定的,想走出这个渐渐把自己围住的圈子,可挡在他面前的人半分未动,还在小声和同伴低语,“你看他,像不像那告示上的人?”

“何止是像,简直一模一样,抓了他换赏钱去。”说话的那人手心捂着嘴,刻意压低了声音,但走到面前的宴清听的一清二楚,他脸色一变,后退了好几步。

可有这想法的人并非只有他们,越围越近的圈像是要把宴清牢牢的圈在里面一样。

宴清吞咽了两口口水,直退到无处可退,却忽闻一阵轻巧的吆喝声从外围传来,“快让开快让开,官府来抓人啦!”

紧接而来的是一阵沉闷的马蹄声,渐行渐近,宴清听见这声音脸色立马一白,一丝悔意从心底涌上来,可还未发酵,便见白马之上,一个戴着面纱的男子扬着缰绳朝他而来。

那男子直勾勾的盯着宴清,眸底的温柔让宴清心底一酸,眼眶跟着泛了红。

他一眼就认出了朝他飞速而来的人是舟墨。

舟墨夹紧马腹,顺着百姓让开的道路来到了宴清身边,在临近宴清之时,他扶住马,半侧着身子,朝宴清伸手。

舟墨见宴清虽有些呆滞模样,却还是乖乖递出手后,他不由得松了口气,直接把人拉上马拥入怀中。

……还好,生气起来也没到这种六亲不认的地步。

舟墨来的快去的更快,只留下了一堆扬起的尘土。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有好些想追的,但奈何追不上,也有人不甘心到手的赏金就这么飞了,寻声去找官府,打算做那头个贡献线索的人,可等到了这会儿,众人才发现,哪有什么来抓人的官府,竟是不知道什么人胡乱扯嗓子喊了把!

角落的黑影见舟墨行事顺利,也就没再探头,他垫了垫手上的银两,转身去了布庄。

舟墨带着宴清一直出了城,行了好些距离,确认身后无人跟出来才停在一处土地庙前,他低头看了眼怀里半垂着眼睑不知道在想什么,神情很低落的人,轻轻叹了口气下了马,然后托住宴清的腰把人抱了下来。

宴清乖乖低着头,像极犯了错的小媳妇。

舟墨摇了摇头,只道这人太过乖巧,就连生气都这么没脾气。

他松开宴清,转身扯着缰绳把马拉到了门口,一边拴马一边朝身后的人解释道,“清儿,不是你听到的那样。”

话音刚落,宴清就从身后抱住了舟墨,侧脸紧紧贴在舟墨后背上。

那力度勒的舟墨动作一顿,却还是继续道,“清儿现在应该知道那城中人为何寻你——”

“阿墨,你不要我了吗?”宴清低哑着声音打断了舟墨的话,话中竟让舟墨听出了细微哭腔。

舟墨握着缰绳站在原地,他察觉到了身后人轻微的颤抖,于是垂下目光,看向揽在自己腰间的手,并未开口。

“对不起,我不应该乱跑的,阿墨,你别丢下我。”宴清哀求道。

从上回舟墨同陈年华说要把他送回去后他就一直不安到现在,现下舟六更是直接旧事重提,且安排的稳稳当当,宴清知道舟墨迟迟没送自己走是因为不放心,可眼下如果有五皇女的保证……

宴清见人没有说话,眼泪止不住的夺眶而出,他低声不停的重复道,“阿墨,不要丢下我,求求你。”

舟墨抓着缰绳的手微微松动了些,他腾出一只手,从身后穿过,一把把宴清搂到了面前。

这人眼边还挂着泪,看的舟墨抿直了唇线,他伸手替宴清擦去眼泪,柔声道,“清儿不想回去?”

宴清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生怕他慢了一步这人便不由分说的要送他回去。

“便是知道你母皇在找你,你兄弟姐妹在找你?”

宴清顿了下动作,紧跟着又轻微的摇了摇头,“我自小便在宫外生活,与我而言,我已经过惯了这种日子,回去反而会不自在。”

“况且……她也不止我一个儿子。”

不然也不会等宴清都这么大了,才开始广而告知的找,且这般架势,又丝毫不曾问过他愿不愿意回去,霸道又无理的,以这种方式逼着他回去。

舟墨垂眼看向宴清,眼神中看不出情绪。

宴清见状攥着舟墨的手指崩的发白,他咬唇道,“阿墨,我就只有你了,我不想同你分开。”

舟墨:“……”

舟墨叹了口气,看着人被冷风吹的泛红的脸颊,捏了下他的耳垂,“先进去再说。”

舟墨拴好马,回过头就见宴清虽然人已经到了屋檐下,但人还站在门口,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舟墨,刚哭过的眼角红意还未退散。

舟墨快步走过来,牵着他往里走道,“没有不要你,但是下回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不好吗?偷听什么,还把自己弄的这么难受,上回我和师父在院中的时候,你是不是就知道了?”

宴清目光躲闪,抿着唇迟疑了好一会,才低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宴清声如蚊呐,小心翼翼的模样看的舟墨有些心疼,他转过身同宴清面对面,拿着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目光专注道,“宴清。”

这是宴清头一回听舟墨喊他全名,心慌更甚。

“这事从头到尾错都不在你,你为什么要道歉?”

宴清一怔,呆呆的看着舟墨,“我”了个半天没“我”出后话。

“我们成亲了,也互相喜欢,你不用这般讨好我,无论你做什么,什么样的你,我都喜欢,如果有时候,清儿能正确表达自己的情绪我会更开心,不管是你不喜欢的东西,还是你想知道的东西,你都可以来问我。”

“我们是最亲近的人啊,不是吗?”

舟墨的这一番话说的宴清睁大了眼睛,他看着舟墨,在人鼓励的目光中,吞咽了两口口水,道,“那我想知道,阿墨为何会知道我上辈子的事情?”

舟墨一怔,才想起他同舟六说话没个顾忌,把这也抖了出去。

“阿墨,你曾说过你并非这个世界的人,所以我猜,我是不是以别的形式在你们那里出现过,或许是野史,或许是话本……”

“对吗?”

舟墨揉了揉眉心,叹道,“清儿当真聪明。”

“阿墨……你既然知道我回去会孤苦伶仃的,所以千万别放我回去好嘛。”宴清攥着舟墨衣角,声音中还带着着哭过的嘶哑,他一点一点给舟墨列举着不放他回去的好处,“而且我会做饭洗衣服——”

舟墨打断了宴清,没好气的道,“说了不会抛弃你了,不用再给我做功课。”

宴清止了声,半晌又轻轻扯了扯舟墨的衣袖,“阿墨……我上辈子嫁人了吗?”

……反正他看的野史就没几个皇子亲事自由的,几乎都沦为了巩固皇权的弃子,这也是他不想回去的理由之一。

他太怕失去舟墨了。

舟墨一怔,没想到宴清会问这个,他摇头道,“没有。”

忽略村中那未完成的亲事,虽后来皇上又给宴清安排了,不过在成亲前宴清就出事了,两人也并未见过,且女方似乎很是不满这门赐婚。

也算没有吧。

宴清闻言这才松了口气,捂着胸口道,“还好。”

“还好什么?你就不好奇你父君吗?”舟墨纳闷的看了眼宴清。

宴清点头,“嗯,可是父君送我出来一定有他的深意,既然害死父君的人已然正法,我便没有再回去的必要了。”

舟墨:“……”

上辈子宴清所有的仇恨似乎都在皇上身上……不过既然宴清现下没被仇恨蒙蔽,他自然也希望宴清能一直这样下去。

舟墨和宴清两个人席地而坐,面对面的坐在土地公面前,等了好一会儿舟六和黑影才姗姗来迟。

他们手里拿了个包袱,快步走了进来。

舟六看见宴清时,沉默了下,摸着头道,“嫂子,对不起啊,我那话你别往心里去,不是嫌你麻烦的意思。”

舟六越说越觉得不对,索性直接推到舟墨身上,“反正我哥没同意我提议呢,他估计舍不得送你回去,你就当我放了个屁。”

舟墨看了舟六一眼,道,“城中如何?”

舟六闻言立马正色道,“……听说悬赏之人出现在了城中,各大地方都布置了人手,要我看来,哪像是恭迎皇子回宫的,明明就是来抓逃犯的。”

舟六把包袱摊在地上,“不过不用慌,我堂堂一个美妆博主,换个头不是轻轻松松?”

她一边说一边从里面拿出了胭脂水粉,走到宴清面前,“那失踪的九皇子,和我们清、”

平白的受了舟墨一个冷飕飕的视线,舟六话音一转,“和我们嫂子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这个我不太会使用,就只能大概发挥个六七成水平吧,嫂子肤白貌美,随便画画就成。”

宴清往日是因为穷用不起,跟了舟墨以后,舟墨又格外喜欢在他脸上亲亲捏捏,脂粉维持不了多久先不提,那东西宴清又怕弄的不干净让舟墨吃病了,便也没多用过。

没一会儿,忙了半天的舟六便停下了动作,神秘兮兮的挡住宴清,“哥,不要看呆啊。”

说完这话她就让开了身子,“当当当当~”

舟墨抬眼,同骤然变了些模样的宴清对上视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