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夫郎曾是美强惨[穿书] > 第53章 陈年华
 
翌日, 日上三竿。

散乱一地的红枣和衣衫都让舟墨给收拾好了,他撩起大红色帘幔,看向床上的人。

宴清整个人小小的, 就占了榻上三分之一,整个人缩在角落里沉沉的睡着。

舟墨坐到床边, 将被子掀开了些, 里榻的人莹润白皙的肌肤上遍布红痕,吻痕和咬痕在宴清身上错落交织。

昨夜舟墨在宴清累昏过去后给人沐浴清洗过了身子, 看到身上青紫的很难褪去的痕迹, 舟墨才心疼的将人搂在怀里,擦干身子后又给人抹了些药。

宴清累的睁不开眼皮,只哑着嗓音道,“……不要了, 放过我吧。”

他虚软着手推在舟墨胸前, 生怕舟墨还要拉着他再来, 低声哀求道, “好夫君,我太困了。”

可殊不知这幅模样,看在舟墨眼中有多撩人,从同浴憋到现在的防线只因宴清一句话又瞬间溃不成军。

他俯下身子再次顶了进去, 亲了亲宴清着薄泪的眼角, 声音喑哑, “你睡。”

宴清被舟墨掀被的动静给闹醒了, 他趴在榻上,转了个方向。

舟墨倾身往里,在宴清脸上捏了捏,“起来吃点东西。”

“唔, ”宴清支吾两声,困顿的将脸埋在枕头上,他浑身上下都跟散了架似的,半分劲也打不起。

宴清喑哑的声音隔着枕头,闷闷的传来,“阿墨,困。”

舟墨把人揽到床边,转身去将桌上的碗拿到床边,“知道你困,我喂你吃点东西。”

舟墨再回来坐着之时,宴清露出了一小截手腕,他拽着被子蒙在脸上,还在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皓腕上的一点红痣,在莹白如玉的肌肤下衬得殷红无比,只是那红痣附近的牙印吻痕也格外的密集。

舟墨盯着那块看了会,敛眉将被子扯了下来,挑眉道,“还不起是要我嘴对嘴喂你吗?”

宴清掀起眼皮看向洋洋得意的罪魁祸首,有气无力的嘟囔道,“乐意之至。”

但到底宴清只是嘴上逞强,乖乖起身靠在舒适的软垫上,端过碗自己用食。

舟墨现在格外好奇,以前的自己得是有多清心寡欲,才能软玉在侧还坐怀不乱了那么久的。

仿佛自那日洞房开过荤后,他就像个永不只餍足的猛兽般,半点耐不住饥渴,总是缠着缠着就跟人缠上了床榻。

舟墨啃咬着宴清红透的耳垂,把人圈在凳子上,轻声在人耳边窃窃私语了几句。

宴清脸一红,缩着脖子退后了好几步,他小幅度的摇着头,“……生不出来的。”

舟墨拿宴清曾经说过的话堵他道,“万一只是受孕困难呢?”

舟墨微凉的手指撩起宴清的衣摆,灵巧的探进去,在他小腹间轻轻按压,“以后都放在里面。”

宴清脸“唰”的一下从头红到脚,他受不了舟墨这般说话,连连摇头,压抑着声音道,“不要在这……”

两人还未有下一步动作,就听院中突起刀剑声,旖旎之情在这喊打喊杀声中消失殆尽,舟墨脸上的情动被一丝烦躁取代,在对上宴清蒙了层雾的水眸后,又软下声道,“不要怕,我去看看。”

舟墨替宴清将衣衫系好,转身来到门口,一边拿着用来防身的刀剑,一边把门打开了一丝缝。

院中舟六隐藏在暗处的黑衣护卫这会儿齐齐出现,围住了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招式来往之间,这老头居然一人也可打的有来有往。

黑衣人招招封喉,老头却也不慌不忙,游刃有余的接招,一人斗着几人,反倒让黑衣人们几次相撞在一起。

舟墨看了会,就知这个老人并无恶意,不过又为什么会出现在院中?还不待他细想,老头就注意到了舟墨。

他嘿嘿一笑,踏着轻功从人堆中朝舟墨而来,舟墨一怔,忙闪身去躲,但老头动作快他一步,再次来抓,舟墨反应迅速的绕着柱子转了一圈,又躲了老头几招,最后还是被人提着衣领转身带上了屋头。

身后响起宴清惊慌失措的声音,但舟墨没法回应,只一眨眼他就跟着落在了屋头。

老头吹胡子瞪眼道,“可消停会吧,我都说了我是来找人的!”

舟墨偏头看他,不卑不亢道,“虽不知你找谁,但你八成是找错人了。”

黑衣人见舟墨被擒,面面相觑,也不太敢上前了。

舟墨一低头就能看见院中追出来,吓得脸色发白的宴清,他朝宴清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可那人视若无睹,只一双眸子急的直转。

老头饶有兴致的看着舟墨,“你这人,被人拎着衣领悬在空中,也不觉难堪害怕,反还这么冷静,魄力不小啊。”

舟墨没什么表情,“夸奖了,只是前辈既然知道,那能不能先将我放下,我夫郎看着,着实有些丢人。”

老头挑眉看他。

舟墨没好气道,“跑不了,除非我愿意从这摔下去。”

老头闻言果真放开了舟墨,他低头朝院中的红衣男子看去,脸上露出些迷茫,却又很快收回视线,笑道,“白瞎了这大个子,竟是个不会武的。”

舟墨盘腿而坐,朝着几个黑衣人摆了摆手,“有事说事,有人找人,事说完人找完还麻烦前辈送我下去,我夫郎会担心的。”

老头也不恼,跟着坐了下来,“确实是来找人的,你可知舟六在哪?”

舟墨心下一沉,面上却不动声色,继续道,“前辈找她何事?”

老头冷哼一声,道,“这事同你说没用,她和我的仇大了去了。”

舟墨微微蹙眉,正在心底思量这人身份时,燕云突然跃上屋头,一袭白衣胜雪,笔直的跪了下来。

燕云低头唤道,“师傅。”

一旁的舟墨看着这一幕微微有些无语。

他突然大概明白了这人跟舟六有什么仇了。

老人名唤陈华年,是燕云的师傅,燕云男扮女装的事他一直知晓,他为了让燕云的这条路好走些,还教了他许多本事。

可现如今,一句燕将军战死沙场就打发了他去,陈年华从开始的不敢相信到后来知晓了些许内幕,连忙气呼呼的找来算账。

陈年华坐在堂上,吹胡子瞪眼的看着燕云身后的舟六,“我养了那么久的徒弟你说拐就拐了?”

燕云笔直的跪在堂前,“师傅,这事非舟六之错,如若不是她给我出主意假死,师傅追来沙场,见到的自当是徒儿白骨一具。”

陈年华瞪他,“你闭嘴!”

舟六见此也直接撩起衣摆,跟着跪在燕云身侧,“师傅,全是我——”

陈年华看的目瞪口呆,一时间斥责的话都忘了说,甩甩衣袖,跳到一边,“谁是你师傅!”

陈年华也就是因一时丧徒悲愤不已这才从谷中出来,眼下亲身见了燕云,悲愤什么的也就自然而然的消了下去,虽还对拐走徒弟的人有些气不过,但到底心还是向着燕云,不忍心他难过。

见此也作罢,只冷哼一声,把视线转移到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宴清舟墨身上。

宴清一见先前掳走舟墨的人望了过来,立马握紧了舟墨的手,一脸戒备的看着陈年华。

陈年华年纪大眼却不花,看的仔细着呢,他没好气的摇摇头,嘲笑道,“又不会掳了你夫君去,虽我也确实觉得他跟在我身后学些武功会更好,堂堂七尺男儿,就会些花拳绣腿。”

舟墨:“……”

舟墨知他是在吐槽自己的搏斗术,也没反驳,确实,在燕云这种力气先天不足的人面前舟墨还能一战,但碰到这个老头,说是花拳绣腿也不为过。

舟墨挑眉道,“你那还跪着两个徒弟不要,你收我?”

陈年华闻言才回头看向燕云和舟六,轻咳两声,道,“起来起来,人还没死呢,都这么跪我做什么。”

“不过暂且先不论拜师的事,你这小儿,我见你面熟的厉害,你爹是谁?”陈年华指着宴清问道。

宴清一怔,不明所以的看了看舟墨,老实回道,“家父早已辞世。”

“叫什么?”

“云眠。”

陈年华闻言微微蹙眉,仔细端详了宴清好几眼,摇头道,“也或许是我认错了吧。”

语气中带着丝惆怅和落寞。

舟墨偏头看向舟六,用眼神询问道,这人是宴清有什么关系?

舟六一脸茫然,摊手摇头,我也不知道啊书里没写。

舟墨:???

还未待两人眼神交流结束,陈年华突然朝外走了几步,吸着鼻子道,“这什么香味?”

舟六如实答道,“土豆片。”

宴清闻言眸光微亮,也跟着吸了吸鼻子,但很快又蔫了下来,闻着没舟墨做的香。

陈年华快步出门往偏厨去了。

就这样,院中突然又多住进了个人,陈年华天天蹭饭,顺带监督着舟墨强行练武。

不知为何,陈年华似乎对身形高大的男子格外有好感般,硬是要拉着舟墨学习,还非说什么燕云继承不到的精髓能一并传给舟墨。

舟墨对此也不抗拒,总归是白捡来的师傅。

但舟六在此闲置的日子却有那么些的长了,她不得不准备准备,追上前行的军队。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6-01 04:46:44~2021-06-01 23:58: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考官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衣 5瓶;林沐阳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