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夫郎曾是美强惨[穿书] > 第38章 夫君
 
付给刘大姐了一半定金, 舟墨的囊中突然就羞涩了起来。

又得养家又得置办东西,处处都是需要花销的地方,然而他的进账却还是之前的那些……

宴清一直乖乖的立在舟墨身边, 也不说话,两个人从刘大姐这里出来以后, 先是去了趟地里, 结果发现地里像是有人来过般的,土壤上还留着未干的水,地里的一些舟墨先前没来得及除完的草也除了一大半。

舟墨看了眼宴清, 宴清近来几乎都跟着舟墨的,自然知道地里状况, 他摇摇头,“不是我。”

舟墨视线又转回到地上去。奇怪,那会是谁,这么好心帮他们?

地里的农活被人干完, 舟墨在拐角揪了把韭菜,然后又去了趟养殖窝。

那些个幼崽如今已都巴掌大小,在鸡窝里懒散的很, 到处溜达。

宴清立在栅栏边上看着他们, 鸡崽们看见人, 一个个都扑闪着小翅膀, 去往另一边跑, 一边跑一边叫个不停。

周夫郎听见动静出来, 见是二人, 很自然的转头进屋,拿了些稻子递给宴清。

“撒两把就不怕你了。”

周夫郎揉了揉腰,没同二人说很多, 像是身体疲惫,在一旁看了他们会就转身回屋了。

“周夫郎怎么了?好像是身体不适,不会是累到了吧?”宴清偏头去看周夫郎的门,“今天也不热,他穿这么多,病了?我们去看看吧。”

宴清撒完最后一把米,就要往屋里窜,舟墨见此很是无奈的拉住了他,“无事,只是昨夜累的狠了吧。”

即使脖子上围了东西,但舟墨还是一眼就看见了这人不经意间露出来的一片红印,旖旎暧昧。

宴清懵了一下,维持着衣领被拽的模样,整个人由上而下发出了一种求知欲,“……这么辛苦吗,晚上还要喂鸡?鸡不睡觉吗?”

舟墨:“……”

“鸡睡不睡觉我不知道,”舟墨提着人领子往回走,“反正等成了亲,你是别想睡觉了。”

待宴清反应过来,整个人又是从头红到了脚,挣扎着从舟墨手里救回了自己的衣领,什么话也不说,就是离舟墨远了几步。

舟墨见此直接笑出了声,而宴清听着声动作一顿,脚步悄悄又加快了些。

晚间将要歇息的时候,宴清提前上了榻,舟墨看了会书,才也跟着不急不慢的上床。

他白日说的话只是单纯拿来逗逗宴清的,舟墨特别喜欢看宴清红着脸的样子,感觉格外好欺负,但显然有人已经把他的话听了进去。

舟墨看着两人之间的鸿沟,笑道,“这便是你说的要嫁我?倒是比知己朋友还要生涩些。”

侧卧在最里面紧紧贴着墙壁的人身子一僵,像是在犹豫什么,好半天直接红着脸滚进了舟墨怀里,头埋在舟墨胸前闷声道,“你哪个知己朋友,还能宿在你榻上。”

舟墨只笑笑没回答,轻轻捏着人的耳朵,在他耳边吹气,“你这害羞的毛病也可以什么时候改一下?我还挺喜欢你同我逼婚时的那副模样。”

宴清紧紧的闭着眼睛,装睡,只是不停颤动的睫毛出卖了他。

舟墨紧了紧怀里的人,也未戳穿。

这小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脸说红就红,都不用走流程的。

次日一早,宴清睁开眼入目的便是舟墨安详的睡颜,睫羽弯弯,薄唇微抿。

宴清看了会,看的有些心动,悄悄上前在人唇上碰了碰,而后又立马缩回被窝,闭着眼装睡,等过了好一会确认舟墨没醒时候才又睁开眼,像个偷腥成功的孩子般,看着他咧着唇笑。

……然后下一秒,他的后脑勺上便突然覆上来只手,在宴清意识到不妙的时刻已经晚了,他被舟墨连人带被的抱进怀里。

温热的唇覆了上来,软绵绵的,舌尖在人微怔之际已轻巧的挑开唇瓣,抵达唇齿扣开牙关,气息交缠了起来。

待到宴清眼里蒙上一片水雾,舟墨才放开他,先前的困顿在这个绵长的吻中消失殆尽,“呆子,换气都不会。”

宴清:“……”

舟墨看着宴清一张脸红透的模样,笑了两声重又闭上了眼,“好清儿,我再睡会,你可别勾引我了。”

舟墨这么久不曾好过的起床气在面对宴清之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但生物钟还是让舟墨选择再睡一会。

宴清动也不敢动,等确定面前的人呼吸又平缓了下去这才小心又小心的从床上爬下去。

昨晚让舟墨罩了层被子,卷成千层般的锢着睡了一夜,出了些汗,感冒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身上黏糊糊的。

……早上起来又做了这事,闷着被子,宴清热的厉害,也分不清是燥热还是旁的,只红着脸下了床去给自己打了些水来。

期间……

宴清又怕舟墨半途醒来,舀水的动作小了许多,可是真等彻底洗完穿上衣衫时,他看着床上睡的很熟的人,眼底又一闪而过一丝失望。

饭后,因为改建的缘故两人需要暂时先搬至舟墨的屋子,在搬进去之前得先去打扫一下。

宴清和舟墨两个人带着东西就奔了过去,床榻地板桌椅全部擦了一遍,又将些常用的东西搬了过来,不常用的收拾当匣子里放好。

因是两个男子,宋姨觉得他们可能不方便,便把宋悦也支了过来帮忙,意是好意,只是……

“舟墨你们这箱子里装了什么,怎么这么重,我们换个换个,我搬你手上的。”

“宴清你别搬了,那个重,留给舟墨来。”

“不就是挪个柜子吗,说谁,不,行……遭不住,我一个人挪不走,帮帮我,舟墨。”

每回都是,宋悦咬牙切齿还没一会,就立马不行,败下阵来。

宴清在旁看着她,“你这……”还没坚持两秒,就像个单纯借着帮他们搬家来躲避学业的人。

宋悦也不在意,摆摆手道,“人嘛,最重要的是学会放弃。”

舟墨看她,嗤了声道,“也教教宋姨这个道理吧。”

宋悦:“……”

等搬好了舟墨和宋悦各坐一个凳子上的时候,宋悦才想起来问他,“……你好像把宴清家搬空了。”

舟墨抬头看他,眼里闪过看傻子一样的神色,“还是教教宋姨学会放弃的道理吧,你这县试一轮游?”

“你别打击人行不行,我好歹也挑灯夜读了这么久,”宋悦瞪他,也转过弯子了,“你们两人真的是,去哪都不分开。”

“还成,是比你这个邻居当的要成功些。”

两人正说着话,门外传来了唐辞的敲门声,门没关,他就是示意一下自己来了。

“小辞儿,近来不见,略显富态啊。”宋悦眯眼看他。

唐辞懒得理他,放下带来的葡萄,“听说你们搬家,正好妻主上回从城里回来给我带了些这个,正好我最近食欲也不太好,便都拿来送你们了,就当……乔迁之喜吧。”

宋悦道,“食欲怎么就不好了,去找我娘看看呗。”

唐辞打了个哈欠没想多留,“改日吧,困的厉害,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成。”

等唐辞走后,宴清才从屋外回来,背后藏着些东西,一点点的绕开两人往室内走,但舟墨打从他进门的一瞬间就看着他了。

见此,舟墨偏头看他,“刚唐辞来了。”

突然被问,宴清本能一顿,后继续梗着脖子道,“知道,方才碰上了。”

舟墨看他,“你去哪了?”

宴清:“……我,我去拿了些东西。”

舟墨不依不饶,“什么东西?”

宋悦莫名的觉得坐在舟墨另一侧的自己有些突兀和格格不入,于是他开口道,“你真比人家妻主管的还宽。”

舟墨、宴清:“……”

宋悦没呆两秒,怀里就抱着唐辞的一半葡萄被轰了出来,然后是舟墨冷淡的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晚上来吃饭。”

换言之,现在可以走了。

宋悦摸摸鼻子,也不甚在意。

而宴清以为舟墨生气了,连忙把藏在身后的东西拿了出来,“听闻村长家又来了批布料,我就想着去帮点忙的。本来也没这么多,只是孙氏临时不干了,堆的货就有点多。”

舟墨垂眼看他,“他不干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拿这么多。”

“这个是多劳多得啊,”宴清道,“昨日见你付完定金发了会呆,就想着不能让你一个人养家……”

他声音越说越小,越没底气,其实本来最初,好像是他说的要养舟墨来着……

结果现在,他倒成了混吃混喝的人了。

想到这里,宴清转头去箱底拿出了上回村长夫郎结给他的工钱,去了趟城里舟墨也一直没让他用,平常在家更是几乎要什么有什么。

他走上前,拉过舟墨的手,把钱袋放在他的手上,但舟墨没接,还把自己的那点交到了宴清手里。

宴清茫然的看着舟墨。

舟墨揉了一把他的头,笑道,“我怎么不知道,这管家一事,还得交给自家夫君啊?清儿,你可别仗着我不懂你们这的规矩就诓我。”

“……所有钱都给你了怎么能叫诓你。”宴清下意识的反驳,可反驳一半又突然意识到。

夫、夫君?

作者有话要说:  作话删了,我没事了,谢谢安慰

可能是昨天夹子出频道的缘故,文名显眼招人骂了,人身攻击所以有点负能量

反正以后也没出频道的机会了,改个文名文案避雷就成

最后谢谢喜欢这篇文的大家

补上昨日二更,睡觉去了

感谢在2021-05-15 23:11:13~2021-05-16 08:45: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诸神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你的小可爱 3个;非墨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梦落庄承、陌沫 5瓶;山有木兮桃花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