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夫郎曾是美强惨[穿书] > 第36章 标题好难想
 
月色冷清, 点点光亮透着窗棂撒进屋内。

榻上的两人同向而眠。

就着月光,舟墨沉着眸子低头去看宴清,这人乖小的缩在他的怀里, 呼吸平缓,像是睡熟了。

明明又怕又委屈, 偏生还要一身是伤的反过来安慰他。这样的宴清叫舟墨怎么能够不心疼, 只要一想起这人魂不守舍六神无主的模样,他就恨不得杀了谢一白。

榻上静了许久才又有了些细微的声音传来。

舟墨特别缓慢的从宴清的脖颈下抽回手,悄无声息的, 想要坐起身来。他的手刚抽到一半,一个温热的掌心覆了上来。

舟墨一顿, 再不敢动。

里榻的人也不说话,就只轻轻的勾了勾他的手指。

舟墨放低声音,试探道,“吵醒你了?”

宴清没答, 只温声问他,“这么晚了,阿墨是要去哪里?”

舟墨犹豫的看向宴清, 抽回手道, “只是小解。”

“阿墨, ”宴清转过身来, 就着月光, 他抬头直视舟墨, 然后抿唇笑道, “你的眼里也不像是很能藏住事。”

宴清朝舟墨伸手,长发散在一侧,眸中带着些暖意, 明亮的盯着舟墨。

舟墨轻轻叹了口气,躺下又将人拥入了怀中。

那刚刚向他索抱的手,轻巧的穿过舟墨的腰,在人背后握紧,圈住了舟墨。这般睡姿,再想离开,必然会惊动宴清。

舟墨捋起一丝发梢,在指尖捻了又捻,心底的涩然加重。

他什么也没说,但宴清却还是一眼看穿了他。

他确实是说了谎,他只是不想那么便宜还在地上躺着的人。

“阿墨,”怀里的人闷声道,“你别留我一个人在这。”

良久,舟墨低低的应了声。

近来的几场秋雨,让这个小地方的气温逐渐降下来。

睡梦中的舟墨耳边传来了轻轻的闷咳声。

遭了昨日那事,舟墨现在总是会对耳边隐隐约约的声音变得格外敏感。

他睁开眼就瞧见眼前半侧着身子的人。

舟墨视线先是落到宴清微开的衣领上,盯着那白净晶莹的肌肤走了会神,再抬头,对上了宴清的眸子。

宴清见他醒来,于是抽回自己被压的有些发麻的手臂,“再睡会吧,你这眼下的乌青都出来了。”

话音刚落,宴清像是没憋住,偏过头掩唇快速的咳了两声,又道,“你这眼圈这么重,晚间是做贼去了?”

做没做贼其实宴清心里清楚,一向睡觉的安稳人昨晚动了个不停,怕是半宿都没睡着。

舟墨没答,坐起身来,微微皱眉,“怎么咳起来了?”

宴清脸上带着些不正常的红,舟墨不容抗拒的将人两只手塞进被褥中,掖好被子,只准他露出个头。

宴清茫然的看向舟墨。

“我去给你熬些姜汤,躺好。”

宴清眨了眨眼,看着身边的人起身下床。

舟墨在厨案上忙碌,余光却一直落在榻上人的身上。

这人起先睁着大眼看他,后面再有些控制不住的耷拉下眼皮,到这会儿已是微阖着眼平缓的呼吸着。

昨夜两人都未睡好。

舟墨拨小了柴火,打算让他先补会觉晚点再喝。

感受到从屋缝里吹进来的冷风,舟墨抬头开始打量起现下他们所住的这个屋子。

深秋已至,气温寒凉,这破败的屋子根本就抗不住冬日的寒凉,一想到宴清这虚弱的体质,舟墨便打算尽早改善环境。

“清儿,”舟墨推了推床上的人,见人缓慢的睁开眸子,便将人扶起,“喝点姜汤。”

宴清一向听舟墨的话,即使人还有些恍惚,却也能按照舟墨的话,一指令一动作,待到姜汤入了嘴,清隽的面容才变得生动了起来。

他苦着脸含着汤勺,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只抬眸可怜兮兮的看着舟墨。

舟墨将勺推进了一分,“听话。”

宴清垂下眸子,视死如归般的瞪了会这眼前的汤汁,闭上眼全数咽了下去。

“阿墨——”

“苦”字还未出口,宴清嘴里便被塞进了个甜甜的蜜饯,顿时脸色好看了些许。

舟墨道,“昨日旁人桌上顺的。”

宴清也吃出了味,席间他多吃了些这个,舟墨看人喜欢,便带了些回来。

宴清见此,心底涌入一阵暖意,便是姜汤也盖不住心底的甜。

舟墨见人乖巧的把姜汤喝完,眉头舒展了许多,“再睡会?”

宴清确实有些困,便点点头。

舟墨盯着宴清,有些犹豫,半天才如实坦白道,“清儿,我想出去一趟。”

宴清一怔。

往日舟墨出门都会直接跟他说去哪,这回……多半又是想去找谢一白算账了。

宴清从被褥里伸出手,扯了扯舟墨的衣角,淡声道,“阿墨,我没事啊,说来也是因为她才让你怜惜我……我这是因祸得福呢。”

舟墨一听这人名,神色就冷了下来,“没她,我对你难道不好吗?”

宴清眨了眨眼,“自然是极好的,可是阿墨,杀人犯法……”

他不想舟墨因为他手上沾上血迹。

舟墨没说话,拳头捏的发白。

宴清低声又唤了他一声。

沉默了许久后,舟墨才又冷声道,“便是打一顿出气也使不得吗?”

宴清看着退让了些的舟墨,低低的笑出声,正想继续安慰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些人急急的喊声。

“宋姨,宋姨,出事了!”陌生的女声话里带着急切,“谢一白出事了!你快跟我去看看!”

床上的两人皆是一顿,然后对视一眼。

舟墨起身,“我去看看。”

早上来寻宋姨的人是在路边发现的谢一白,她整个人身上都是酒味,趴在溪边,半个身子在水里,那路人还以为她是死了,犹豫了会去给人翻了个面。

待摸着了呼吸这才紧赶慢赶的跑来找宋姨给人看看。

舟墨很想去看热闹,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落井下石的地方,但宴清盯他盯的紧,便也作罢。

他看不得热闹,但宋悦看得。

宋悦向来跟谢一白不对付,听说出了事,差点就要去管昨日迎亲队伍要上喜号,在村里吹上一圈。

但因为行医的是她娘,她也不好意思表现的太过明显,只悄无声息的看完热闹,匆匆跑回来同舟墨宴清说道说道。

宋悦笑的很畅快,“早看她不顺眼了,活该啊,让她天天到处调戏良家男儿,遭报应了吧。”

“要我说啊,肯定就是喝大了,自个儿在河边躺了一夜,冻了个浑身瘫痪能怪谁。”

“不过她身上的伤像是人为的,”宋悦顿了一下,又道,“唉,昨天光顾着闹洞房去了,要是让我看见她倒地上,我也得踹上几脚,解气的很。”

宴清知道这是舟墨的手笔,于是默默看了舟墨一眼,小声道,“宋姨说什么了吗?”

“能说什么,我娘也看不惯她,伤了便救呗,续着口命,其他的跟我娘有关系吗?我娘就一治病救人的。”

宋悦又唠唠叨叨,讲了好些话,才突然想起她娘一会就该回来,连忙告辞,“不说了,看书去了,可别说我来过!”

舟墨盯着宋悦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阿墨,这会出气了吧?”宴清道。

舟墨偏头看向一边坐着的宴清,坦言,“昨晚应该扒了她衣服的,没准能直接冻死。”

宴清:“……”

作者有话要说:  想不到吧,我v后也是2k【某短小作者跪着说道】

感谢在2021-05-12 23:41:38~2021-05-13 23:08: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考官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半 10瓶;考官a 5瓶;兔兔兔兔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