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遮天之造化神玉 > 第六百六十四章 赵无视
 
事实上,在《群侠》这部小说的原着当中,凌啸天便是主角。
他也看过这个综武世界的几乎所有原着,包括《天龙八部》、《天下第一》、《神雕侠侣》……
按照《群侠》的剧情,凌啸天必然是倚仗对各个原着故事的熟悉,去谋划各种各样的好处,最终成为这个世界最强的存在。
《天下第一》当中,本来属于成是非的机缘——被损友卖入皇宫当太监,最终误入天牢第九层,得到其生身父亲古三通的全部传承——尽数被凌啸天捷足先登。
换句话说,凌啸天甫一登场,便杀死了成是非,并顶替其入宫,到达天牢第九层,成为了古三通的传人。
古三通临死时,由于多年来生存环境恶劣,旧伤更是越演越烈,以致于功力不进反退,只剩下四十年左右。
这一身功力,本该在因缘际会之下,传给他的亲生儿子成是非。
但横空出世的凌啸天却捷足先登,一举获得这四十年功力,以及金刚不坏神功,乃至于吸功大法等传承。
这里必须要说明的一点是,《天下第一》原剧情中,曾明确提到过,古三通不仅会《金刚不坏神功》,同时也会《吸功大法》。
他正是通过吸功大法,才吸尽了被赵无视扔进天牢第九层,试探其功力的各大派高手的功力,从而掌握不少各大派的武学,继而传给了成是非。
凌啸天得到了古三通的传承之后,并未遵从其遗愿,与铁胆神王赵无视为敌。
恰恰相反,他直接投奔了赵无视,成为了黄字第一号密探。
同时,也借助这个朝廷赋予的官职和身份,擒拿了不少门派的高手,暗中吞噬他们的功力。
如今,距离他穿越到《群侠》世界,不过半年而已——他比柴信早来了一个月左右——但其功力却已然达到了惊人的七十余年!
若单纯比较数量,他功力的提升速度,甚至比之柴信,还要犹有过之!
当然,这与他行事不择手段,吞噬功力从来不管对方立场,一心只为提升自己有关。
近来江湖上不少武林名宿离奇死亡,其中甚至有一部分被嫁祸到姑苏慕容氏头上,实际上就是凌啸天所为!
毕竟,他得到了古三通的传承,许多门派的不传绝技,他也都会施展。
不过尽管同样是七十余年功力在身,可凌啸天所修炼的,说到底也只是金刚不坏神功与吸功大法。
这两门武学虽然也称得上是当世奇功,尤其是前者,修炼至大成,更是完全不在逍遥派的北冥神功之下。
但是,若想跟柴信的《道玄功》相比,那却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柴信虽然是初入“半步宗师”之境,但其实力,却足以与大部分停滞在“半步宗师”多年的存在交手,而不落下风。
其中固然有《道玄功》的特殊加成,但也有他多年来武道经验的加持。
这么多年以来,他经历过的战斗何止千场万场?经历过的生死危机,又何止千次万次?
他的武道经验,哪怕是群侠界当世的所有高手加起来,也不能比肩万一。
至于凌啸天,前世不过是个上班族,机缘巧合才得以穿越,几乎可以说全无战斗经验。
短短半年的时间,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寻常人,扶摇直上成为半步宗师层次的存在——他又能积累多少武道经验?
就算他这半年来再怎么拼命苦练,打熬自己的功夫,最多也就能与各大派的精英弟子媲美,便已经算是出类拔萃,天赋奇佳了。
凭着半步宗师层次的功力,凌啸天或许可以轻松压制大部分实力低于他的人物。
但是对上其他任何同一层次的存在,他都不可能是对手。
不过,柴信隐约记得,这个凌啸天似乎是得到了某件宝物,才有机会穿越到这个世界。
那件宝物具体是什么,由于他只看了开篇几章,故而并不清楚。
但是据他推测,或许跟这个世界的本源有关,也可能是某种能够与时空有关的宝物。
又或许,两者兼而有之。
“阁下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凌啸天强自镇定,故作淡然地反问道。
可实际上,他内心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其实他在第一次听到柴信的名号时,心里就有些犯嘀咕。毕竟他看过的众多武侠作品当中,似乎并没有这样一号人物。
但是,联想到这是一部“综武”作品,说不得穿插了某些他不曾看过的作品中的人物,故而也就并未太放在心上。
直到柴信居然抢先一步,破解了珍珑棋局,成为了逍遥派的新任掌门,这才让他愈发觉得不妥。
这里之所以说是“抢先一步”,是因为原本他也打算前来破解珍珑棋局的打算。
只不过,他前世对围棋一窍不通,即便看过原着,可原着中对如何破解珍珑棋局,写得也并不算具体。
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天下第一庄,跟天下第一棋圣学围棋,甚至打算将对方一道请来,看一看无崖子布下的这个珍珑。

只可惜,他计划尚未完成,先机已经被柴信拿捏了。
得到消息的时候,凌啸天大为恼怒——无崖子那可是整整七十年功力啊!
哪怕自身的吸功大法已经到了某种瓶颈,只怕吸收不了对方全部的功力,可也绝对能给自己带来极大的提升。
却就被柴信这样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给捷足先登了。
这让他如何能不恼怒?
柴信立于高台之上,面带微笑地望着他,忽然生出了些许恶趣味,道:“宫廷玉液酒?”
这句话在旁人听来,自然是十分莫名其妙,谁也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在这个场合,提起了什么酒来。
但众人却见到,凌啸天本来还算镇定的神色,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突然大变,瞪圆了眼睛道:“你……你!你莫非也……”
话说到这里,他好不容易才忍住了,但脸上的震惊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
“看来我料对了,咱们很可能来自同一个地方……当然,更可能是来自一个相似的地方。”
柴信对于时空的理解,自然远在眼前这凌啸天之上。
两人或许都来自地球,但却未必真就是同一个时空或者世界。
就好像他最初抵达的遮天世界,固然也有地球,很多方面都相似,但区别却也多了去了。
而且就算是遮天世界的地球,其实也有“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的段子。
“既然如此,我想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共谋大事。”
凌啸天深呼吸了几次,终于稍微平复了心情,脸上显出一种诚恳的神色。
周遭众人听得更加糊涂了,不明白双方奇奇怪怪的几句交谈之后,局面为何就演变成了这个样子。
“朋友?”
柴信笑了笑,目光平淡地望着对方。
“我看过有你的那本原着,了解你的为人,所以……就不要浪费时间在无谓的阴谋上了。”
此言一出,凌啸天只觉得脑子又短路了一瞬间。
“如此说来,对他而言,我的这次穿越,本身也是一个看过的小说或者影视作品……那我的一切,他岂不全都了解地一清二楚?”
他咀嚼了一遍柴信的话,才真正理解了其中的意思,顿时一股寒气从脚底冒了出来,直冲天灵盖。
“不成,绝不能留一个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这个武侠世界,只需我一个穿越者来统治,便足够了!”
刹那间,他心底强烈的杀意如潮水般汹涌而起,望向柴信的眼神,已然冰冷如刀。
“想杀我?那就来试试吧。”
柴信负手在背,丝毫不为对方展露出的杀意而有所动容。
凌啸天此行本来的目的,其实就是拿下柴信。
实际上,他对自己如今的实力也颇为自信,半步宗师之境,放眼整个江湖,怕也没几个人能跟他过招了。
直到柴信说出那句“宫廷玉液酒”,让他内心产生了一丝动摇。
如果柴信也是穿越者,那必然也熟知剧情,而且还是逍遥派之人……想来定然学过北冥神功。
若非如此,他又凭什么在如此年纪,便能有轻易拿下丁春秋的本事?
联想到光是一个无崖子,便身怀七十年功力……
凌啸天原本十拿九稳的心态,此时已经发生了微妙的转变。
柴信看出了他的心思,摇头道:“看来你没那个胆子。既然如此,那就让我试试,能不能杀得了你。”
话音未落,他身形已然爆闪,没有人看得清他的动作,只觉得刹那之间,便来到了凌啸天身前。
凌啸天顿觉一股劲风扑面,心下不由发寒,当下本能地便要后撤,却已然晚了。
“太慢。”
柴信轻飘飘地吐出两个字,同时一掌拍出,落在凌啸天肩头。
“咔嚓!”
一声脆响传出,显然是肩胛骨断裂了。
“啊!”
凌啸天忍不住发出痛呼,另一只手赶忙抬起,打出一招龙爪手,反取柴信脖颈。
“还是慢。”
几乎刹那之间,柴信已然身形变化,不等凌啸天掌风拍到,便已出现在他身躯的另一侧,又是一掌拍下。
“咔嚓!”
几乎一模一样的一声脆响,凌啸天另一侧的肩胛骨,竟也碎了!
如此一来,凌啸天等于是在一个照面的工夫之下,便被直接废掉了双臂,实力削减了至少一半。
“怎么可能?!”
凌啸天这回却再也顾不上疼痛,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同时双腿在地面一蹬,玩命似的便要逃走。
“还愣着做什么,都是木头么?”
他歇斯底里地咆哮,命令麾下众人。
“是!”
这些跟他来的人,自然也是护龙山庄精心调教的好手,放到江湖上,最差也都是一流人物。
方才事发突然,这些随从反应不及,听到长官呵斥,立刻回过神来,纷纷向着柴信阻挡而去。
他们都是自幼培养的死士,只知听命行事,哪怕明知不敌,也会毅然决然地上前抵挡。

“你就不该出现在这里,我都快把你忘了。”
柴信却如闲庭信步一般,脚步轻移之间,便避过了冲上来的所有人,紧紧跟在仓皇逃窜的凌啸天身后,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可你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我感觉得到,你身上应该有我能用得上的东西。”
方才一掌拍在对方身上的瞬间,柴信体内的小造化印明显有了一些不寻常的波动,这让他真正提起了兴趣。
很显然,那让小造化印生出感应的,应该便是帮助凌啸天穿越的宝物。
柴信有种预感,得到了那件宝物之后,自己此番来到群侠界的目标,或许便能提前达成了。
“何必如此?咱们既然来自同一个地方,理应相互扶持,总之无论如何也不该成为敌人……若我死了,你孤身一人在这个世界,难道不会觉得孤独?”
凌啸天一边逃窜,一边换了一副诚挚的语调,打起了感情牌。
然而这点小把戏实在太幼稚了,根本无法让柴信的情绪生出半点波澜。
“首先,我们显然并非来自同一个地方;其次,你是被迫到来,我是主动降临,有什么可比性?如果你当真是个秉性好的,或许我还能留你,甚至帮你一把也无妨……只可惜,你对我动了杀念。”
柴信话音落下地同时,便再度抬起右掌,向着凌啸天背后拍去。
凌啸天又一次感到劲风袭来,顿时不由胆寒,当即撕心裂肺地喊道:“义父救我!”
却在他开口的同时,一道身穿金纹蟒袍,头戴紫金冠的中年身影,如鬼魅般自旁边树后飞掠而出。
看那速度,隐隐间比柴信还要快了几分,竟是后发先至,飞起一脚踢在了柴信拍出的手掌上。
“总算舍得现身了。”
柴信冷然一笑,对此早有所料。
他其实完全有能力一掌将凌啸天击毙,之所以没那么做,便是察觉到暗中还有高手潜伏。
若是方才真全力出手,说不得便会露出破绽,让暗中的人物占了便宜。
“啸天奉朝廷之命办案,你纵然不配合,也不该向他动手。只此一点,本王便容不得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