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四十章
 
  宵明城彻夜灯火通明,男女老少都热情无比,听闻他们是外地来的,就更热情地招呼他们了。

  衍之走了一路,觉得有些不妥:“宁兄,你可有发觉?”

  宁彦臣也不是傻子,低声对他道:“宵明城的妖气,有些异常。”

  惊鸿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只一路走,一路被不同样式的花灯所吸引。“这花灯好特别啊,我从前未见过这样样式的,各种各样的。”她凑近闻了一下,灯芯还散发着清新的花香,“这灯芯还有花香呢。”

  宁婉清走得与衍之很近,把惊鸿落在后面,旁人看见他们二人,都当是郎才女貌,实在是十分般配。一个拿着糖葫芦的小女孩朝他们跑来,一不小心就和惊鸿撞了个满怀,她被碰倒在地,惊鸿手足无措地把她扶起来。

  糖葫芦已经掉地上了,小女孩见状,哭得更惨了。

  惊鸿身上哪有钱啊,想给她赔个冰糖葫芦都没有钱,她本想叫衍之来,却发现衍之早已和宁婉清走远了。这个臭道士!她咬牙切齿,还是忍一忍,她宽慰小女孩:“姐姐现在没有钱,要不,姐姐下次再请你吃?”

  小女孩不依,哭得更大声了,周边的人都围了过来。“姐姐赔我糖葫芦!我不要下次!”她哭得鼻子都红了,眼泪鼻涕直往袖子上抹。

  亏惊鸿做了一辈子的大魔王,今天竟然拿一个小女孩没有办法。

  “好嘛好嘛,姐姐想办法赔你便是。”惊鸿今天真是懂了一句:恶人还需恶人治。

  小孩看见她手腕上那串闪闪发光的紫晶琉璃串,便伸手过去抢:“姐姐我想要这个,不要糖葫芦了。”

  惊鸿哪里能答应她这般无理的要求,便缩开了手。“这不行,这是姐姐的。”

  小女孩不依不饶,继续扑过去要抢,惊鸿觉得这小女孩的蛮力属实惊人。

  “惊鸿。”她抬起头,发现衍之回过头来寻她了。“你怎么这么久都没有跟上来?”

  惊鸿指了指身边那个小女孩,“我把她的糖葫芦碰倒了,没钱赔。”

  衍之眼神一紧,“你身边没有人。”

  她低下头一看,那个小女孩已经不见人影了,真是奇了怪了。“兴许是我没钱赔,她走了吧。”衍之上前牵起她的手,仔细看看她。

  “怎么啦?我脸上有东西吗?”惊鸿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衍之别过头:“没有。别再走丢了。”

  他们加快脚步走了一会才跟上宁家兄妹,宁婉清远远看到他们手牵手,心中醋坛子打翻,又不能多说什么,只好恨恨说了句:“惊鸿妹妹没事吧?”

  “无碍。”衍之替她答嘴。

  宁彦臣倒是站在一摊卖面具的良久,他随手拿起一副黑色镶金边的面具,觉得此面具有些好看。他拿起来问摊主:“这面具,怎么卖?”

  摊主约莫看他穿着是个贵家公子,喊价也往高的喊:“一百两。公子,你看这做工精细,与您呐,那是极其相配呀!”

  宁彦臣把面具放下,也不说什么,倒真是让人看不穿他的心事。他倒也不还价,也不说要不要,直接放下面具就要走了。

  店家以为他嫌太贵,便降价想留住他:“公子,公子!你若是诚心想要,五十两卖您便是了!”

  宁彦臣倒是笑了:“贵倒是不贵,”他思索了一下,没有把下半句说出口。

  惊鸿带了个兔子头饰,转过头问衍之道:“你瞧我,可不可爱?”她耳朵一动一动的,属实有点像一只小兔子。

  说她是一只小白兔幻化成人的,倒也不奇怪,跟她这性格倒是很相合。她却是一只螣蛇,妖界的顶端。说出来这般无害的小女孩,竟是有可能去继承螣蛇王的衣钵,真是不可信。

  衍之揪了一下她的小耳朵:“可爱。”

  惊鸿哈哈大笑,便依着衍之要买给她,衍之挥挥手便拿出了银子。店家激动地接过去,这锭银子可是他半年才能赚到的,衍之这般出手阔绰,怕是哪家大公子出来讨小娘子开心的吧?

  惊鸿看他掏钱掏得这么痛快,也起了疑惑:“你怎么有这么多钱呀?”

  衍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才不肯告诉她:“秘密。”

  宁婉清在一旁就显得冷清清了,她太讨厌惊鸿了,恨不得千面妖第一个就把惊鸿给杀了,好让她不要再在衍之面前出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