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三十三章
 
  神秘人站在远处高楼看着举哀,看见活蹦乱跳的惊鸿,嗤笑了绫罗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绫罗轻哼:“下一次她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惊鸿被盯得不自在,不自觉地拉了拉衍之的衣袖。

  “怎么了。”衍之看她不太舒服的模样。

  惊鸿凑近他,让他弯下腰,她悄悄说了句:“我觉得有人在看着我。”

  衍之觉得惊鸿的直觉不无道理,最近发生的很多事都是冲着她来的,每一次都想置她于死地。

  按道理讲,惊鸿哪里来的这么凶狠的仇家。

  皇帝问他们想要什么赏赐,衍之直接推脱了,惊鸿倒是提出了想要两壶美酒。他们是江湖中人,皇帝也见怪不怪了。

  皇后薨,全国举哀,连六宫都为命途坎坷的她真心默哀,一众妃子跪在灵堂前,眼泪一行接一行。

  太子当日不在现场,只当母后是被叛军所杀,他失而复得,又再次失去,让他性情大变。

  只有自己变得更强,才能守护自己在乎的东西。

  衍之和惊鸿也适时辞别了,他们该做的已经做了,也是时候回去兰云寺了。

  皇帝再三挽留,他们都不愿留下。

  惊鸿一出了皇宫,就拉扯着衍之的衣服,不愿回到兰云寺去。“这么难得出来了,就这样回去,我不要。”她气呼呼地看着他。

  衍之面色凝重:“你出来这一趟,我若不在,你就已经见阎罗王去了。”他漠然的脸上不见情绪,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我的折扇没了,我或许不能再那般保护你。”

  惊鸿想起来,心里不经意多了一份内疚,如果不是自己,他也不会失去如此重要的东西。

  他们到了云京的酒楼,妖雨一过,街道上又热闹了起来。又因皇后薨逝,虽然热闹但也没有张灯结彩。只是处处挂了白花,入秋的树叶都渐渐发黄,飘落在江面上。

  酒楼在江边,旁边还停了两艘小渔船。日落的余晖洒在江面上,波光粼粼,偶有一行白鹭飞过。

  惊鸿被眼前的美景吸引,她静静坐在窗边,托着腮思考。

  衍之刚走近,她就回过头来。

  “这些天的事情,不要告诉我阿姊。”风轻轻吹过她的发梢,这大概是惊鸿少有的温宁,也独独这一刻,像极了游龙。

  衍之没有答应,这些事情如若不告诉游龙,恐怕会更加难以处理。

  那只狐妖分明是恨毒了游龙,才会对惊鸿下此毒手。

  惊鸿伸过手去,拉住他的手:“别让我阿姊担心。”

  衍之沉默不语,只当惊鸿每次拉起他手这般模样说话时,他都无法拒绝。

  “好。”良久,他答应了。

  惊鸿别过头看向窗外,前所未有的孤独感笼罩着她,像是无形的空气快要让她窒息。“我总觉得阿姊在瞒着我什么,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她的头轻轻靠在窗边,余晖在她的发上落下一层光圈。

  “那只狐妖分明想害我阿姊,想杀了我让阿姊伤心!”她阖上眼,“我定要杀了她,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阿姊。”

  衍之知道游龙对惊鸿的重要性,他从未见过惊鸿杀生,只当她是一个无害的小儿,今天的她说这番话时,那股杀意着实让他吃惊。

  惊鸿今天出奇地没有吃饭,只是一味地灌自己喝酒。

  若不是自己无能,就不会差点置阿姊于伤心,更不会让衍之的折扇白白断裂。

  她醉眼迷离,看着衍之,“衍之,带我去坐坐船,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坐过呢。”

  此时已经入夜了,只剩下月光温柔地照在江上。

  衍之抱起她,直接往窗外一跳,稳稳地落在渔船上。

  他拉起来船锚,把船撑到了江中心,就随船任风游走。惊鸿伏下身子,用手去拨弄江水。

  她想起在井里,衍之用嘴为她渡气,不忍得脸一红,体内有种火烧一般的感觉。衍之从背后抱住她,低沉的声音传来她的耳边:“别掉了下去。”

  他的手总是很冰凉,他的手骨节分明,纤长白皙。惊鸿从未被除了阿姊之外的人这样照顾过,连她的父母有时都不敢太多接近她。

  惊鸿难敌醉意,她转过身去本想依在衍之身上,却不料直直往后一倒,摔在了船板上。衍之也被她一道拉倒在船上。

  他们这一重摔让船颠簸了几下,水花溅落在他们的身上。

  他们四目相对,甚至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衍之用手撑在惊鸿的身上,惊鸿醉眼迷离,眼前的衍之似乎都有了几个分身。

  她伸出手去摸衍之的脸,“怎么有好几个衍之?”

  衍之抓住她的手:“衍之只有一个。”

  惊鸿对她眨眨眼:“你没有再说那句话了。”

  “哪句?”

  “男女授受不亲。”她笑得如春野烂漫的樱花。

  衍之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想起身离开,哪知惊鸿直接抓住他的衣襟。

  “不要离我太远,我害怕。”

  衍之本想恐吓她,“你再不放手,以后你就要嫁给我了。”

  惊鸿虽不懂他意思,但也横了他一句:“那我便嫁给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