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飘飖兮若轻云流风 > 第三十二章
 
  皇帝细细揣摩那句“小心万琮”,他总有种预感,万琮很快就要动手了。

  皇后听到万琮的名字,眼神有些发愣,她多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一直藏在她的心底。

  衍之想起当夜,直言道:“当夜我去长明宫,万贵妃是半夜回来的。怕是去寻了什么人。”

  皇帝思索片刻,万贵妃当时定是去与万琮有所商量,事不宜迟,他忙布了御林军加派人手守护养心殿。

  惊鸿看他们慌慌张张,是又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吗?

  她看见皇后正温柔地看着她,她好像正是密室里抱着她的那个人……惊鸿走过去,握住她的手,是的,正是这样的一双手。

  “衍之,过来。”惊鸿把手递过去,“帮我解下紫晶琉璃珠。”

  衍之不知她想做甚,迟疑了。

  他看到惊鸿坚定地看着他,他就帮她解了下来。惊鸿妖气凝聚成了一团猩红的血雾,皇帝霎时惊了,怕她伤害皇后。

  “衍之,你师妹这是?”他虽不能感受到妖力,但也察觉到这是不一般的危险。

  惊鸿伸过手去,右手捂住皇后的眼睛,左手食指轻轻点在她的喉咙,一道红色的妖气很快就笼罩住了皇后的身子。

  衍之道:“陛下别急,惊鸿在作法治疗皇后娘娘。”

  惊鸿难过地看着皇后,“那个坏女人害得你这样,我以后定不会放过她。”

  惊鸿左手游走,轻轻拉住了皇后的手,皇后感觉到体内的血液沸腾,一股暖流涌入身体。

  惊鸿的瞳色变得赤红,眼神空洞。

  皇后张开嘴,竟可以发出音节。她许久未说话,有些不适应,清了清嗓子,对着惊鸿道:“你是个好孩子。”

  惊鸿放下她的手:“你看手能动了吗?”

  皇后试着动了动手指,发现手指变得和往前一般灵活。

  皇帝没见过这般神奇的医术,莫非惊鸿是隐世神医?若真如此,他倒是很想把惊鸿招进宫里。

  惊鸿已经一段时间没有恢复过妖力了,她施法完,也觉得有些疲累了。

  衍之上前去扶住她,替她带上紫晶琉璃珠。

  惊鸿虽头晕,但也打趣他:“这么快替我带上,莫非你怕我做坏事不成?”

  她看衍之不做反应,她就偷偷捏衍之的手,挠他的手掌心。

  皇帝对此事十分好奇:“衍之,你的师妹可是神医?”

  衍之否认:“惊鸿不是神医。”

  “那她是?”

  衍之对惊鸿的身份不愿多说,他再不想暴露出惊鸿。他只好回了一句:“惊鸿身份实在不好多透露,陛下见谅。”

  皇帝虽好奇心重,但也知道衍之若是不说,必定有他的难处。他便不再发问了。

  如今已是秋天了,入夜时晚风更凉了一些。

  万夫人见夫君穿好盔甲,她知道夫君虽与她成亲多年,外界皆说他们举案齐眉,恩爱非常,因他从不纳妾,更不喜沾爱女色。但她深知,他的心里住着另一个女人。

  一将功成万骨枯,成王败寇,向来如此。

  “琮郎……”

  她担忧地看着他,想开口劝阻。

  他的眼神坚定,视死如归,发动兵变,最畏惧的就是半路退缩。

  他们对视的这一秒,仿佛余生都已经过去了。“夜凉,回去歇息吧。”

  说罢,他就整装待发,他跨步骑上马,回头看,她还站在那里。她泪眼婆娑,像极了当时的皇后。

  他没有退路了。

  “驾!”他一声令下,千军从四处出发包围皇宫。

  他筹谋得太久了,他的这一生,似乎都在等待着这一刻。

  内应给他们打开了宫门,他们千军万马涌入,整个皇宫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他不敢妄动,命他们先停止进发,宫里安静得不同寻常。

  忽然,一支支利箭从他们的耳边穿过,他们中埋伏了!万琮不甘心地看着养心殿,近在眼前,万琮还想冲,但身后的士兵都已经倒得差不多了。

  养心殿门打开,皇帝和皇后相继走了出来。

  万琮不注意时,一支穿云箭直穿他的身体。

  他看见那心上人已成了高高在上的皇后,忘却了身上的疼痛,他嘴角流出一抹鲜血,他笑了。

  宛如当初她尚未进宫,他还是她的琮哥哥,一眼万年。

  他们就这般静静地互相望着对方,这一面,或许就是永别了。那要说的,未说完的情愫,那不该有的,却妄想有的爱情,是他们这辈子都无法再渴求的了。

  皇后双眼噙泪,不敢作声,那是藏在她心底最深的秘密。她为了家族的荣光,放弃了他们的约定。

  她远远看见他,她别着那年他送给她的玉钗,她没有立场替他说话。她看见他做着口型,“如有来生,必定相随。”

  他缓缓倒下。

  她连替他哀悼都不能,她怎么能再这样丢下他。

  她从来都是个好的皇后,不善妒,不专制,打理六宫头头是道,她为了家族活了一辈子,竟到最爱的人死在她的面前时,她连哭都不能哭。

  “陛下,对不住。”

  她走下阶梯,直直往万琮走去。

  皇帝想拉住她的手,却拉不住,他只能看着皇后走过去。

  她跪下握住他的手,万琮已是弥留之际了:“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她温柔地拭去了他嘴角的鲜血。

  万琮颤颤巍巍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脸,多少年的心愿,只是为了再见她一面。

  她的眼泪不断往下掉,她仿佛回到昨日,还是那个青涩的少女。

  “琮哥哥。”

  他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

  皇帝站在高处,真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原来他到最后,都是最孤独的那一个人。

  皇后抽出发间的玉钗,自刎了。

  她经历了长达三年的囚禁,余生她只想和所爱的人一起了。

  皇帝一声叹息,他是成王还是一个败寇,谁是谁非,他已经不想阐清了。

  天子是不能落泪的,哪怕再痛,再悲。

  他对孤独早已有预料,到头来,他还是一个人。

  他命令太监宫女今夜的事一个字都不许泄露,违抗者杀无赦。他厚葬皇后,甚至说万琮是抵抗叛军的英雄。

  惊鸿不甚明白,侧过头问衍之:“可是我这才刚治好皇后,她为什么这么做呀?”

  衍之冷漠的脸都多了一丝动容:“有时候,情,就是这么难明白。”

  “情?”惊鸿思索片刻。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