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盗尸者的惊恐:诡尸夜行小胡齐德洪 > 第103章 竹林
 
他走在前面,上了竹屋台阶敲响了门,敲了十几遍都没有人回应,屋主应该不在家。算半瞎回过头对我们摊了摊手,道:“神婆不在家,我们先等一等吧,或许她刚刚出去了。”

事到如今,我们只能这样了,我们坐在竹林里的石凳上,老齐忽然来了兴致,看着算半瞎问道:“神婆是村子里的人吗?”

算半瞎看了老齐一眼,道:“你这不是废话么?神婆当然是我们村子里的人了,而且自幼在村子里长大的。”

老齐悻悻“嗯”了一声,道:“算我没问。”

“呵呵……”算半瞎笑了笑,道,“其实神婆也有一段故事的,我也是听村子里人说的,早些年时候,我们还在风门村旧址时,那时候神婆不到三十岁吧,有一次偷偷下过山,见识到了外面世界的繁华,终于有一天偷偷离开了村子,当我们知晓这件事情时候,她早就不见了踪迹。”

“那后来呢?”我饶有兴趣地问道。

“后来呀,大约过了三四年,神婆又突然回到了村子,变得神神叨叨,神经有些不正常,村中人都说是受到了冤鬼的打击,带她去看‘过阴人’(通阴阳,可让活着的人与死去的人交流),没想到看过之后,她竟然好了,自那以后,她就随着‘过阴人’学习本领,‘过阴人’早前两年去世,现在她成为了村中名副其实的神婆,村中只要有红白之事,都会请她算一算的。”

我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没想到神婆还有这样的一段经历。

“前些天,张老爹出事,我让村民请她过去,但是没有请到,说是不在家,不知道我们今天有没有好运气?”算半瞎摇了摇头,他时而抬起头望向竹屋,目光中却是充满着迷惑。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到了下午,肚子有些饿,我跑到溪水边捧了几口溪水喝了下去。回到石凳处,老齐微微眯着眼像是睡着了,而算半瞎始终向周围张望,他看到我走来,皱了皱眉头。

我有些不解问道:“村长,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算半瞎摇摇头,道:“不是,我是有件事情不明白,昨晚张老爹变成僵尸后,好像对你很畏惧的样子。”

我怔了一怔,把昨晚的场景回想了一遍,算半瞎说得倒是有几分真实,我同样是处在一片困惑中。

老齐张开眼睛,淡淡笑道:“你们不理解了吧,我告诉你,小胡,你如果变成僵尸,将会成为五行尸,而五行尸属于尸王级别,一般的小毛头自然惧怕你了。”

“还有这么一回事啊,真是匪夷所思!”我惊讶地说道。

我们坐在石凳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一直等到了天色将黑,神婆都没有回来。算半瞎指了指天色,道:“看来我们今天是白等了,神婆或许进山了,要等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

“啊?”听到算半瞎这样说话,我忍不住大吃一惊,若是等个十天半个月,我体内的尸毒恐怕已经爆发了!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提前见到神婆,我可以去山中寻找她。但是算半瞎马上打消了我的念头,他看着我道:“且不说这山到底有多大,找人是如何地大海捞针,就拿外面的冤鬼来说,你确定你能赢得了他们?”

算半瞎的一番话算是浇灭了我心头的欲望,看来我只能老老实实呆在村子中了。我看了看老齐,向从他那里得到有效的方法。

老齐却也同样是愁眉不展,最终站起身体拍拍屁股,冲我说道:“别想那么多,天色不早了,早些回去歇息!”

我们到达村子中时,天色已经完全变黑,点点星光在夜幕闪耀。夜色显得非常安静、祥和,深深吸上一口空气,似乎空气中还夹带着树木的清香。我想等我身体内的尸毒去除以后,我就在这村中安度余生,那该是多惬意的一件事情。

晚上躺在床上时,老齐挤在我的边上。他翻了个身体,脸面朝上,双手托着后脑,他问我道:“你还记得我们最初来风门村的原因吗?”

我怔了怔,脱口而出道:“是为了解尸毒和除掉马宝山来到此的。”

老齐呵呵一笑,道:“瞧你这记性,怕是早就忘了吧,我们最初并不愿意来的,是被债主周华林所威逼来到此的,你有印象了吧。”

我一拍脑袋,道:“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好像是他的仇人在此,叫我们过来暗杀的。”

老齐道:“是的,那个女人叫‘谢秀华’,我们明天在村里打探下吧。”

“你不会真的要照周华林说的做吧?”我愣一愣,怕老齐真的会干出错事。

老齐笑道:“当然不会,我在想周华林的钱财肯定有来得不干净的地方,谢秀华肯定知道一些,只要她愿意配合我们,我们完全有能力将周华林扳倒。”

“你真狠,齐哥,我低估你了。”

次日,我们一早醒来,碰到在院子中晨练的算半瞎,老齐很有礼貌提着一壶茶走了上去,给算半瞎倒了一杯茶,招呼他坐下休息。

过了半晌,算半瞎才结束了晨练,坐到了老齐身边,接过茶水一饮而尽。老齐露着笑容淡淡看着他,似乎在等待一个时机。

算半瞎用衣袖擦了擦嘴巴,说道:“我已经叫人去竹屋等候神婆,只有神婆一旦回来,便立刻通知我。”

老齐道了一声“谢谢”后,靠在椅子里抬头看着阳光,道:“村长,村子里现在大概还有多少人啊?”

算半瞎叹道:“不到百人吧,大概再过个几十年,村子里就没人了。”

老齐抿了抿嘴,道:“难道冤鬼真的那么可怕,你们想不到办法吗?”

“办法倒是有的,就是找一个德高望重的高人,以法力超度他们便可,不过以目前情况来看,这世上恐怕还没有如此能力之人。”

算半瞎站起了身体,在院子里晃动了两下脚步,他的目光盯在院子外,嘴角轻轻一笑,道:“齐兄弟,你给我送茶水不单是问我这个问题吧,你要是有话不妨直说吧。”

老齐呆了一下,万万没有想到算半瞎会“读心术”一样,他老脸一横,面带笑容问道:“既然这样,那我直接说了,我是想问你村子中有没有一个叫谢秀华的女人?”

“谢秀华?”算半瞎把老齐的话重复了一遍,想了一会,摇了摇头,回道,“没有印象,村子里没有这个姓,名字也没有。”

老齐还想要再问,被我一把拦住了。他若是再问,我们的心机定然要被算半瞎猜疑,到时候就算是有理也说不清楚。

算半瞎叹了叹,晃动着步伐走出了院子。

一整天,我们都闲着无事。我和老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齐雨晴整天托着下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看她的脸色,也是一天比一天差。倒是刘茹,一整天都不见影子,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玩了。

傍晚时,我和齐雨晴两人在山林中漫步着,不知不觉中走到了神婆居住的竹林,清风微微吹动她的发梢,在红红的霞光里,竟然有几分撩人。

齐雨晴发现我在偷看她,不禁嗔了我一眼,笑道:“看啥呢?”

被人直接点破,我有些不好意思挠着头,道:“没,没看你,在看那里……”

我随便指了一个地方想要岔开齐雨晴的注意力,却没想到自己被吓了一大跳,一个小孩童突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离我们大概有百米的距离,我呆呆望着他,他亦是一声不吭地看着我们。

齐雨晴怔了一下,顺着我的眼光望去,也被吓了一大跳,拍拍胸口道:“哪里来的小孩,真吓到我了。”

她虽然这样说着,但是仍然拉着我走到了小孩子的身边。

小孩子见有人走近,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一脸呆呆地望着我们。直到走到他的边上,我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他确实是个小男孩,个头不高,或许不到一米呢,穿着土灰色外衣,令人觉得不寒而栗地是他的一双眼睛,眼眶周围浮肿,黑眼圈非常大而且深。

他定定看着我们,我的心里说实话一直在发毛。

齐雨晴本想伸出去安抚他的手,伸到了一半又缩了回去,她弓着身体看着小男孩问道:“你家大人呢?他在这里吗?”

小男孩眨了眨眼睛,却是摇了摇头,没有说一句话。

齐雨晴指着村子的方向,又问道:“你家是在那里吗?”

小男孩想了一下,露出迷茫的眼神看着齐雨晴,这一次他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任何言语。

我在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会不会是个哑巴呢?看他样子,像是好几天没有睡觉的样子。我心想一定是村子里的小孩,不小心跑到山里迷了路。

我俯下身体看着小男孩,道:“跟我们一起回村子好不好?”

小男孩咬了咬手指,想了一小会,终于点了点头。

我和齐雨晴对望了一眼,在彼此的眼神中都流露出了一丝疑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