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盗尸者的惊恐:诡尸夜行小胡齐德洪 > 第53章 转危为安
 
我慌不择路,雪地里踩出无数的脚印。渐渐地,我转方向往山上跑去,山上树木多,说不定还有藏身之处。

蛇从革紧追不舍,追着我上了山,到后来他距离我越来越近,我明显感到大脑缺氧,体力不支了,但蛇从革看似越跑越越有力,我在山中迂回奔跑和他拖延时间,

可是越来越疲累的我,根本就没太多力气和他周旋,我被地上的枯树枝绊了一下,摔了个狗吃屎,我条件反射回头过去,蛇从革身躯飞至,举起菜刀扑了过来。

我使出气力往一边滚去,只差一毫就被菜刀削到,没等我缓过气,蛇从革已然从地上爬起,拿起菜刀再次向我砍来,我往边上滚了半个身子,意外被一棵大树给拦住了!

蛇从革凶狠的脸上没有半分犹豫,两目空洞地瞪着地上的我,手中菜刀迅速劈下!

我命休矣!

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影从我头顶疾风闪过,不知从哪忽然冒出来的一人双腿飞起蹬向蛇从革胸口,蛇从革悴不及防,本来雪地就滑,没能及时稳住身子,径直往山下滚去。

身影落在我面前,半跪着身子背对着我,我转头看着他疑惑了一下,他回过了头。

“齐哥!”

竟然是老齐在我临危之时救了我,再次见到他时,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老齐看到我明显也是一愣,随即骂道:“原来是你这兔崽子,老子被你害苦了!老子脚扭到了,哎呦!”

我爬起身扶起老齐,往山下看去时,蛇从革滚了几十米后停住了,他抬起头定定看向我们。我的心忽然一软,终究不忍心丢下他一个人,要求老齐帮我制服他,老齐却哼道:“他身上阴气很重,神智不太清晰,已不是原来之人。”

我诧异地想问老齐原因,蛇从革这时有所行动,但是隔着几十米远,我倒不是很害怕。

老齐指着下面的蛇从革,对我道:“我们上山找个安全的地方躲一躲吧,他的事情容我慢慢道来。”

当断则断,不断战乱!

我打定主意和老齐爬上了山顶,山的另一头景象尽收眼底,山脚下有一个池塘,往东南方向有开口,我很快想起那里是小塘洼,只是没想到小塘洼原来离庙很近,那我之前所走之路绕了一个很大的圈。

在山的背面,老齐带着我进了一个废弃的山洞,他告诉我前两日他就从古墓中逃脱了出来,当我问及古墓中我走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老齐抱着脑袋想了好大一会,露出痛苦的眼色,我连忙制止他不要再想下去。

老齐无奈地道:“我真不记得当时发生什么事情,感觉脑袋中的记忆被抽空了一部分,越想越头疼。”

“不记得就算了,只要你安全无事就行。”我边安慰他边走到山洞口,洞外慢慢下起鹅毛大雪,山中的天气异常寒冷,要冻骨子一般。

看着看着,我的眼睛不禁湿润了。我担心蛇从革的安危,他三番五次甚至不惜性命来救我,现在他有难了,我却束手无策。

我重新坐到老齐身边,把离开古墓之后的事情和他详细说了一遍,前半在石叽镇发生的僵尸袭击动物事件,老齐深思熟虑之后,认为百分之八九十是我做的,因为我曾被僵尸咬过,僵尸的记忆是有选择性的,简单来说,就是我变成僵尸的时候,我没有记忆,就像梦游一般跑出去行凶。

老齐这样说,我并没有非常惊讶,因为之前蛇从革和我说过这样的话。

“那很奇怪,我为何要偷大衣去行凶呢?我实在想不明白这点。”我陷入了苦恼中。

老齐道:“这或许和你经历有关吧,你在哪里受了寒冻,惧怕寒冷,所以潜意识里有声音在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冻着了。”

“那可能会是在离开古墓在水底时候,我差点就被冷死了,幸好蛇哥救了我一命。”

老齐淡淡一笑,对此事不做言语,继续分析后来发生的事情。

蛇从革在施解尸咒后判若两人的缘故,老齐因为见过他一面,所以很确定他被阴魂夺舍。

而且还是一个阴气特别强盛的阴魂,她必须不断夺取阳气来平衡自己。

我问老齐道:“那有什么法子让蛇从革回来吗?”

老齐想了想,回道:“方法倒是有,但目前这样做对我们没有一点好处,弄不好会被反噬,我们还是不要试了吧,早些离开这里回到学校过安稳的日子吧!”

他说到最后,很无奈地摇了摇头。

老齐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是因为蛇从革对他没有任何恩惠,可是我就不一样了,蛇从革为我导致现在的状态,我就算丢了性命也要搏上一搏。

老齐看着我坚定的眼神,拉了拉我衣角,叹道:“这世间太多的东西不是我们人类能够控制住的,若想救蛇从革,必须在夜间子时用他的信物找到他的魂,然后带到山下,我们制服住女魂之后,再通过还魂大法让他复活!”

他的一段话说得轻描淡写,但我是知道的,没一个环节都惊险万分,稍有差池,我们的小命也会搭进去。

可是,我不这样做行吗?我怕自己的良心会一辈子受到谴责。

“不管多么危险,我必须要救他!”我的目光依旧坚定地看着老齐,接着道,“你若是怕死,可将这些法术教授于我,我自己一人承担后果就是。”

我的话说出去多少还是有些刺激性意味,老齐深深看了我一眼,道:“罢了,老子就陪你赌上一赌,看那女鬼有几斤几两!”

入夜,山间更加寒冷,我和老齐在山洞中生起了柴火御寒,凑合着白天老齐在镇上买回的几个馒头充饥。快到子夜时,老齐要走了我身上的铃铛。

铃铛是我在梦中时蛇从革交给我的。

老齐拿着铃铛摇了两下,面上稍喜道:“这不是一般的铃铛,是具有灵性可以认主的铃铛,看得出来,这铃铛蛇从革带在身上有几十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