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盗尸者的惊恐:诡尸夜行小胡齐德洪 > 第47章 离奇死亡
 
傍晚的时候,我带着失望回到了镇上,在一家小饭店坐了下来,说是饭店,其实就是农户自家里摆了两张饭桌。饭桌正好对着厨房,能看清楚里面的一举一动。

照顾到自己身体太过虚弱,就咬牙买下了一只土鸡。

农家很兴奋地从鸡笼子里抓了只土鸡带着菜刀出了门,他们这是要杀鸡。

我望了过去,见男子两手紧紧抓住土鸡的身体,农妇拿过菜刀就朝土鸡的脖子抹去。

我咽了口口水,喉咙里干渴起来。

看着鸡血一点一点往下面的碗里滴,我的喉咙貌似愈发干渴,我咕隆咕隆一杯凉水下肚,口渴稍稍好些。我突然发现,似乎我的口渴和鸡血有关,刚才我盯着鸡血,干渴现象就变得严重。不去看,就会缓解一下,我别过头,心里却莫名在抗拒,像是有个声音在催促我赶紧往外看,仿佛看到鸡血,我会更加兴奋!

我不由自主站起身朝农人走去,这时土鸡已经杀好,男子看到我走来抬头朝我笑了笑,和农妇一手提着土鸡一手端着那碗鸡血回到屋里。

我蹲下身体注视着地上洒落的血滴,不禁伸出舌头,低下头就要舔去。

“汪汪汪……”

一只灰毛草狗瞪着我,吠了三声,我猛然醒悟,我这是在干嘛!

若不是狗吠声及时打断了我,我就真的把地上的血滴给添了。我掐了掐脖子,难以理解自己一时的冲动。

晚饭吃得如同嚼蜡,回到住处后,我蒙头大睡,期间一个梦也没有做,半夜醒了一次也没发现床边有什么异常。

窗外的大雪依然在漫天飞舞,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我像昨天一样来到了镇上早餐店,刚坐下没多久,听到了隔壁桌讨论一件奇怪的事情,说家里的牲畜昨夜忽然死了两只,同坐附和说自家也发生了这种情况。而且死状都是一样:被什么东西给吸干了血,尸体却还保存得完完整整。

这等怪事,我第一次听说,要是老齐在我身边的话,他肯定知晓缘由的。

一整天我都呆在了小塘洼,期盼着老齐和谢天师能脱离古墓,但事实上我在做无用功。我颓废着看着夕阳,值得庆幸的是,从昨天我的口渴状况发生之后到现在都没有再发生。

在接下来的几天,亦是一点症状都没有,我想肯定是身体虚弱导致的,等恢复了自然不会出现。

然而,镇上这几天发生了大事,接二连三的镇民反应自己的牲畜夜中无故死亡,而死亡的结果都和上次我吃早饭时听到的一样。

于是由镇民推断这不是山中野兽所为,因为野兽不会光吸血不食肉,一个可怕的消息在迅速在镇上传开:僵尸来了!只有僵尸才只会吸血!

起初我还不信,以讹传讹,等有天早晨我见到王姓家院子里,遍地被吸干了鲜血的鸡鸭尸体时,我才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会不会是古墓中的僵尸逃了出来,吸干了它们的鲜血?

这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

如果是的,为何他们能隐藏地如此神秘,其实前两日在镇中进行过一次全力排查,并未发现他们的踪迹,除非他们杀死牲畜后能不留痕迹地躲到深山中,这不大可能。

而这一次,有人说昨夜看到了僵尸,他描述地异常可怖,说僵尸一步能跳三丈来高,直接跳进了王家的院子,紧接着,里面就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未过十分钟,僵尸从院子里又跳了出来,僵尸的触觉非常灵敏,一下子就发现躲在角落中的他。

他撒腿就跑,但哪是僵尸的对手,僵尸一步十米。他看准了前方一间茅厕,想都没想撞门跑了进去,没有及时刹住步伐,直接掉进了茅坑中,下一秒钟,僵尸飞身而至,探下头就朝他脖子咬去。他顾不得脏臭一头扎进来屎尿之中。

僵尸似乎忌惮秽物,转身就跳远了,他这才捡回了一条小命。

此时他身上还带着点点臭味,再加上他描述地绘声绘色,大家很快相信了。

有人插嘴道:“你有看清楚僵尸的模样吗?”

只见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沉思道:“当时天黑我看得也不清楚,再加上那僵尸是张大众脸,我没能……”

说话的同时,他的目光扫视人群,扫到我身上时却定住了,转瞬之间从他眼神中透出惊恐之色。

“没能啥呀?”有人急道。

“没能……没能记住……我真的没能……就是他呀!”忽然他把手指指向了我,倒在地上哇哇大叫,“他就是僵尸!”

“嗯?什么?”

“你在开玩笑吧?”

“开玩笑也不用把自己吓倒吧?”

……

大伙显然不相信他的话,我这么正常的一个人怎么会是僵尸呢?而他似乎并不放弃,瘫坐在地上指我道:“他是这里唯一的外乡人,他的嫌疑最大,我们可以查他的住处!”

大伙同时看向了我,外乡人就是受欺负,为了证实我的清白,我摊摊手道:“查就查吧,身正不怕影子斜,去我住处看看就明白了。”

一行人随着我回到了住处,他们在我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我长长吐了口气,真相大白,众人即将要离去时候,管店年轻人走了上来,从人群中伸出头来,用眼神示意众人离我远点。

等我察觉到不同寻常时,身边已经没有了一个人,众人都围在门边漠然地看着我。

我不明所以道:“你们怎么了?”

管店年轻人拨开人群,朝我扔过三件大衣,我云里雾里地捡起大衣看了看,上面有很明显的已干血迹,我不明白他的意思,管店冷冷道:“三件大衣你还记得吧?是你这几晚从楼下大衣柜中偷出来的!”

“啥,我偷你大衣干嘛?我再穷也没穷到这个程度吧,”管店好端端诬陷我,我跳起三丈火道,“再者说了,你说我偷衣服,为何衣服会在你的手里呢?你不要血口喷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