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盗尸者的惊恐:诡尸夜行小胡齐德洪 > 第31章 机关算尽
 
我呆了一呆,似乎从老齐的话语中明白了一些道理。操纵者制造出错乱空间,目的就是要引我和老齐,可这是为什么呢?于是我问老齐原因,“既然操纵者有如此术法,想要弄死我们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吧?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老齐冷冷笑道:“这正是操纵者的高明之处,他……”

突然,我被眼睛扫到的东西吓了一跳,急忙捂住老齐的嘴巴,吹灭油灯轻声附在老齐耳边道:“齐哥,甬道到头的地方我看见有群人,手持长矛,正对着我们!”

老齐呼吸一窒,疑惑道:“你不会看花眼吧,怎么会拿着长矛呢?一点声响都没有?”

我急道:“齐哥,别问了,我确定看清楚了,是一群人站在前面,我们快逃吧。”我边说着边推老齐,而老齐表现地非常镇静,附在我耳边回道:“你躲到我身后,我上去看看,你一定是看错了!”

我觉得不妥,这黑灯瞎火地万一对方给我随便来一矛,我们怎么可能躲得过去,和老齐商议了下,最终决定采用一种非常友好不冒失的方法。

老齐清了清嗓子,喊道:“前方的道友,我们无意闯入贵地,现在后路已断,只要找到出路我们就心满意足,当然你们要是缺人手的话,我们凑合帮个忙,至于酬金你们看着给……”

老齐喊话完毕等待那头人回音。

靠!我心中不禁骂道,这老家伙到此刻还惦记着钱财,乔建国给他算的命真不差,三金不可兼得,只可取之一。

黑暗之中我只能靠听觉判别对方的一举一动,而实际上老气喊完话之后,那头一直没有人回音,像是集体屏住呼吸沉默。老齐也正疑惑,推了推我,“没人啊?是你看花眼了,我们过去瞧瞧。”

油灯再次燃烧,老齐把火光特意往前照了照,这一照前面那群人又能看见,我睁大了眼睛去看,生怕这一次又花眼,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前面果然站着一群人,手持长矛,老齐似乎咯噔了一下,慢慢地转过头看向我。

“你看见了吗?他们穿着古代的兵甲,不像是活人哪!”

我不可置否点了点头,借着微弱的灯光我们的确看到一群古时候的兵士,个个气宇轩昂,挺直了腰背栩栩如生,老齐笑道:“小胡,你真OUT啦,那是兵俑,并不是活人,是古代达官贵族建立起来给自己守墓的。”

老齐领着我往前面走了走,“兵士”看得越来越清晰,果真如老齐所说的一样,确实是兵俑。我们终于走到了甬道的尽头,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很大的广场,由于灯光所及有限,看不到兵俑的另一端。

老齐沿着墙壁来回走了几步,推断道:“这是个方形的广场,只有正正方方才能匹配这些兵士的气场,长宽应该超过百米。”

我半信半疑道:“除了这个还能看出其他什么吗?”

老齐沉思了一会,提着油灯走到一排兵士前,从下到下观察了一遍,道:“将官皆穿铠甲,甲片的形状,多为“山”字纹,兵士穿锁字甲,在腰部以下,还配有铁网裙和网裤,足穿铁网靴,着装长齐膝,窄袖,颜色为红,兵刃多为长矛,我应当没有判别错,这是明朝军队风格。”

我惊诧道:“你的意思就是说这是明墓?”

老齐又看了看,确定道:“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能。”

“齐哥,快看这里,这是不是金子做的?”我无意之间瞟到一个战士穿的战靴上反射出金光,与其他战靴截然不同。

“在哪!”老齐一听到金子,立马就来了精神,在我的指引之下来到金光散发的地方,他低下头拿着油灯凑了上去,“咦”了一声,道:“还真是金子做的呢!老子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耀眼的金子!”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弄下它!”遇到这么大的金子,我也不能够完全克制住贪欲。老齐这时扫了眼周围,反而冷静道:“不,你不觉得奇怪吗?其他战靴上都没有镶金,唯独就它特殊,其中肯定有古怪。”

我想想老齐的话,倒也真的是理。老齐见取金子不易,一脸的失落,但又不甘心道:“一定会有办法的,这块金子起码值个几十万呢?老子教书到死也都赚不回来的。”

命和钱对比起来,孰轻孰重我心中自然有数的。为了安全起见,我必须要打消老齐的念头,我拉着他往前走,边道:“就怕有命拿没命花,还不等于白拿,我们再往前面看看,肯定还有其他宝贝的。”

老齐觉得有理,于是跟我穿梭在无数的兵俑之间,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脚下,走了没一会,老齐拽了拽了我衣角,我疑惑地回过头望着他道:“前面好像没有道了,我们要不要换个方向看看?”

老齐望着地上对我的话充耳不闻,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马上惊骇得合不了嘴,只见一只战靴上镶了一块足有脑袋大的金砖,这下子别说老齐,连我都看傻眼了,我咽了咽口水看着老齐,在征求他的意见。

老齐一挥手,把油灯递给我,蹲下身去道:“有财不取非丈夫也,老子好歹也混过十几年江湖怕他作甚!”

我把油灯连忙凑到他眼前,他望着金砖半天没有说话,我忍不住伸手要去摸金砖,被老齐一把拍了下来,不满道:“瞎倒弄什么呢?这里处处机关,没准这金砖碰都不能碰呢?”

我只好干瞪着眼看着老齐,他对金砖左看看右看看,甚至还趴在地上仰视它,过了片刻,老齐拍了拍手道:“不成,我们还是走吧,这金砖我们要不了,我看不出它设了什么机关。”

我对老齐的表现非常讶然,没想到视财如命的他这次爱惜起了自己的老命。我虽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听从老齐的指示,他此刻说的每一句对于我都有分量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