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湛廉时林帘 > 第1999章 这是最后一晚了
 
不再是白日里的休闲装,而是睡衣睡裤。

湛绥泠不喜欢穿短袖短裤,他即便是大夏天也穿着长袖长裤,而且他不穿杂七杂八的衣服,尤其那些什么设计感强烈的,他是看一眼都不会。

他就像一个古板至极的人,衣服款式永远都是最简单的,一点花里胡哨都没有。

而他的衣服扣子永远扣到最上面一颗,再热都不会解开。

就连袖子都不会挽起来,露一点胳膊。

从小便如此,从未变过。

此时,湛绥泠穿着长袖长裤的睡衣睡裤站在前方,睡衣的扣子全部扣完,工工整整,规规矩矩,没有一点怠慢。

他站在前方,看着林帘和湛可可。

“弟弟?”

湛可可惊讶,紧跟着跑过去:“弟弟,你怎么在这?”

湛绥泠站在林帘的卧室外,显然在等着林帘。

林帘也是顿了下,然后走过去。

湛绥泠是一个独立性很强的人,他从小便不依赖人,包括她这个母亲。

他就像一个最懂事的孩子,把自己的一切都做好,一点都不会让她操心。

即便有什么事他也会自己解决好,不会跟她说。

可以说,没有一个孩子是像湛绥泠这样的。

现在,他就这么站在她房门外,又是这么时候,显然是有事。

林帘来到湛绥泠面前,柔声:“是不是有事跟妈咪说?”

有事?

什么事?

弟弟才十岁,能有什么事?

湛可可脑门上一下挂了无数个问号,满满的不懂。

湛绥泠看着眼前温柔的人,张唇:“我想和妈咪一起睡。”

“……”

湛可可惊呆了,惊的粉唇张成了O型,她眼睛瞪大,看着平静说出这句话的人,像听见了天方夜谭。

她的弟弟,聪明绝顶的弟弟,一向稳陈如斯的人,现在竟然要和妈咪一起睡???

她这是听错了还是产生幻觉了???

林帘也是愣了。

不怪母女俩现在神情异样,实在是湛绥泠从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确实让人想不到。

灯光被夜色晕染,别墅里的一切似也变得朦胧。

林帘看着眼前的人,深黑的眉,如墨的眼睛,这眉眼和那人极像,每每看着这眉眼,就好似看着那人,鲜活的在她眼前。

“好。”

林帘手落在湛绥泠发上:“姐姐今晚也和妈咪睡,你们都和妈咪睡。”

“嗯。”

林帘左右手牵着两个孩子进去,唯独湛可可,还反应不过来。

湛绥泠年级虽小,但在他们所有人眼里却是最成熟的一个,就连大人有时都怕他。

可这样的人现在露出孩子的一面,让湛可可接受不了。

林帘去洗漱,湛可可赶紧拉过湛绥泠,和他小声说话:“弟弟,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虽然不知道一个十岁的孩子能有什么事,但湛绥泠这样反常,她当姐姐的必须好好关心关心。

湛绥泠平静看着她:“姐姐今晚为什么要和妈咪一起睡?”

啊?

这怎么问到她头上了?

湛可可睫毛眨了下,抓了抓脑袋,微微皱眉:“我也不知道。”

“就是我洗漱好上床要睡觉时,突然就不想一个人睡,想和妈咪一起,所以就去找妈咪了。”

“我也是。”

“啊?”

湛可可呆了。

这……这是理由吗?

不是,这是她的理由,不是弟弟的啊,弟弟为什么要用她的理由?

湛可可还想问,但不等她再说,湛绥泠已经上了床,拉起被子盖好,闭眼。

湛可可:“……”

林帘收拾好出来,便看见两个孩子已经一左一右占好位置,中间空出一大块来。

显然,她睡中间,他们睡她旁边。

只是,一个躺着,一个坐着,那坐着的一个满脸好奇,满脸疑问的看着那躺着的人,似在思索着什么,特别认真。

就连她出来了都没发现。

林帘脸上生出笑,走过去:“可可。”

湛可可听见林帘声音,脑子里各种想法一瞬作鸟兽散,她当即转头:“妈咪,你好了?”

林帘身上穿着睡衣睡裤,一头银发披散,在橘色的暖灯下,她皮肤白如凝脂,脸上一丝皱纹都没有。

都说越活越年轻,这话用在林帘身上再合适不过。

湛可可赶忙把腿蜷起来,让林帘上来。

林帘上床,坐到中间,湛可可立刻拿起被子给她盖上:“妈咪,你睡中间,我和弟弟保护你。”

“好。”

林帘摸了摸小丫头的脸,躺下。

而随着她躺下,旁边闭眼睡着的人侧过来,抱住她。

湛可可一下睁大眼,看依旧闭着眼似什么都没做的湛绥泠,当即也跟着侧过来抱住林帘。

紧紧的。

就这样,两姐弟一左一右,把林帘给霸占。

林帘躺在那,是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最后手一左一右抱住两个孩子,在他们额头上亲了下,柔声:“可可,子息,妈咪的宝贝,晚安。”

感应灯逐渐熄灭,夜的深寂一点点在卧室里弥漫。

湛可可睡了过去,林帘亦是。

唯独湛绥泠,他睁开眼睛,看着昏暗中柔和的侧脸,这安睡的眉眼,他眼中浮起从未有过的依恋。

这是最后一晚了。

他手臂收紧,脸埋进林帘怀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