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国士无双叶无双 > 第32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于柳泰兴等人眼里,贾老的这封亲笔信,立马就变成了一座巍峨大山,死死的压住了叶无双。

任凭你使出浑身解数,哪怕你有王族大员的身份,在雄狮榜这等显赫人物面前,始终也要矮上一头。

可是,柳泰兴等人终究是忘了,国士无双这四个字,可不是一般人能拖得起来的。

放眼整个炎夏,悉数历史风流人物,有谁又能扛得起这份举世之荣?

再有,雄狮榜只是五大榜单的第三榜。

莫说封龙榜举天稳压着,圣手榜出一人都可将雄狮榜彻底横压!

区区雄狮榜而已,小小国雄罢了,叶无双真看不上眼。

在整个办公室的猖狂大笑中,但见叶无双摘下了上衣口袋的钢笔,不紧不慢的打开笔帽。

唰唰唰……

他就在贾富贵的这封亲笔信上,写下了几个字。

“本王已阅,让小徐联系我!”

总共十个字,刚劲有力,亦如他行事一般,透着无限锋芒。

叶无双单手将书信推给了柳泰兴,合上笔帽,塞回钢笔。

整个过程,冷静且淡然。

“你……你敢在贾老的书信上回复?”

柳泰兴实在不敢相信,这样一封书信不但没有让叶无双低头,还回来了十个字。

“这……”

万荣辉等董事会元老,一时间有些笑不出声了。

本王已阅,让小徐联系我。

这十个字之中,最让人搞不明白,乃至无比惊愕的就是‘小徐’二字。

徐达夫,镇守过国门的英雄,年纪少说五十开外。

叶无双不过是才二十几岁,竟敢称呼这样的国门英雄为小徐?

他怎么敢?

就算你有王族大员的身份,却也不能对长辈,乃至举朝英雄这般肆无忌惮吧!

这难道是破罐子破摔?

知道自己压不住徐达夫,直接自暴自弃了?

综合考量,柳泰兴等人只能当叶无双是自暴自弃了。

“哈哈哈……死到临头还敢称呼徐统领为小徐,如此冒犯国门英雄,你脑袋够砍吗?”

柳泰兴大笑着,看叶无双的眼神完全是在看一个死人。

六年归来又怎样?

以为坐拥王族大员身份,弄了一个什么从来没有过的龙骧魁首的称呼,就敢无视徐达夫这种国门英雄了?

雄狮榜不是摆设!

十大雄狮,十位国门英雄,那是御林府麾下最强的十大统领。

圣手榜和封龙榜不出,十大统领就是天!

“柳董事长,还等什么?”

“立刻通知贾老,把这小子的回信内容告诉他。”

“让贾老立刻联系徐统领,统领亲卫一定会亲临津海城,将这个狂徒绳之以法。”

万荣辉提议道。

“万老说的没错,统领不可辱,叶无双侮辱国门英雄,这罪名轻不了。”

“不仅于此,他还在兴隆巷无故处决了州府元老王国雄,这条罪名也得给他加上。”

“阻碍城池发展,肆意滥用王族大员的身份,徐统领之前曾公开放话,此生最痛恨这类人。”

“叶无双必死无疑……”

其他董事会元老你一言我一语,开始给叶无双私下定罪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们比任何人,都想置叶无双于死地。

“几位稍等,我现在就联系贾老。”

柳泰兴点点头,摸出手机打给了贾富贵。

与此同时,万荣辉等董事会元老则让门外的保镖进场,围堵在了办公室门口。

此举,是为了防范叶无双逃跑。

不过,此时的叶无双不仅没有半点逃跑之意,而是捡起来桌上的杂志看了起来。

其神色,一如既往的淡然。

这种姿态,更像是把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里,无敌于天下的泰然若初!

“装,继续装!”

“等贾老联系到徐统领,看你还能不能这么淡然下去。”

万荣辉等人只当叶无双在装比。

“好的贾老,我等您消息!”

这边,柳泰兴很快联系完了贾富贵。

跟他和几位董事会元老想的如出一辙。

贾富贵待听到叶无双敢在他的亲笔信上回复,甚至回复了那十个字,瞬间勃然大怒。

他告诉柳泰兴,他已经在来泰兴地产的路上了。

这一次,贾富贵亲自下场,来泰兴地产给叶无双正面交锋一次。

实则,柳泰兴不知,原本贾富贵是在家里接受采访的。

巧的是,采访贾富贵的那个记者,正是兴隆巷拆迁一事的撰稿者。

荆轲按照魁首的吩咐,找到了这个名为毕敬业的记者。

当时的情况,是在贾富贵府邸,荆轲表明来意,本是要强行将毕敬业带走。

贾富贵思索一番,决定亲自动身,带着毕敬业去泰兴地产。

于是,荆轲也就懒得动手了,开出车子跟上贾富贵的座驾,监督他和毕敬业抵达泰兴地产。

若是中途,这两人敢逃跑,荆轲会取走两人的头颅。

但,在贾富贵和毕敬业这里,哪会有逃跑的念头。

不说贾富贵这位泰斗级人物,就是同行的记者毕敬业,他在津海城本地那也是名气响亮。

一个媒体记者,笔杆子硬,嘴皮子利索。

随便写一篇文章,都能让本土富商名流争相巴结。

名流权贵最注重什么?

名声是摆在最前面的。

这位名声好,那位名声差,还不是靠媒介一句话的事。

这些年,毕敬业混得风生水起,单是私下跟名流权贵的交易就高达几千万。

他本人,在津海城开了一家媒介社,日进斗金。

亦如此时此刻,他坐在贾富贵的车里,全程都感觉荒唐和可笑。

“贾老,我到现在还有点发懵呢!”

“有人竟然敢找我毕敬业的麻烦?”

“我虽不及您在津海城的影响力大,但我的灿腾传媒可不是吃素的。”

“这个叶无双,踏马的神经病吧!”

毕敬业亦是抱怨,更是愤慨。

“小毕,你就这点肚量吗?”

贾富贵呵呵一笑。

“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

“你说你发懵,其实从昨天到现在,老夫也是懵的状态。”

“更搞笑的则是,叶无双在老夫的亲笔信上回了十个字。”

“本王已阅,让小徐联系我。简直不知死活啊!”

“小徐是他能叫的吗?”

“堂堂国门英雄,雄狮榜哪怕排名第十,却也是炎夏第三大榜单中的翘楚。”

“他叶无双,真以为凭借王族大员的身份就可只手遮天了?”

“这个混账东西,老夫今日就让他从王族宝座上滚下来!”

贾富贵冷笑道。

“贾老说的是,这个叶无双简直无法无天。”

毕敬业附和着,却又是陡的话锋一转。

他道:“贾老,您有没有注意到炎夏第三榜的雄狮榜之上的第二榜圣手榜呢?”

“我从业多年,查阅过不少资料,但是对于这个圣手榜还是一知半解。”

“这个圣手榜到底指什么呢?”

毕敬业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我也不甚了解,我猜圣手榜应该不是武夫的榜单,八成是文人和医者霸占的榜单。”

“圣手妙手,说的不正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医者,还有那些握笔杆子的妙手文人吗?”

贾富贵给出了的他的解读。

“言之有理,咱们炎夏的医者和文人,的确该有一个榜单。”

毕敬业频频点头。

殊不知,他俩对圣手榜的解读,大错特错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