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国士无双叶无双 > 第4章 装好人头,本王要送礼
 
咔擦……

刀落!

雪白的行刑台,满地殷红。

徐东风下了地狱。

“第一斩,斩一个青天向明月!”

叶无双一脚踢开了徐东风的肮脏身躯,拎着刀来到了张贤明面前。

“你先前说,送我去地下跟叶家罪人团聚?”

“本王还给你这句话,送你走!”

叶无双扬刀,大风起,杀意浓。

“王爷,王爷,您刀下留人,我可以指证三大亨。”

“当年虽然是我带队去的叶家,但但但……但作为毒药的证物是三大亨给我的。”

“只要您放过小的,我立马转做污点证人,公开指证三大亨……”

张贤明为求活命,和盘托出。

“痴人说梦!”

不等叶无双说话,极尽暴走的荆轲怒斥开口。

“当年你在做什么,那时候你为什么不指证三大亨?”

“就因为这份提早安排好的证物,一个刚满十八岁的风华青年含冤而死!”

“你好端端的活了六年,被你坑害的人呢?”

“他失去的不是六年,是踏马一辈子……”

荆轲一度哽咽,恨不得一脚剁碎了张贤明这个狗贼。

“我我我……”

张贤明憋不出半个屁。

“本王不需要你的指证,故此,上路!”

“第二斩,斩一个乾坤平大道!”

叶无双落刀!

张贤明遁入阴间。

叶无双提刀来到了陈山面前。

陈山:“……”

屠夫陈山,刑场的刽子手。

数年来,手握问斩大刀的他,斩过不少人。

他从未想过,有遭一日会被别人取走脑袋。

“你手痒?”

“大刀饥渴难耐,还要饱饮鲜血?”

“本王在想,等你下了地狱,被你斩过的那些冤魂厉鬼,该如何凌迟你?”

叶无双再次高举佩刀。

“姓叶的,别以为你是龙骧魁首就可以搬得动三大亨!”

“楚、柳、黄任何一个家族,都会让你生不如死!”

“老子在地下等你……”

终究是屠夫出身,陈山还算硬气。

临死之际,不忘撂下一番狠话。

“本王,会让你们所有人都在地下团聚的。”

“记住,是所有人!”

“第三斩,斩一个人间不回头!”

叶无双落刀,砍出一滴血雾。

“装好人头,本王要送礼!”

叶无双将佩刀还给萧川,道了这么一句。

“是!”

萧川无比荣幸的接过佩刀,他自然知道叶无双要把人头送给谁。

不是三大亨,还能是谁?

“荆轲!”

叶无双喊了一声。

“到!”

荆轲贴近。

“传本王命令,仗责在场刑员三十大棍,就地解散西郊刑场!”

“然后,推平它!”

叶无双以龙骧之王,下达了落地津海城的第一道王令。

“荆轲,领命!”

荆轲高声回应。

在场刑员,纵使没参与当年叶国士问斩一事,却在刚才冒犯了一尊龙骧之王。

冒犯王族?

仗责都是轻的!

故此,待这道王令一出。

在场的西郊刑场刑员,赶紧就地跪拜,磕头感谢龙骧之王不杀之恩。

是以有幸目睹国士无双者真容,他们此生无憾了!

叶无双独自走下行刑台,负手向着门口走去。

呼……

叶无双抬头望天,呼出一口浊气。

纷飞的雪花悉数落在脸上,叶无双不忍心佛开。

他记得,哥哥还在的时候,每一次下雪,他们都能一起在雪中追逐嬉闹。

打雪仗,堆雪人,打哧溜滑……

趁着哥哥不注意,偷偷给他脖子里丢下一个雪球。

看着哥哥凉的呲牙咧嘴,大笑着逃跑。

那时,爹也在,娘也在。

还有墙角的梅花,开的是那么的美丽。

花在开,爹娘在笑,还有厨房里的炖肉,咕噜咕噜的冒着热气……

滴答,滴答。

热泪夺眶而出。

却还有,叶无双嘴角,那不知何时上扬的一抹微笑。

“魁首,天凉,您在雪地里站太久了!”

时间推至一刻钟后,前来提醒和关心的是萧川。

他并不是叶无双的直属麾下,却听过很多关于面前这位无双战神的故事。

于萧川这里,更应该把这些故事,称之为军中传奇。

是以亲眼目睹国士无双之绝代风采,徜徉于心中的唯有敬佩。

“无碍!”叶无双神色淡然。

比起来战火狼烟的血染沙场,这点风雪又算得了什么?

“禀魁首,徐东风三人的人头已经装好,一切收拾妥当。”

“属下斗胆请示,愿为您行事,推平西郊刑场!”

萧川拱手请示道。

“辛苦!”

叶无双准了。

“谢魁首!”

能为军中传奇,国之栋梁做事,萧川无限荣耀,乃至发自肺腑的道谢。

稍远处,荆轲已经打开了车门,垂手等待叶无双上车。

推平西郊刑场,是叶无双朝亲随荆轲下的令。

萧川揽下,荆轲不敢自作主张,唯有叶无双亲口答应,萧川才敢动手。

叶无双迈步向商务车走去。

“恭送战神!”

“恭送战神……”

以萧川为首,来自津海城兵武司的将士,自动战成一排,齐齐敬礼。

怀着无比仰慕之情,瞩目这位无双战神离场!

商务车驶离西郊刑场。

“推!”

萧川大手一挥,向将士们下达了命令。

亦是,作战命令!

……

商务车里,荆轲开口。

“听萧川说,三大亨之一的楚家今日有一场订婚宴,开席时间是上午十一点五十八分。”

“订婚宴的主角是楚家的小儿子楚昊,跟其订婚的是……”

荆轲欲言又止。

“讲!”

叶无双皱了皱眉头。

“跟楚昊订婚的是黄烟!”

荆轲赶紧相告。

黄烟,黄家的金枝玉叶。

黄家,也是三大亨之一。

且,是三大亨之首。

荆轲欲言又止的原因,是这个黄烟跟叶无双关系不浅。

小时,叶家门庭恢弘,曾与当时还算气候的黄家有过来往。

父母辈的人在一起,开心之余,便喜欢给孩子定娃娃亲。

叶无双是叶家老末,黄烟也是黄家最小的子嗣。

于是,两家约定,待孩子成年,便把这桩娃娃亲坐实。

只可惜,叶无双年满十八岁的那一年,叶家一夜之间崩塌!

六年来,叶无双一直在让近卫彻查此事,却因战事吃紧,未能得知全部真相。

直至班师回朝之际,他才解开当年真相!

原来,正是黄烟的父亲策划了这场阴谋。

既有定下的娃娃亲关系,秉性善良的叶父叶母无论对黄烟还是其父母,都至善至亲。

甚至还把黄烟的父亲安排进了叶家公司,许以重要权职。

然,贪婪的黄家,昧着良心上演了一出农夫与蛇!

既如此,那么今日,叶无双要好好问一问黄家人。

于这订婚宴上质问,颇有一番‘风味’。

“去订婚宴,送人头!”

叶无双敲定了接下来的行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