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国士无双叶无双 > 第3章 本王领封
 
轰轰轰……

一辆猛禽车,携霸威姿态,狂暴碾压而来。

正是它,连招呼都不打,直接撕裂了精钢打造的刑场大门。

呼呼呼……

猛禽车踏着风雪,长驱直入。

但,它只是个开场!

又有几辆车直线逼近。

清一色的军绿色吉普车,配备最高规格的装备,彰显霸威姿态!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引得徐东风等人,惊恐侧目。

如此恶劣的大雪天气,怎就惊动了兵武司的人?

细细一瞧打头的猛禽车车牌,徐东风更是惊的眼珠子差点飞出去。

“津海城兵武司扛把子的座驾,这踏马什么情况?”

徐东风一时间呆滞当场。

他尚且如此,张贤明几人更是一度如梦!

兵武司这帮猛将,何时这般大动干戈?

这一定是有大事件发生!

吱嘎嘎……

猛禽车停靠在行刑台前。

以猛禽车为基准线,五辆吉普车整齐划一。

每一辆的间隔距离亦如拿标尺量过,精确的让人哑口无言。

咔咔咔……

猛禽车打头,六辆车的车门同时打开。

从猛禽车走出的这位,身披兵武司战袍,腰间斜挎一柄金鞘佩刀。

国字脸,粗眉毛,一米八五的身高,如盖世霸王一般亮相在诸人面前。

“萧萧萧……萧司长!”

徐东风战战兢兢的打着招呼,只感头皮发麻!

本名萧川的魁梧汉子,大刀阔步的走向刑台,直接略过徐东风,连一句回应和寒暄都没有吝啬徐东风。

他径直来到叶无双面前,做出了一幕让诸人瞠目结舌的举动。

“禀魁首,津海城兵武司司长萧川,奉上峰命令,为您送上御林府的批文!”

“请您过目……”

萧川单膝跪地,双手拖着一个鎏金的长方形锦盒,铿锵有力,却又是极尽恭敬。

轰!

这一幕,如一柄巨锤,毫无征兆的锤进了徐东风等人的胸口。

震惊、惶恐、压抑,乃至窒息的情绪,不断作祟!

西郊刑场地处偏僻,并不能如市中心那般第一时间收到,有关叶国士被任命龙骧魁首的惊天新闻。

然,这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御林府这个部门,之于徐东风等人,太过沉重!

御林府的批文?

什么批文?

为何又是津海城兵武司的扛把子萧川,他亲自来送?

一时间,徐东风等人久久不能平静。

叶无双淡然的看着这个锦盒,脑海中却浮现出背棺亲征的壮烈。

于他眼里,锦盒并非鎏金颜色,而是血色!

这龙骧魁首的批文,是他和将士们用鲜血换来的。

亦如脚下的骏河寸土,每一寸都是一幅幅铮铮铁骨打下来的。

叶无双伸手覆上这鎏金锦盒,紧紧一抓,扬手甩给了荆轲。

“念!”

叶无双手脚站立,昂首挺胸。

荆轲打开锦盒,同样立定站好,端着批文高声宣读。

“经炎夏御林府批准,任命叶国士为第一代龙骧魁首。”

“官拜大龙骧将,赐龙骧之王,特封国士无双。”

“另:经查实,叶无双以叶国士之名参伍,远离乡、舍家仇,诚天动地……”

“御林府特批,叶无双与叶国士共享以上殊荣,追封叶国士为举朝英烈!”

啪!

叶无双甩臂敬礼,刚毅开口:“本王,领封!”

四个字,横压全场!

“拜见龙骧魁首!”

“拜见龙骧魁首!”

咚咚咚……

以萧川领衔,津海城兵武司到场的所有将士,单膝跪地,齐齐参拜炎夏第一代龙骧魁首!

叶无双卸下手臂,于心里,默默叨念。

“哥,你听到了吗?”

“爹,娘,你们听到了吗?”

“咱家出了一对龙骧之王,我和哥哥做到了国士无双,没有辜负您二老取得名字!”

……

此时,最为尴尬的莫过于徐东风等人。

谁又能想到,六年以后,叶家仅存的根苗,摇身一变成为百万将士的魁首,官拜龙骧之王!

此等殊荣,炎夏独一份。

大龙骧将,横压十三档司衔,独领风骚!

“刀!”

叶无双不给徐东风感慨的时间,抬手向已然起身的萧川要刀。

“魁首,属下愿为您执刀,屠尽这等狼徒狗辈!”

萧川卸下金鞘佩刀,向叶无双请命,执刀!

“退!”

叶无双拿过萧川的佩刀,喝退了他。

萧川不敢抗命,迅速退后,垂手等待。

“你先前说,本王乃畏罪潜逃之人?”

“来,重新说一遍!”

叶无双拔出佩刀,架在了徐东风脖子上。

顷时,寒光四射,一股透彻心扉的寒意从徐东风脚底板直直升起。

乃至,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全线灌入他的四肢百骸!

恐惧,胆寒,直至让徐东风彻底绝望。

噗通!

徐东风跪了!

“龙骧王爷饶命,小的当年被利欲熏心,我已经知道错了!”

“楚家给我的三百万好处费,我全部给您!”

“如果不够,我再加两百万,求您饶我一命……”

徐东风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先前的颐指气使,冷傲无敌的做派,早已荡然无存。

“如果生命可以标价,本王出双倍,买你全家人的性命,你愿意吗?”

叶无双厉声喝问。

徐东风:“……”

叶无双这句话,无疑是彻底封死了徐东风。

张贤明和陈山等人这一听,当场吓得魂飞魄散,悉数跪了下来。

他们也终将明白,叶无双绝不会轻易饶恕他们。

“爷,我们错了,求您放我们一马!”

“我们当年也只是听从刑长的命令,实在是身不由己。”

张贤明哭丧着脸,一个劲的哀求道。

“都是该死的徐东风收了三大家族的钱,他拿的是大头,我们只分了一小部分钱。”

“您要砍头,就砍他的,他才是罪魁祸首!”

陈山最为直接,也更为无情,将所有罪名都推到了徐东风身上。

果真,畜生不如的东西,于生死面前,向来不会顾及情分。

实则,他们仨,压根就没有过情分!

“爬上来!”

叶无双指了指张贤明和陈山。

张贤明扶了扶眼镜,与陈山对望一眼,皆能从两人眼中找出绝望的神色。

没辙,爬吧!

希望这一爬,能让这位龙骧之王把气消了,放自己一马。

哧哧哧……

张贤明和陈山很快爬到了刑台之上。

他俩不敢抬头,只能脸贴地,静等叶无双发落。

“把头抬起来!”

叶无双要让这三个畜生,抬着头下地狱。

他握紧佩刀,居高临下的俯视徐东风。

“你徐东风头顶炎夏之徽,身披刑探院战袍,炎夏赋予你为民做主的权力。”

“而你,不仅违背了在炎夏旗帜下宣读的誓言,更玷污了刑长这个职位!”

“你口口声声问我,谁赋予我的权力过问叶家一事?”

“本王问你,又是谁赋予你的权力坑杀我的至亲?”

“你敢让本王下跪领死?”

“那你,先死一步!”

叶无双握紧佩刀,高高扬起。

“不……”

徐东风发出了绝望的惨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