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我们,还能相爱吗林浩然阮荆歌 > 第87章 有些事情我怕我问了,会失去你(二)
 
“去波士顿和我男朋友结婚,他拿到绿卡满一年……结了婚我也能定居那边……”董小姐说这话时,鼻音浊浊的,她沁汗的手,眷眷的攥紧安厚宇粗狂有力的手指。

安厚宇绷到极限的欲望倾泻而出,他整个人给虚无充斥,疲惫着坍塌在董小姐身上。

“我走了,舍不得吧?”董小姐两手拢进安厚宇细密的短发悉悉索索的揉着,她说话的语调儿既矫情又伤感。

“嗯。”安厚宇依旧黯哑着声音嗯着,他忽然就感觉很寂寞,心里空的像壳儿。

安厚宇想他应该是男人中的异类,因为他并不喜欢性……高……潮,欢愉快感后的虚无让他忽然的就很寂寞,这种寂寞蔓延至四肢百骸,又似被梦魇住,他对欲念快感的克制近乎病态,除了对米芾。安厚宇和米芾亲热时,他不抗拒快感的到来,安厚宇想念米芾沦陷在他身下的悸动,羞赧如困倦的猫,他给她说言不由衷的话,米芾就蚊子般的小声嗯着,有时明明迷迷糊糊睡了,却还会下意识的应他的话。安厚宇说去夏威夷度假吧,米芾半梦醒着说可猪排骨涨价了啊。安厚宇说又不是养不起你,干嘛加班累着?米芾又梦游般的小声说喜欢看你穿浅色衬衫啊,后半夜的寂寥和空旷就给两人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冲散了。

“我不要你总嗯的含糊我,我要你亲口说给我听,说你舍不得我走。”董小姐浊着鼻音小声矫情,又执拗的去吻安厚宇窜着温热鼻息的唇齿,她真喜欢他身上的味道。

“记得给我地址,有礼物送你。”安厚宇避开董小姐炙热的唇,疲倦的翻身仰躺,又给董小姐卷过去暖被盖身。

“你老婆一定很爱你。”董小姐怅然叹息。

“嗯?”安厚宇习惯性的嗯着,明明想问董小姐为何这样断定,但却用自己都不确定的问句,他是惜墨如金的男人,最忌讳言多必失。

“你这种男人向来半句实话都不说,最让女人没有安全感,她都肯嫁你,不是爱你是什么?”董小姐说这话竟带着敬意。

安厚宇没有说话,他有想过,若米芾未患宫颈癌,他现在会怎样?还有董小姐和张小妍,抑或别的谁吗?这话本该米芾来问,若她真的爱他,安厚宇甚至想好最合适的答案,他等了五年,米芾始终不问这个假设,安厚宇想,米芾一定不爱他。

“爱情和婚姻真不复杂,明知道你在意的人并未忠贞不渝,还是乐意和他结婚生活,仅此而已。”董小姐笑着翻身趴到安厚宇身上,躁动的撕扯他的衣衫,“让我再不忠贞最后一次。”

“真累了。”安厚宇箍住董小姐不安分的手,他的心还未从虚无的寂寞中解脱。

阮荆歌随钟离回到家,就看到餐厅餐桌上冷掉的烛光晚餐,烛灯少去大半,想来是钟离离家前熄灭了。客厅的沙发处,有钟离简单打包好的行李箱,阮荆歌瞬间想起她和钟离的约定,国庆假期回欧洲探望钟离父母。

“荆歌,你先泡个热水浴,我重新做些吃的,牛排和甜点冰箱都备着食材,不用多少时间。”钟离若无其事的收拾餐桌,动作娴熟利落。

“钟离,有些事儿我必须跟你说。”阮荆歌强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哽咽着走到钟离身边,她无法得过且过,做梦都未想到西餐厅那夜的春梦,已是林浩然对她的攻溃,钟离却明知装不知。

“想我陪你泡热水浴吧?”钟离笑着戏谑,弓起手指刮下阮荆歌挺直的鼻梁,“快去吧。”

“钟离,我今天和……”阮荆歌再难抑制冲动的情绪,伤害和欺骗相比,欺骗更难让人接受。

“差点儿忘了你的手指尖有擦伤,我去拿创可贴,防水的,不影响你泡热水浴。”钟离再次打断阮荆歌,快步朝书房走去。

“钟离,你怎么不问我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儿?”阮荆歌痛哭失声,她挡住钟离急于离开的身体,盯看他明澈如水的眼神。

“荆歌,有些事儿……我怕问了,会失去你。”钟离沉默好久未说话,当他说这话时,强撑着的自若和淡定,都给眼里泛起的忧伤吞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