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我们,还能相爱吗林浩然阮荆歌 > 第81章 阮荆歌每再见,林浩然都吻别到床
 
季小唯蜷缩在丁俊毅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丁俊毅则心不在焉的坐在办公桌前,一支烟接着一支烟的抽着,烟灰缸里积满被蛮力捻到变形的烟蒂,空旷的办公室里烟雾缭绕。丁俊毅的办公室外面尽是隐约的嘈杂,报社独有的工作氛围,追着要稿子的,头版头条拉广告业务的,名人访谈给取消的,娱乐八卦侵犯隐私给明星艺人追着警告的。

丁俊毅蹙眉仰靠在办公座椅上,他脑海里尽是苏昑淡然到不屑的表情,还有他自己丢出去表心迹的话,现在这些全都像后挫力般的抽在丁俊毅自己脸上。幸而有粗心大意的同事小赵之前见过季小唯,现在全报社的人都误以为季小唯是丁俊毅的表妹,汶川地震后,全家只幸存她一个,千里投靠丁俊毅,但丁俊毅并未给予季小唯这个苦命表妹很好的生活照顾,这才给人家闹到报社来找总编投诉。这样的故事版本好过其他任何故事版本,尤其是桃色绯闻。加之季小唯的目的仅为威胁,不急于澄清是在等丁俊毅做选择。

敲门声响后,小赵拿着稿子从外面进来,看到季小唯蜷睡在沙发上,倒有些打扰的歉意。

“丁哥,这稿子赶得急,总编一定要你敲定,下班前必须定稿,国庆假期不上班,下印厂就刊印了。”小赵放低声音,把未定稿的厚厚一沓稿子递给丁俊毅。

“那你们谁也别打扰我,到下班前两个小时都不到,我稍微分点儿心思就定不了稿。”丁俊毅烦躁的捻灭手指间的烟蒂,接过小赵手里稿子翻看着,他说这话并非是为工作,只想好好琢磨下怎么跟苏昑开口提离婚。

“成,我出去跟其他人交代下,这进进出出的也影响小唯姑娘休息。”小赵咧嘴看眼缩在沙发上睡不踏实的季小唯,蹑手蹑脚离开丁俊毅的办公室,门也给悄无声息的带上。

丁俊毅焦躁的丢开稿子,起身在办公室里踱步子,疲倦的靠在办公室门上发呆。丁俊毅甚至神经质的想象着若他主动电话苏昑同意离婚,苏昑会像过年般的庆祝,因为苏昑早预料到季小唯会威胁他,而他输不起。季小唯找报社总编丢下半截话,她给丁俊毅国庆七天假的时间,若丁俊毅不做出她想要的选择,国庆长假后,季小唯说她就会再找报社总编说后半截话。丁俊毅丝毫不怀疑季小唯会这样做,他认同苏昑的判断,丁俊毅已婚的身份和季小唯汶川幸存者的身世,是季小唯仅有的把柄,当然,这也是丁俊毅最大的软肋,同意离婚,他会给苏昑看透,不同意离婚,他会被季小唯毁掉现有的声名及前程。

季小唯似无意识的睁眼看丁俊毅下,又阖眼睡去,她只披着小赵的深色风衣,蜷缩的像只猫。丁俊毅的手就在背后反锁上办公室的门,朝季小唯睡着的沙发慢慢走过去。丁俊毅再次想到了他从见到季小唯就始终萦绕他心头的想法: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国庆节假期也许是最好的时机。

季小唯全家都在丧生在汶川地震中,她是唯一幸存者,既无家可归,也无亲可投,渺小到就算出什么意外,也未必真有人关心问及她,更重要的是,季小唯的偏执加上地震对情绪的重创,她做出任何极端的事情都在情理之中,季小唯这次有胜算并非智商高于他丁俊毅,而是她有豁出命的不顾一切。

丁俊毅停在沙发前,丝毫不犹豫将手探进季小唯披盖着的风衣,扯拽开她牛仔裤的腰带,把季小唯整个人都拖到他眼前。

“你干什么?”季小唯惶恐的睁眼看丁俊毅,她原以为他在人声嘈杂鼎沸的报社并不敢有失分寸。

“干你!”丁俊毅冷笑着将季小唯压在沙发上,又给她惶恐无助的模样刺激到,又给隐约嘈杂如菜市场的报社工作环境刺激到,更想着若他国庆假期如愿以偿执行计划,也许以后就再没机会随心所欲额的糟蹋某个叫季小唯的女人。

“全报社上报号的人在外面,有本事你就喊,你看我在不在乎?”

“我就知道你喜欢这样……”丁俊毅心里涌动亢奋超越他的身体感受,他两只手发狠的攥紧季小唯细嫩的手臂,享受她痛苦挣扎的身体战栗,还有手臂表皮层下血脉受阻的滞胀痛,这句话他本是想留到以后的某年某月某时某刻,苏昑的离婚计划被他拖垮后,身心疲惫的再也无力抗拒他时,丁俊毅想说给苏昑听的,只是他最完美的计划都给困兽犹斗的季小唯搅乱。而苏昑,竟能如此轻易的摆脱他,自他和季小唯的隐秘东窗事发,就掌控所有主动,耍到他团团转。

丁俊毅的办公室门口,蓦地响起敲门声。敲门声不疾不徐,稍作停顿后,又再次重复。季小唯眼神迷离到仓惶,她呼吸急促的盯看着丁俊毅,她脸上的冷汗及泪水,蔓延至白皙脖颈,黏贴着卷曲的发梢,还有湿漉漉的汗水慢慢的顺着脖颈流淌至锁骨的凹处,莹润的汗湿无声的起伏着。

“我在定专版刊印稿,别烦我!”丁俊毅无所顾忌的吼着,眼神却盯着身下的季小唯,他的两只手几乎在吼的同时,就掐住季小唯的盈盈在握的白皙脖颈,丁俊毅掌心滑腻的温热及汗湿,下身焦灼的戳撞感,他醉醺醺般的两手更用了力气。

“俊毅哥……”季小唯的喃喃声被丁俊毅两手的蛮力卡住,她的呼吸蓦地中断,季小唯就痉挛般的拼命挣扎。

季小唯窒息的身体如河岸上给太阳暴晒到缺氧的鱼重回河水里,剧烈的起伏着、喘息着。季小唯咳嗽着自沙发上坐起,愤怒的盯看丁俊毅。

“总编……还在楼上,随便你去说。”丁俊毅慵懒的仰靠着沙发,他眼神阴翳的斜睨季小唯,倦怠的整理散乱的衣衫。

季小唯却不说话的涨红脸瞪丁俊毅片刻,突然就扑到他身上,撕扯丁俊毅刚整理好的衬衫,魔怔般的要解丁俊毅的腰带。季小唯刚上来感觉,丁俊毅却只享受他自己的快感,她给欲望折磨到癫狂。

“我还要定稿,别烦我!”丁俊毅冷冷的推开衣衫凌乱的季小唯,毫不犹豫的朝办公桌走去。

“丁俊毅,你有病啊你?”季小唯恼羞成怒的朝丁俊毅嚷着,她黑色的裙衫上,尽是丁俊毅倾泻的体液和汗渍,她滑腻汗湿黏贴着卷曲发梢的脖颈,给丁俊毅的两手掐的红肿泛青,还未见淤。

“你没病?”丁俊毅冷笑的哼着,坐在办公桌前专注的翻看刊印稿,看都未看季小唯。

“俊毅哥,我只等国庆假期这几天时间,你要是不处理和苏昑的关系,上班我就找胡总编说清楚我们的关系。”季小唯发狠的咬着嘴唇,不甘心的瞪着丁俊毅。

“国庆假期这几天我还得出差追专栏稿。”丁俊毅像未听到季小唯威胁似的,无所谓的仰靠在舒服的办公椅上,懒懒的解开衬衫领口的扣子,欢愉感过后的倦怠,空旷到思维意识游离出整个身体。

“我不管!”季小唯尖细着嗓音歇斯底里的嚷着。

阮荆歌从未发现和林浩然说再见会那么难。

阮荆歌穿衣衫下床,说必须回公司,国庆假期前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林浩然披着暖被下床和阮荆歌吻别,谁知吻着吻着,两人又倒回床上,阮荆歌的挣扎和推拒又给林浩然点燃的欲念淹没。

夕阳西下,阮荆歌再次穿好衣衫下床,她甚至警告林浩然不准和她一起下床。阮荆歌离开卧室,走在林浩然别墅的廊厅,林浩然也随便穿件衬衫牛仔裤出来送她下楼,阮荆歌说再见时,林浩然就无赖的拥着她吻别,吻着吻着。

“你要不要这样折腾啊?”阮荆歌竭力克制身体给林浩然促动起来的欲望,恼火的瞪他。

“你还说不说我老了?”林浩然喘息着拥紧阮荆歌的身体,他始终忌讳给她说老的事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