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我们,还能相爱吗林浩然阮荆歌 > 第76章 女人都没睡过几个,天天给你白眼
 
阮荆歌重又蹲下身盯看沙发上蜷缩的林浩然,她的手给他攥到酸疼。

“我对你真那么重要吗?”阮荆歌明眸似水,换做平日,她半秒钟都不会多看林浩然,并非厌恶,而是每看半眼都要思及往事,眷眷绕绕的把人逼到癫狂。

今天,阮荆歌所有情绪和固若金汤的多年防御,就都败给林浩然的那句话:今天,是我妈妈忌日。阮氏集团巨擘阮先生过世后,阮荆歌力挽狂澜,独撑阮氏集团逆水行舟,却倍感苍凉和无助,林太太忌日触着阮荆歌念及阮先生。加之,阮荆歌从未想过,也从未真实的看到过,林浩然不在她视线以内的生活大概是什么样,除林南峰外,阮荆歌竟连个合适照顾林浩然的人都找不到,这确实让她心塞的厉害。

“你这丫头还有良心没有?不说现在,我小时候口粮被你抢吃多少啊?你那时候多能吃啊?连渣儿都不给我剩。”林浩然裹着被子腾地从沙发上坐起来,没好气的攥着阮荆歌的手,强拉着她坐在身边。

“你干嘛老提那点事儿?”阮荆歌反感的瞪着林浩然,天下间的女人,有一个算一个,没人乐意听别人说自己能吃的。

“我怎么不能提了?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你报我什么恩了?光会拿刀戳我心!”林浩然的肠胃痉挛虽给药物缓解,但依旧疼到冷汗涔涔,即便这样,他还是不肯输嘴上功夫。

“真够小气的,我现在就报你的恩,你小时候那些口粮多少钱?”阮荆歌利落的拽过她放在沙发的背包,从里面拿出钱包。

“我要你!”林浩然拿走阮荆歌手里的钱包,丢到旁边。

“你又来了!”阮荆歌恼火的推开靠在她身边的林浩然,自沙发上站起身,阮荆歌本来想走,但她此时却挪不动步子了,因为林浩然竟然在哭。

林浩然脸色煞白的蜷缩在被子里,悄无声息的落泪。林浩然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哭,也许是阮荆歌从未像今天这样对他好过,在咖啡店给他买吃的,又肯主动开车送他回来,还能喂他吃药。也许是他太想林太太,从八岁开始,除却林太太的忌日和生日,他都很少用到妈妈这个词汇。也许是肠胃痉挛真的很疼,也许是阮荆歌最近总说他老,也许是他肠胃里残留的酒精冲撞的他。林浩然的情绪,在绷了十四年后,终于委屈的像个孩子似的哭了。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阮荆歌重又坐回林浩然身边,试探性的问着,她见过林浩然混不吝,见过他天不怕地不怕抄家伙和别人打架,更见过他无耻到没底线的跟她纠缠过,就是没见过林浩然哭。林浩然莫名的哭,阮荆歌反倒狠不下心甩手走人。

“也不知怎么的就这把岁数了,还给你说老,连女人都没睡过几个,天天给你白眼瞧不上,我也是有自尊的好不好?”林浩然火大的瞪着阮荆歌,也够不上他身为四十岁的男人,哭到这份儿上是否合适。

“你不老,真不老!比我年轻多了。”阮荆歌说这话并不违心,她说林浩然年纪大,更多是从年龄数字上说,林浩然这年纪的男人,本该很多事情都已尘埃落定。阮荆歌挖空心思想不出来更好的安慰林浩然的话,当听到他后面的絮叨时,反而顺着他话心不在焉的扯下去,“花有重开日,人无再中年,不,再少年,你这大好时光的就该好好享受恋爱享受女人,kimi不嫁你是她眼光有问题,所有不嫁你的那些女人,要么肤浅,要么庸俗,要么配不上你,反正全都有问题……”

“你也不嫁我?你有什么问题?”林浩然就如伺机而动的猎豹,蓦地打断阮荆歌挖空心思的话反问回去。

“我……”阮荆歌恼火的停住话,她的思维给林浩然绕的有点儿晕,妇人之心果然要不得,阮荆歌喟然长叹,终于决定还是该狠下心准备把林浩然拉回现实,阮荆歌表情自若的盯看林浩然冷汗涔涔的脸,“我比较爱钟离。”

林浩然的呼吸就莫名就拉长拍子,别墅客厅静谧到寂寞,这种话通常都很打击男人,能在关键时候解决问题。阮荆歌的手隔着被子象征性拍拍林浩然肩膀,拿起手边的背包准备起身离开。

阮荆歌还未站起身,林浩然裹着被子整个人把她扑倒在沙发上。林浩然脸上混着泪水的冷汗,滴答到阮荆歌的脸颊,有的滑进她唇齿间,又涩又咸。阮荆歌本能扬起巴掌的手,落至林浩然的耳边,就怎么都打不下去,只好变作推拒林浩然肩头的姿势。

“我现在名也不要,份也不要,做你情人还不行吗?”林浩然隔着被子怒视阮荆歌,振振有词的吼着。

“这种关系我会觉得自己很无耻!”阮荆歌也火了,愤然推开裹着被子笨拙如熊的林浩然,林浩然整个人缩在被子里腾不出手脚,就又把阮荆歌挤在沙发角落里不让她走。

“你本来就很无耻,明明该嫁我,却偏要嫁别人,你对得起我吗?现在是我低三下四求着给你做情人你还推三阻四!情深不寿你懂不懂?搞不好我只能活到五十岁,你想提早参加我追悼会吗?”林浩然光想着到六十岁他不过还有二十年的时间就气到找不到北,况且这二十年的时间里他未必能和阮荆歌夜夜笙歌就更是心里不平衡,他吼的整个别墅客厅都跟着嗡的,角落里盘卧着的哈士奇也给他吓到,呜的窜起来跑向别处。

“你这种心高气傲的男人就是嘴硬,好啊,我让你做我情人!你以为你真能答应吗?你不会,那样会显得你很可怜你知不知道?”阮荆歌情绪冲动的抓起沙发靠垫,没头没脑的打在林浩然裹着被子的身体上,阮荆歌记忆里的林浩然清高到无法忍受情感的不纯粹,若他能容忍,绝不会蹉跎十四年连婚都不结。

“我答应!干嘛不答应?可怜也比你陪别的男人好,也比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好!”林浩然悸动的盯看着阮荆歌近在咫尺的脸,听她急促窜动的呼吸,林浩然抿抿干涩的嘴唇,“你说的做情人,我没意见,我答应!”

阮荆歌愤怒到头晕目眩,半晌说不出话的盯着林浩然。她的思维给他扰到风中凌乱,也不知怎么就绕成她说的他们做情人,林浩然变做答应她的?

“你给我滚一边去!”阮荆歌彻底被激怒,她抓起背包用尽全身力气推拒林浩然。

林浩然竟真的给阮荆歌推着跌下沙发,好在裹着被子,摔到沙发下也感觉不到疼痛。

丁俊毅直到苏昑坐到她的办公桌前,才勉强回过神儿。他和苏昑四目相对的瞬间,就又有些不舒服,这种不舒服让丁俊毅蓦地气闷。

苏昑太正常了,这种正常在丁俊毅看来,又太不正常了。怨念、嫉恨、有情绪波动,才算是婚姻触礁的连锁反应症候群。若苏昑冷若冰霜,或是情绪抵触,又或是突然改变着装,想证明自己活的更绚丽,这些在丁俊毅看来才是正常。但苏昑并无他刚才想的种种反应,就连身上穿的衣衫,也都是之前他们没出问题时,苏昑上班穿过的职业装,丁俊毅之前想好的应对苏昑种种反应的开场白,顷刻间就变作过去保质期的酸奶。

“俊毅,这是离婚协议书,你先带回去让你们报社的法律顾问看看再说。”苏昑表情自若的从办公桌抽屉拿出来离婚协议书,递到丁俊毅面前,又拿出来一个信封放在他面前,“这里面有你的工资卡、稿费收入,还有用你的钱投资理财产品的本金和收入,明细都在里面,一共40万。”

丁俊毅怔了怔,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个人现金资产会有这么多。

“房子虽然是用卖我之前小公寓的钱付的首款,但后来的房贷你也有付,所以我们一人一半,谁要房子谁付对方一半作价就好,其他就没什么了,你回去考虑清楚,我们找个合适时间办理下手续就OK。”苏昑说完还谦和的看丁俊毅笑笑,她的眼神和表情,半丝情绪波动都没有。

“苏昑,对不起……”丁俊毅沉吟良久,终于开口说第一句话,他其实根本没想好说什么,更没想到苏昑会是眼前这般淡定与平静,按丁俊毅的思维模式,苏昑怎么都要有情绪波动,只要有情绪波动,他和苏昑就还走不到眼前这个程序阶段,纠葛在情绪阶段的拉锯战,以不了了之结尾的百分比非常高。

“没关系。”苏昑的回答,就如走路时给年迈的老人和淘气的孩子踩到脚般的不以为意。

“苏昑,全都是我的错,我们不能就这样结束的。”丁俊毅表情焦灼,他说话的声音透着绝望的困顿,这确实是丁俊毅最真实的感觉。

“那你想怎样结束?”苏昑平静的抬眼看丁俊毅,反倒像夫妻俩商量家务事。

“苏昑,都是我的错,只要不离婚,我全听你的,你说怎么办都可以。”丁俊毅殷切的看着苏昑,说出他的诚意。只是丁俊毅从未想过,他的想法及他的诚意,早在苏昑对许文说的那些预料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