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我们,还能相爱吗林浩然阮荆歌 > 第50章 林浩然连命都给她,哪能全身而退?
 
方小薰不放心林浩然独自离开party,产后孱虚给她累到上气不接下气,才在停车场追到林浩然。林浩然倚着车子上发怔,像喧嚣都市里迷路的过客。

“浩然哥。”方小薰本想多说几句安慰话,看着再无自持和从容的林浩然,方小薰的话就都梗在喉咙里。

“所有人都说我疯了,我是疯了,疯到这些年我总感觉荆歌始终是爱我的,她不嫁我肯定有苦衷。”林浩然似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方小薰说。

“浩然哥,荆歌两次结婚都……”方小薰找不到合适的说服理由,只好老生常谈。

“结婚算什么?你和段锦祁结婚了,你爱他吗?”林浩然眼神寒凛,转头看方小薰。

方小薰给戳到痛处,怔着说不出话,她其实是没存在感的人,既非阮荆歌性烈如火永不言败,也非林浩然狂放不羁肆意妄为,方家父母打拼大半生涯,她才有跻身豪门名媛的命。对段锦祁,说不来好与不好,相熟多年,人不讨厌,也懂哄她,朋友说合适,父母又说方家生意总要后继有人,她真不能独当家业,那就嫁吧。

“浩然哥,你开车慢点儿。”方小薰忍着眼泪,转身就走,她素来慢半拍,半晌才察觉给林浩然的话蔑视,爱情是大冒险,但并非所有人都有好奇心。段锦祁初高中时,狂追阮荆歌,被戏称马文才,那时,众人皆知阮荆歌的梁山伯是林浩然。方小薰爱站在走廊窗边,看林浩然骑酷炫的机车,放肆的把阮荆歌抱上去,风驰电掣而去,方小薰就怦然心跳。

若没豪门符罩着,方小薰想,她连段锦祁这般马文才都嫁不到,连林浩然身边都靠不近,不能看他喜怒哀乐,更不能暗藏心思喊他浩然哥。这世上没存在感的姑娘不计其数,都给爱情金字塔垫着底,塔尖托着阮荆歌这般女神,美到让人不敢直视亵渎,诱引着癫狂的男人们如飞蛾扑火、前仆后继,踩踏在分母浩大没存在感的姑娘们垫着底的身体,哪有人会想她们也会难过也会心痛的。

“她出生那年,我八岁,我妈刚过世,阮叔叔和我爸孤注全掷下海从商,被所有人看成异类,阮阿姨难产生的她,严重贫血,大部分时间在住院,那几年都是我带她,休学一年不够休两年,两年不够就休三年。”林浩然又似自言自语,寂寞的陈年旧事。

方小薰停驻脚步,泪眼婆娑的转身看林浩然,她甚少听林浩然说过去。

“我哪会带孩子?只会抱着哄,她哭我也哭,她笑我也笑,换尿布弄我全身,好在阮叔叔能托人香港弄来麦乳精奶粉喂她,夏天打雷闪电,她怕我也怕啊,我就抱她钻到被子里一起又叫又喊又哭的,最怕她生病,那时候孩子发烧就容易得肺炎,有次她发高烧,吃药还是反复,小身子软到没力气,脸通红,我就抱着她大哭,跪在我妈遗像前,求我妈保她命,她要有事儿我也不活。”林浩然喟然叹息,思绪恍然。

“浩然哥,你别再说了。”方小薰哭成泪人,阮荆歌绝不会知她襁褓之事。

“小薰,我的命和那丫头拴在一起,要我怎么放手?”林浩然蓦地伤感,他连命都给了她,哪里能全身而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