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我们,还能相爱吗林浩然阮荆歌 > 第41章 自古英雄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
 
黑暗里,米芾蜷在卧室床上未动,她听到安厚宇开门进家的脚步声,顺手轻放钥匙,脱掉大衣换拖鞋。夫妻久了,甚至能掐算几分几秒的动作和时间。

就这样吧,米芾在心底默念。

每天夜里睡前,有个习惯要等的人,每天起床吃放,有个习惯要看一眼的人,每回去医院或危急情况,有个能签同意书的人,每次上来情绪,有个习惯会搂她到怀里的人,只轻轻的拍着,便能妥妥睡去。

尴尬的42岁,连子宫给切除了亦要充着女人脸面笑着活,还有什么过不去?

安厚宇在浴室冲澡,水自他身体溅落,紧致的肌肉得益于早年下军队的拉练。浴室氤氲的水汽,模糊了洗漱池墙上的镜子,也模糊了他的视线,董小姐的生涩忸怩,张小妍的风骚熟媚,全给炽热的水冲干净。安厚宇抹去脸上的水,此刻真就心如止水,但他知道,要不多久,他还是会不可遏制的想要她们,柔软的身体,放肆的迷情,他喜欢调教董小姐的驾驭感,又喜欢张小妍胀满欲望的脸和水漾的身子拼命取悦他,若他不给,她真会如枯蝶折翼般凋零。换做年轻时,他自己都鄙视自己现今的不耻行径,可惜,他已不再年轻。

十岁不愁,二十不悔,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古来稀。

48岁的男人,想珍惜的东西很多,突然很想要的东西也很多。

安厚宇想,待到五十岁后,他亦会像街头巷尾侍弄儿孙的老头子们,皮肤松垮的如科莫多巨蜥肚腩上沉坠拖地的皮,密麻着老年斑。眼球玻璃体也许会长褐色斑白,昏花着看雾蒙的天空,分不清到底是雾霾,还是他眼睛霾了。要不也穿件如抹布的背心,趿拉布板鞋,擎着鸟笼,马路边看江湖骗子摆摊吆喝下棋,要不也攒个老头子们局,打每次三五毛钱的扑克牌。来往的姑娘和女人,看也不看一眼,若真看一眼,也是客套到冷淡的话:老大爷,麻烦您给让个路。

每每想到这,安厚宇就疯狂涌动着要董小姐和张小妍的欲念,反刍她们满足后对他的臣服和依赖。现时他是男人,不多久后,他是老人。

自古英雄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半世生涯,入土为安的东西不多,活着时都给经历过,才算功德圆满。

米芾好好躺着,不知怎的,又想起苏昑。她不需要男人,但苏昑健康正常,若丁俊毅真外面有女人,苏昑要如何面对?这会儿偏又跑去风冷天寒的藏区,独自担着苦也不给米芾和阮荆歌说,丁俊毅跟没事儿人似的闲呆着,这天下间的女人遇到事儿,为何总先苦自己呢?米芾想着,眼泪也跟着溢出眼眶,不自觉吸吸鼻子,便有了浊浊的哽咽。

偏在此时,安厚宇悄无声息的推门进来。自那夜雷阵雨,他就始终和米芾睡在一处。

“不舒服了?”安厚宇小心躺在米芾背后,掖好暖被,才又探手触摸她额头,浴后的凉沁,弥散着清爽的体味儿。

米芾未吭声,安厚宇的手就抚着米芾手臂,停在她纤瘦的腰肢,轻轻拍着。不续着刚才的话问,也不欲盖弥彰的解释回来晚。

“俊毅怕是外面有女人了,我心疼苏昑。”米芾浊着鼻音,淡淡的说句。

安厚宇轻咳半声,拢在米芾腰部拍着的手蓦地停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