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我们,还能相爱吗林浩然阮荆歌 > 第38章 十多年枯守的空寂,都给他填满了
 
“我喜欢你这样……”安厚宇浊着鼻音,低声说在张小妍耳边。

张小妍略有失望,表情给昏暗掩住,她想着意乱情迷的,安厚宇也许能说句“我喜欢你”。张小妍带着女儿马芸生活,并非不想找个合适男人,但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女人年过四十便没好市场,拖拽个孩子的,就只能往农贸市场归类,乡镇风情,高不成低不就。

相过的男人,清一色的离婚丧偶有孩子,偶尔有未婚的,大抵身体有缺陷。耐着心思在离婚丧偶有孩子的男人堆里挑,不是中年发福挺着圆肚子像孕妇,就是秃顶如三毛流浪记,要不就是满嘴烟熏的焦黄牙还特喜欢龇牙给她笑。退而求其次找个瘦子,模样还算周正,约会第一次就推着张小妍猫进午夜后的胡同里做那事儿,张小妍上不来感觉,推脱去他家里,男人说有儿子不方便。张小妍耐不过,她心里也有欲念,就在黑咕隆咚的胡同角落从了瘦男人,哪晓得不过两分钟,瘦高个儿男人就爽了,哼唧唧的又挠墙又撕咬张小妍细嫩的胸口,还问张小妍他是不是很厉害,张小妍就悲怆的看着漆黑如墨的夜,中年,真的让人如此挫败吗?她开始无限度的渴望着有个正常的男人,在自己还未年老色衰时,好好的睡她几次。

也许张小妍的怨念起了作用,没多久,在学校家长会上,她遇到安厚宇。张小妍之前见过米芾,马芸平时也没少唠叨安然的家事儿,但张小妍从未放心上,有时家长会见到米芾,她还客套几句,问身体怎么样。当张小妍初见安厚宇后,心底蕴藏太久的死寂瞬间怦然心动,安厚宇有着民国男人的脸廓,紧致壮硕的身材,不言不语的表情,眯眼时深邃莫测的犀利,张小妍竟然就想:米芾什么时候死?

家长会后,张小妍佯装崴了脚,安然就叫安厚宇开车帮送下。安厚宇不言声的扶张小妍上车,张小妍就红了脸,她甚至觉得安厚宇能察觉她并未崴脚。

安厚宇把车开到她家楼下,张小妍脚崴的更厉害,几乎走不动路,其实是她心思重,张小妍想着若错失眼前机会,日后又有何理由再见安厚宇?当安厚宇问是否要扶她上楼时,张小妍毫不犹豫应允。

昏暗的楼道,张小妍急急地拽着安厚宇的手臂走,她真怕他会突然离开。当安厚宇扶她进入不宽敞的小居室,张小妍做贼似的反锁房门,红着脸将安厚宇推到墙上乱吻,手也扯他衣服。安厚宇不意外也未推拒,只是不主动,由着张小妍狂乱的吻他,由着她柔软的身体往他身上贴,当张小妍的手探入他衣衫,安厚宇就按她的手不让动。

“做什么?”安厚宇眯眼看她,尽是戏谑。

“我想要!”张小妍深觉自己厚颜无耻,憋了十多年的欲望拱着她没了人形。

“要什么?”安厚宇黯哑了声音,蛊蛊的尽是诱惑。

“我要你……”张小妍豁出去,仰头贴近安厚宇耳边,嘤咛说着男人放肆时喜欢的两字,她不是清纯少女,亦不是未嫁之身,若想拴住眼前的男人,唯有最大限度的取悦和主动。

安厚宇的呼吸焦灼的流窜,张小妍咬紧嘴唇,用力撕扯,安厚宇浅色衬衫扣子崩开,溅的到处都是。安厚宇的沉默和自持让张小妍着迷,安厚宇的掌控和驾驭感让张小妍发疯。

那次,张小妍无耻到放声大哭,十多年的干涸与空寂枯守,都给安厚宇填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