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我们,还能相爱吗林浩然阮荆歌 > 第37章 公交末班:越放肆就越诱惑
 
米芾拎着保温桶下了出租车,远远看着安厚宇的工作单位伫立在夜色的灯火里。米芾就卷了风衣的领子,朝办公楼走去。她这些天有想很多,想阮荆歌转瞬即逝的失落,说:感情的事儿,我们都要看开,越纠缠越难为自己。又想苏昑和丁俊毅,好好的患难夫妻,相敬如宾的,此时苏昑却远在西藏山区,不定憋着多少不能言的苦,给寒风吹着,给千里万里的距离隔着,却还是要回来面对丁俊毅,若有法子,苏昑哪里用得着离开?

最后,米芾又想她自己,有安然,有体面的家,还有什么过不去?

所以,当安厚宇发短信给她说:开会,晚回。

米芾想都未想,就熬了百合粥。其实她也知道,单位有食堂,少不了安厚宇吃喝,只是这入秋的夜晚空在家里,米芾心里闷得发慌。她是真的怀念,安厚宇在国……局还是普通职员会儿,两人在路灯下走过的年华。后来买车,米芾又贪恋坐在副驾座位,等红绿灯路口时,安厚宇的手就抚着她的手,暖暖的,尽是回忆的绵长。

“安大嫂,你怎么来了?”老门卫从值班室窗户探出身子倾倒杯里的茶叶底子,瞥见走过来的米芾,颇意外的招呼。

“我们家那个开会,他胃不好,送点儿粥过来。”米芾拘谨的解释,她已好久未主动来安厚宇的工作单位。

“没开会啊?安局长下班就走了。”老门卫表情狐疑,瞥几眼根本没亮灯房间的办公楼。

“您没记错吧?”米芾心思沉下去,但还是不甘心多问了句。

“错不了,今天安局长下班没开车走,还特意跟我说要支持低碳环保。”老门卫十分肯定,说完他有些后悔,惶恐自己说不该说的话。

“那可能是我记错了。”米芾窘迫的笑笑,转身要走,又回身把保温桶给老门卫,“再不吃就凉了,您要是不嫌弃,趁热吃了吧,晚上冷。”

往郊区的公交车站,人多到排队要绕好几圈,快到末班车时间,也不知从哪里涌出那么多人。安厚宇披着风衣,戴着打高尔夫的球帽,帽檐压的也低,混杂在等末班车的拥挤人群里,没人注意他是谁。

“人真多。”张小妍就站在安厚宇前面,转过身闷闷的说着。

“唔。”安厚宇小声应着,帽檐下的眼神,瞥着张小妍膝盖上的裙摆,和米芾差不多年纪的张小妍,似乎腰身更柔软也更丰盈。安厚宇的心思漏了神儿,他轻咳几声,“安然没闹你麻烦吧?”

“没呢,倒是委屈你担着她骂你。”张小妍歉意的看着安厚宇,她女儿马芸和安然同班同学,两人还是好朋友。

安然自然不知道,其实是张小妍先有心思撩拨的安厚宇。这世间男人和女人之间,但凡有点事儿,怎可能只是其中某个人单方面的责任呢?

安厚宇抿着被秋燥的凉风吹干的嘴唇未吭声,不远处吱呀的末班车嗡的进站,安厚宇就拥在张小妍后面,两只手抚着她的腰肢,慢慢随着拥挤的人流挤上公交车。忙一整天的人群好容易挤上公交车,发疯般的争抢座位,安厚宇和张小妍则有意找了公交车的最角落站着,挤上车的人越来越多,没多久,略旧的公交车就给挤成了沙丁鱼罐头般的瓷实。

晚班车的司机和售票员早给全天的跑车累到体力透支,嘶吼半天关门开车,车子很快吱呀吱呀开出公交站。车内昏暗的灯,也随之湮灭,只有喧嚣寂寞的都市公路两旁,散着清冷的路灯光。

安厚宇就敞开风衣,把张小妍包裹在风衣里抵在公交车最角落里,张小妍更服帖的往安厚宇身上靠着,她身体的柔软,衣袖里弥散的淡香水味道。陡然间,安厚宇就恍惚了。张小妍依偎在安厚宇结实的胸口,手先是在风衣里环抱着安厚宇的腰,不多会儿,就慢慢的移到他腰带处,竟解开安厚宇西裤的前襟拉锁,手也跟着探进去。安厚宇瞥着周围昏昏欲睡的拥挤人群,他喉咙燥到能冒火,上车之前,此时光景他有臆想过很多遍,但张小妍这般做了,他还是不可遏制的躁动,两手就更紧的用风衣拢住张小妍的身体。

“米芾……还好吗?”张小妍似是无意的问起,声音却透着悸动般的战栗。

“唔。”安厚宇迟钝的分出神儿,依旧恍惚应着,他是极谨慎的人,向来不给任何人留话柄。

“现在你俩这样过……你很辛苦吧。”张小妍略仰头,看昏暗车厢里安厚宇的脸,有路灯光划过,能看到帽檐下他的脸,自持、淡定到若无其事,也让她着迷。

安厚宇便借喉头发干咳嗽几声,未接张小妍的问话。张小妍眼神逡巡安厚宇表情,她躲在风衣的手变了动作,公交车拐弯处一个小颠簸,安厚宇整个人挤到张小妍身上,艰难的抿紧嘴唇。

“喜欢吗?”张小妍透尽诱惑的声音嘤咛着,她丈夫早逝,拼死拼活支撑到现时今日,从女儿马芸嘴巴里知安然家中境况,米芾宫颈癌,安厚宇是国……局副手,之前家长会见到安厚宇,已动心思。她这般年纪的女人若不豁出去,不管是马芸的大学费用,还是男人,抑或后半生的生活,都再无指望。

“喜欢……我吗?”张小妍又小声问句,似是无意的换下站姿,身体动着好几个角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