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我们,还能相爱吗林浩然阮荆歌 > 第30章 想你想的蛋疼,你还真采阳补阴了?
 
季小唯竟未有反应,丁俊毅能感觉他掌心里热热跳着的动脉血管。

和苏昑相关的所有,就都从丁俊毅脑海里消失。

丁俊毅轻俯到季小唯身上。季小唯就半梦半醒的朦着表情看身上的丁俊毅,眼里散着迷离。

“是你淡着我……是你不要我!是你丢下我去西藏……”丁俊毅醉醺醺的低吼,粗暴的按着季小唯略挣扎的双臂,话里说的却是苏昑。他和苏昑从情人到夫妻,苏昑从未主动过。

“不要……”季小唯缩着身子弱弱的挣扎,气若游丝般的呻吟半句“不要”。

“不要?让你不要!”丁俊毅红了眼睛,豁出命冲撞着,季小唯哀怨的呻吟如梦魇般的游走在丁俊毅耳边。丁俊毅又想起他和苏昑……,苏昑不吭声的表情,似在忍受,他不得释放的欲望就始终压抑着,直至遇到季小唯,她点燃他内心所有能燃烧的火焰,彻彻底底的让他享受自己像男人,但也把他和苏昑的美好点滴,烧的灰飞烟灭。

“俊毅哥,把我当苏昑姐吧……只要你舒服,我怎么都喜欢……愿意给你弄……”季小唯断断续续的嘤咛着,猫般的蜷缩在丁俊毅身下。

“故意给我装睡你……不怕我掐死你……”丁俊毅如喝了混着干红干白和威士忌的鸡尾酒,醺着他全身心舒畅,他渴望这种粘稠到邪侫的欲望。

“给俊毅哥弄死我也认……又不是没死过。”季小唯湿漉漉的声音,给人从废墟里挖出来,给看不清脸的男人夜里用刀子逼着疯了似的强要着,她还有什么怕的?

丁俊毅身体里的酒精和欲望,都给季小唯呻吟般的呓语催化发酵着,膨胀着。丁俊毅脑海里渐殁了苏昑的被动和悄无声息。丁俊毅甚至想,放纵就放纵吧,也许等苏昑从西藏回来,他和季小唯再没可能如眼前这般肆无忌惮,他又要忍受苏昑的不吭声。

其实,大多数貌似正常的女人在床上是不怎么叫的。一是不知道怎么叫,二是不知道叫也是身心愉悦的享受和释放。不过也有叫的,叫的却是:完事儿了吗?差不多了吧?快点儿。

这种叫法,要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把自己男人叫到别的女人床上。

这世间,翻天覆地的大事儿,千百年没几回。但男女那点事儿,不给顺明白了,真能搅出来惊天地泣鬼神。

西藏山区,念青唐古拉山脉沿线,海拔5500米,临时营地。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很危险?”许文又担心又心疼,不忍当众训斥苏昑,只把她拽到僻静处小声说着。

苏昑未答话,却心情出奇好的眺望远山。她心里积久的阴霾散尽,苏昑不再去想丁俊毅,这些年她背负的太多了。

“苏昑,我跟你说话呢。”许文略高声音,他感觉自己被漠视了,朝苏昑身边又走几步。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苏昑下意识的避开几步,亦不看许文。

许文寥落的看苏昑避开他的几步,感觉给她割袍断袖般的隔到心外面。那夜苏昑梦里把他当不知谁的人,握着他的手,在黑暗的帐篷里妥妥的睡着后半夜的沉寂,许文以为他们应该更亲昵些。

“苏昑,我……”许文黯哑了声音,他不想再隐藏心思。

“我们最高能登多高海拔?”苏昑若无其事岔开话题,依旧淡淡然的表情。

“我个人记录是海拔8611米,但你们不行,这次活动能实现6000米海拔,就是奇迹了。”许文手搭凉棚,极目远处山峰。许文这些天也清减不少,如沙漠里执着跋涉的苦行僧,未来得及清理的胡子茬儿,添了沧桑。

航拍的小直升飞机从远处飞来,摄制组的人手里拿着喇叭从半空中喊。

“苏主编,许队长,之前的视频播了,阮董事长、米总监,还有你们公司好多人都打电话到酒店问情况,说有惊无险,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苏昑抿着略风干的嘴唇,殷切的抬头看小直升飞机上的摄制组人。她想问的话卡住喉咙,又给矜持兜着问不出来。

“除了阮董事长、米总监和公司同事,还有人打电话到酒店吗?”许文瞥一眼苏昑,仰头朝摄制组的人喊话。

“没有啊!”摄制组的大喇叭扩音,震响空旷的山区。

苏昑眼神黯淡下去,转头看别处,听耳边呼响的风声。

“这里手机没信号的。”许文想不出更好的安慰话,看苏昑失落,他心里也泛酸楚。

苏昑没说话,山区手机没信号,酒店才成为通讯大本营。若真想问真想找,问米芾问李云罗都能查到酒店电话。

林浩然强忍着没去机场接阮荆歌,让人安排娱记吴越阳在会议室等。他自己却耐着性子在大厦门口等,看喧嚣的车来人往,寂寞的看着办公大楼墙壁上的钟,一嘀一嗒的蹉跎时间。

从二十六岁到四十岁,这一蹉跎,便是十四年。

“绝不能给那丫头好脸色看。”林浩然冷哼,眼角瞥见阮荆歌从不远处的车里下来,高跟鞋、拉风的墨镜、小手袋、凹凸有致的身段,张扬到光彩照人。

林浩然就眯着眼睛斜倚大厦的旋转门,看阮荆歌艳丽逼人的走到他面前。

“人呢?”阮荆歌仰头看林浩然,吹气如兰。

林浩然喉结动下,依旧眯眼睛看阮荆歌,他的心跳很无耻的没了如常频率。

“你怎么了?”阮荆歌拉下墨镜,蹙眉看林浩然。

“想你想的蛋疼,你度蜜月还真采阳补阴了?”林浩然强抑涌动的心悸,冷脸看阮荆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