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我们,还能相爱吗林浩然阮荆歌 > 第25章 姑娘,那你俩先睡,我去准备
 
“惹急我,你俩我都睡!”陈江琪气急败坏的啐一口狗毛,逞强的嚷着。

“那你俩先睡,我去准备。”林浩然微翘嘴角,竟站起身要走。

“大叔,快弄开你的狗啊!”陈江琪哭出声,眼睫毛花了一脸。

“那就是想睡我了?这样程序才对嘛。”林浩然转回身,邪邪的笑,拍了哈士奇脑袋,狗便呜哼着跑开。

“你欺负人,你家狗也欺负我……”陈江琪泪流满面,又恼又窘,索性抡开了拳头扑到林浩然身上一顿乱打。

林浩然并未拦着陈江琪的拳头,他的记忆有断层。某个放肆到无法无天的人,遥遥远远的从他的记忆断层里消失了,偶尔思及,便会怀念到贱贱的受虐。陈江琪打累了,竟不管不顾的靠在他怀里放声大哭,丢人丢到家,还怕哭吗?

“别哭了。”林浩然缓了语气,奚落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他从旁边的架子上拽过毛巾给陈江琪擦眼泪。

“干嘛这会儿又对我好?你有什么企图?”陈江琪狐疑的仰头看林浩然,眼睛里还有欲落未落的泪水。

“你千里迢迢跑来睡我,我要是再不对你好点儿,岂不是禽兽不如?”林浩然浮浮一笑,眼底却是空荡荡的寂寞。

“想得美。”陈江琪绯红了脸,却不甘示弱的推开林浩然,“我先洗澡,回头再教训你!”

林浩然习惯性的揉着眉毛,看着陈江琪扭捏着性感的猫女夜行衣,窜进他的洗手间。转手拿起旁边桌子上的免提电话,拨了号码,听里面清晰的接通后等待的声音。

“喂?”女明星kimi睡着的慵懒声音。

“你未来小姑子大半夜的跑来要睡我,正沐浴更衣呢,你快过来接她吧。”林浩然怅怅然挂了电话,又重新拨了号码,接通后却是阮荆歌欢快的声音:对不起,我现在没办法接听电话,请在嘀声后留言。

“臭丫头,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来,真当马尔代夫是温柔乡了?你再不回来,信不信我出事儿给你看?”林浩然瞥一眼窗外的黑夜,悻悻的对着电话吼着。

丁俊毅给后半夜的雷声惊醒,他起床手忙脚乱的关各个房间的窗户,却不时的给家里他乱放的衣架、高尔夫球杆、椅子绊倒。当丁俊毅最后关上厨房窗户时,才发现厨房一片狼藉,厨具和碗筷到处都是。丁俊毅就哀叹他的日子过得一败涂地,整个房子里的灯突然啪的熄灭。

丁俊毅去找电卡,他知道苏昑每次买电都会多买一次备用,他惶然的站在黑暗的客厅里,却发现他根本不知道电卡水卡燃气卡放在哪里。丁俊毅又转身去找应急灯,被沙发拐角绊倒,他吃痛的摔在地板上,手机竟在此时响起来。

“苏昑?”丁俊毅激动的喊着,腿疼的厉害,他几次想站起来都未能成功。

“俊毅哥,是我。”季小唯怯怯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雷声好响,听着空的慌。”

丁俊毅略迟疑,终于硬起心肠做了决定,“小唯,我手边现金有七八万,还能再凑一两万,全都给你,我们就这样吧。”

电话那边,季小唯好一会儿没说话,只有细若游丝的呼吸。丁俊毅也不敢再说话,窗外是轰响的炸雷,还有稍纵即逝的无声闪电。

“俊毅哥,你那么讨厌我吗?”季小唯哭了,抽抽噎噎的,“我们在一起的感觉多好啊。”

“小唯,是我对不起你。”丁俊毅艰难的从地板上坐起来,摔疼的腿强抑住他对两人有过的疯狂回忆。残垣断壁的震灾区,临时搭建的帐篷,衣衫褴褛的幸存者。季小唯穿着宽大的衬衫,白皙修长的腿,掩映在略凌乱的长发,若即若离的戳着丁俊毅回忆。

“俊毅哥,那天早晨我本来是想死的……”季小唯泣不成声,“我们全家都死了,每天晚上都有男人进我帐篷,用刀逼着我的,一夜一夜的……如果没遇到你,我真的不活了,我讨厌男人恨男人,但我喜欢你啊,俊毅哥!”

丁俊毅感觉喉咙给什么塞住,心里塌陷成窟窿,空荡荡的像嗜血的猛兽。原来,寻求慰藉的,不止他一个,丁俊毅急需什么东西把心里的窟窿填满。

轰响雷鸣后,季小唯的电话突然断了。丁俊毅怎么拨都打不通,蓦地,他竟想起季小唯说的不想活了。丁俊毅雨伞都未带,便冲出家门。

米芾在震天响的雷声里闷闷的从床上坐起,看着窗外的大雨。

“窗关了吗?”安厚宇悄无声息的进了卧室,朝窗口走去。

“关了。”米芾坐在黑暗里,淡然说着。

“睡吧。”安厚宇转了身,很自然的上床,抻着暖被,在米芾身边躺下。

米芾没说话,她和安厚宇分房睡已好几年。安厚宇再抻暖被时,米芾下意识的弯腰找拖鞋,想下床。安厚宇卷了暖被,拦腰把米芾抱进被子里,米芾没吭声,她怕安然听见,只用力挣着,安厚宇手臂用了力气,整个把米芾团在怀里,米芾凉沁的身子便有了热气。

“离婚的话,对你好。”米芾说这话,真是心甘情愿的。

大多数婚姻都能一直到老,却未必一好百好,有多少好算好?有多少好够好?也许时时的贴心贴己就好。时运不济,命途多舛,这话看似矫情,却似说给这世间所有男人女人听的。

“想多了对你身子不好,睡吧。”安厚宇浊着鼻音低语,他的呼吸拂着米芾的后颈。

米芾的心又给暖了暖,女人多半时候说话,只是絮叨,男人若接了话,又要揪着不满意的话头不晓得要问哪里,男人若不接话,定没把自己当回事儿。安厚宇接了话,又只说她身子好不好的,米芾心思里哪会不暖?米芾的鼻音也浑浊起来,安厚宇的手,在暖被里拢紧了她的腰身。

初秋的微寒,窗外的雷雨,在此时,没了寥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