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我们,还能相爱吗林浩然阮荆歌 > 第6章 小薰不生儿子,别怪段家另想他法
 
倪安波的心就硬硬的像是给什么东西扎了似的跳着,爱情的旧账又要给翻出来回忆。爱情会过期,但有时候未必会免疫,所以人世间的男男女女,很多人都是有很多段爱情的。倪安波想,阮荆歌亲自告诉自己她要结婚了,总好过他看到街边的杂志和花边新闻小报的头版头条要好的多。

在倪安波和阮荆歌的婚姻里,阮荆歌确实做到了一个女人应该做的所有事情,取悦他体谅他挽留他,几乎不像是一个豪门继承人能做出来的那些出格儿的。阮荆歌一直很想让全世界证明:这个世界真的有爱情的,真真实实的让人心里泛酸的玩意儿,让人茶饭不思,想起来就难过。但倪安波还是选择了离开,面儿上的戏谁都会演,难的在于卸下华美的戏服之后要怎么真实的演生活,当倪安波看着阮荆歌玲珑有致的美丽身体,却也在硬不起来心底被怨气晦气包裹起来的心气儿,他知道他们的爱情再也不会回来了,离婚其实是最好的绝幕戏,关注他俩的人全都喜欢看。

最美的东西很多,最美莫过初相见,最美莫过初朦胧,最美莫过初爱情。所有的这些,在倪安波和阮荆歌离婚后,都成为最最美丽的回忆,离婚后,倪安波想着他到底给自己挣回来了什么,先前他被称之为阮氏集团唯一继承人阮荆歌的男朋友,然后是阮家的上门女婿,然后是阮荆歌的先生,等他亲手结束了所有的一切,他还是没换回来别人对他最真实的称呼,他最后换回来的依然不是倪安波倪先生,而是阮荆歌的前夫。原来名利两个字中“名”,除却代表盛名和知名度,还有一个最本源的使命:我是谁。也就是你想清楚的让别人知道:你是谁。

别墅阳台上灯光黯淡了下去,倪安波熄灭了手里的烟,他慢慢的走到别墅楼下,把他忘了还给阮荆歌的别墅的钥匙,悄无声息的挂到了别墅的门把手上。当倪安波转身离开的时候,他最后看了一眼别墅的阳台,夜风把窗户里面的蕾丝窗帘吹出了外面,最温暖的回忆,就此消散,就连想顺口说句祝福的话,也艰难到像字典里的生僻字。

临近午夜,阮荆歌婚礼前美容觉被方小薰带着哭腔的电话吵醒了。方小薰在电话里说她预产期提前,羊水破了,正往医院赶。阮荆歌一翻身就从舒服的床上摔倒了地板上,她顾不上疼,爬起来随便抓了件衣服就往外面冲。

方小薰和阮荆歌、林浩然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她做任何事儿都只相信两个人,一个是阮荆歌,一个是林浩然。方小薰对他们两个的信任超过了自己的父母,还有她的豪门丈夫,餐饮帝国三代单传的继承人段锦祁。阮荆歌叛经离道,林浩然放浪形骸,方小薰偏偏是个守规矩的乖乖女,乖乖的过着优越的生活,乖乖的遵守着豪门联姻的规则,所有的人生规划,都按照规矩来。

林浩然先阮荆歌一步到的医院,私立的妇产科医院要求绝对的安静,但夜半的走廊里,还是响着方小薰父母和段锦祁父母争吵的声音。段锦祁却像个没事儿人似的,哈欠连天。林浩然忍了好久,才没把拳头打到段锦祁的脸上。

阮荆歌趿拉着毛绒玩具般的大拖鞋从电梯里窜出来,额头上裹着的眼罩还未来得及摘下来,就朝争吵的方家父母和段家父母方向跑过来。阮荆歌她走的太匆忙,没换拖鞋,她随便抓着的衣服竟然是一件性感的睡衣,等发现的时候车子都停在医院门口了。

“小薰怎么样了?”阮荆歌气喘吁吁的一边问着,一边眼看着就要冲到放假父母和段家父母面前,却被林浩然不经意的一拽,阮荆歌就掉转了方向,站在了林浩然的面前。

“小薰进去待产了。”林浩然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一边帮阮荆歌把半散开的睡衣重新系好了带子。

“他们吵什么呢?”阮荆歌平复了呼吸,才注意到不远处的方家父母和段家父母还在吵。

“方阿姨不想小薰受罪,想要剖腹产,段阿姨不同意,坚持要小薰顺产。”林浩然冷淡的瞥一眼还在争吵着的方家父母和段家父母,要不是知道阮荆歌一定会来这里,单凭小薰和他的那点儿童年友谊,林浩然未必会搀和这种事儿。

“她有什么不同意的,小薰那副柔柔弱弱的身子骨,禁得起折腾吗?”阮荆歌的火气上来了,声音也不自觉的提高,不远处的段锦祁不自觉的朝阮荆歌看了一眼。

“小薰这胎怀的是女儿,要是剖腹产,至少还得等两年到三年才能再生,而且剖腹产生孩子,最多也就能生两个?三个?顺产不是想生多少就生多少吗?”林浩然皱了眉头,这种事儿从他嘴巴里说出来,也就是为了解释给阮荆歌听。

产科的门突然被推开,有医生从里面快步走出来,“方小薰的亲属呢?”

方家父母和段家父母哄得迎了上去,段锦祁挠挠头,忍着不耐烦的情绪,也朝医生的方向走过去。阮荆歌想都没想就要冲过去,林浩然一把拽着她。

“你干什么?”阮荆歌火了,用力想挣脱林浩然。

“人家医生喊的是亲属,你是后援团,淡定点儿。”林浩然小声提醒着,然后拉着阮荆歌朝方家父母和段家父母的方向走过去。

“医生,小薰怎么样了?”小薰妈妈惶惶的拽着医生的胳膊,她是真的心疼。

“孩子心率下降,产妇开指慢,建议剖腹产,方小薰的丈夫来了吗?如果没异议,即刻签字,马上手术。”医生抬头看看,方家父母、段家父母,还有后面的段锦祁和林浩然、阮荆歌,医生有点儿不确定哪个才是方小薰的丈夫。

“不行,必须顺产!”段太太冷着脸把凑上前的段锦祁推到后面,毫不避讳的看着方太太,“我们段家不在乎小薰生多少,但必须生到我们有孙子。”

“段太太,医生的话你也听见了,孩子心率下降啊,再等下去搞不好会有危险啊。”方太太的眼泪下来了,谁的孩子谁心疼。

“小薰头产就剖腹产,再生就要等她33岁,她有福气第二胎就生儿子吗?要是生不了儿子,两次剖腹产,还能再生吗?”段太太丝毫不让步,甚至推开走到她身边劝架的段先生。

“不可理喻!”方太太不再搭理段太太,转身拉着医生就朝产房走,“我是小薰的母亲,我来签字,剖腹产!”

“随便你们去签字剖腹产,如果小薰生不出儿子,就别怪锦祁用别的方法生儿子!”段太太也不拦着方太太,只淡淡的说着,声音不高不低的在产科后半夜空旷的走廊里嗡着。

方太太的步子慢了下来,方先生趁势一把拽着方太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