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女扮男装出逃后,我被薄爷通缉了 > 第738章 薄夜没拆穿游离的小心思,等着
 
  不愧是父子俩,想的都是一样的。

  薄夜笑了,儿子的脸上明明还有点婴儿肥。

  但那说话的样子,却认认真真,很可爱。

  薄夜从太子爷的眼里看到了想放糖醋小排,毕竟是小孩子,想要顺着妈妈的喜好。

  “你想我们就放。”

  “嗯嗯!”太子爷点了点头,应的那两声“嗯”都带着愉悦。

  这要是小祖宗在,肯定不会舍得把糖醋小排放在浴缸里,都得吃进他肚子里才是最好的。

  而客厅这边,苏晏抱着秦放,小狼则是被边擎拉着手腕。

  不管是秦放还是小狼,都不太配合。

  秦放的不配合是把苏晏当成了小狼,“你不是说累,别抱着我了,我能走,能走的。”

  被当成小狼的苏晏,低沉的脸色有些郁闷。

  他又想起了游离和他说过的话,小狼和秦放也合适,也受得了秦放的脾气。

  刚才看了,确实受得了,不管秦放怎么闹,小狼都哄着他。

  而秦放对小狼的撒娇和放松,也是他所没见过的。

  秦放和他在一起,就像是刺猬,碰一下,都会被扎。

  他不会和他撒娇,对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滚。

  一想到这些,苏晏就更郁闷了。

  抱着人往外走时,都没开口,倒不是气的不想开口。

  而是知道自己一开口,秦放知道是他,肯定要闹的更厉害了。

  把他当成是小狼,闹着不让他抱,是心疼小狼累着。

  要是知道抱着他的人是他苏晏,那肯定就不让他抱了,原因是烦他。

  苏晏也很想知道,为什么秦放这么抗拒他。

  明明之前亲他时,他也会回应。

  可突然有一天,秦放就变了,别说是亲他,就是靠近他都不被允许。

  看着他的眼神,也是又气又恼又委屈。

  不管他是耐着性子问,还是逼|迫的问。

  换来的就一个字,滚。

  被边擎抓着手腕的小狼,挣了好几次,都没挣开他的手。

  “你松手,抓疼我了。”小狼低声对边擎说道。

  边擎冷冷的问了句,“有虞少卿抓你腰|疼?”

  谁家当弟的会对哥这么无礼,不知道都要以为边擎是他哥了。

  处处管着他,说话也不客气,把他当孩子一般的训着。WWw.GóΠъ.oяG

  但边擎这么问了,小狼还是认真的对比了下。

  “差不多的疼……”

  小狼回答的声音很低,因为他总觉得这样被弟弟,抓着手腕质问很丢人,也有些奇怪。

  边擎的脸色更沉了,“疼?那我给你好好揉|揉。”

  小狼蹙眉,边擎给他揉?那岂不是要疼上加疼。

  他刚要开口说不用,边擎就说了句,“闭嘴。”

  小狼有些生气,他是该有个当哥的样子,让着弟弟。

  这么多年他也是这么做的,但是边擎现在是越来越过分了。

  动不动就让他闭嘴,说不许。

  还总是和他动手,他们两人之间的地位完全颠|倒了。

  被往外拽着走时,小狼低声不满的说了句,“你太不尊重我了……”

  边擎的脚步一顿,偏头冷冷的看着他。

  小狼被他那冷冷的眼神,冰的缓缓的低下头。

  明明是他受了委屈,怎么边擎那冷冷的神色,看着倒像是他受了委屈。

  边擎最终什么都没说,拽着人就走。

  门关上时,游离才放下了手机,低头一看,小甜豆都已经抱着猫猫兔睡着了。

  她轻轻把猫猫兔,从小甜豆的怀里拿了出来。

  这只兔子倒是乖,也没闹腾,游离把它放在了地毯上,它就继续睡,懒的很。

  小甜豆是枕在游离腿上睡的,游离刚想把她抱起来,薄夜的声音就传来了。

  “我抱!”

  薄夜的衬衫袖子挽到了手肘处,走过来时,还在擦手上的水。

  游离也不知道他和儿子,在浴室里给她放洗澡水。

  只以为他是带着太子爷,进去洗漱了。

  薄夜把小甜豆抱了起来,她还在爸爸的怀里蹭了蹭。

  游离觉得机会难得,便说,“让她在这里睡,我搂着。”

  平时小甜豆和太子爷都是自己睡,不粘着爸爸也不粘着妈妈。

  不像小祖宗,总是喜欢半夜或是早上过来钻被窝。

  因为这个,薄夜和游离睡觉,尽量都锁门。

  但是因为小祖宗会开锁,他们就尽量穿着睡衣睡觉。

  有个什么都会的儿子,也不是件好事。

  其实游离留下孩子,也有自己的小盘算。

  今天自己和殷泽川说的那些话,薄夜当时没说什么。

  但肯定想好了,晚上要怎么折腾她。

  为了自己的腰好,她才想着让小甜豆和他们一起睡。

  薄夜还能不知道游离这点小心思,也没拆穿她。

  “嗯。”薄夜抱着小甜豆往床走去。

  小甜豆本就穿着睡衣,也不用换衣服。

  薄夜把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小甜豆睡的很乖,这要是小祖宗,盖上被子,就要裹着被子睡了。

  和他妈一样,被子一裹,弓着身|子睡的才香。

  游离从沙发上刚起身,小祖宗就从浴室探出头来。

  “水放好了,可是没有糖醋小排?”

  游离眉梢微挑,糖醋小排?

  刚才就是吃的零食喝的酒,太子爷一说糖醋小排,她还真有点饿了。

  想吃糖醋小排!

  薄夜走到柜子里那里,在抽屉里翻找了一会儿。

  “用这个!”

  然后走到了浴室那里,把手里东西递给太子爷。

  按照薄夜的性子,往洗澡水里放糖醋小排的事情,他肯定是不会做的。

  也会觉得荒唐可笑,但是,为了配合儿子,他觉得怎么都是可以的。

  大人觉得不好的事,对于孩子来说,却是想要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

  因为妈妈喜欢糖醋小排,那洗澡水里就能放糖醋小排,就这么简单。

  太子爷看着爸爸给他的东西,“这个好!”

  游离好奇父子俩在搞什么,走过来想要看看。

  靠在浴室门上,探头往里看,就见太子爷往浴缸里扔了几个小东西。

  因为太子爷是背对着门这边站着,她也没看清他扔的是什么。

  “扔的什么?”游离问薄夜。

  “秘密。”

  薄夜搂着游离的腰,捏了一下。

  趁着儿子没回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

  “孩子在呢,可别乱亲,什么都干不了,难受的还是你。”

  这话听着挺为薄夜考虑,但游离说话的语气多少有些,有恃无恐的逗|弄之音了。

  “床上是不行了,这不还有别的地方,能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