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风流猛驴 > 第210章 奖励
 
俩人泡了一会儿,曲老跳水里游了一阵子泳,这才收拾了一下儿往回走。
到了药田那儿,就看到秦耀文满头大汗的配在那儿干笑着,看到他,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儿,松了口气,急忙走过来:
“你干啥去了?这些人问话儿要命啊,一下午都在问东问西,还特别的尖锐,搞得我都招架不住了!明儿个我可不来了,你自个儿招待去!”
“怕啥,想咋说就咋说,没事儿!”王根安慰一句。
“不行,这可都是领导,我可不敢随便儿说,你倒是撇的干净!”秦耀文嘟囔着。
到了吃饭的时候儿,曲老不去吃盘子,反而又跑过来喝他们的小米粥吃他们的咸菜,搞得其他人也不好意思去吃,只能过来陪着。
吃了下午饭,王根才算是有了会儿空隙,拿出来手机看着。
只见那些气势汹汹的舆论,这会儿竟然声音小了很多。
再仔细看,发现下边儿的评论区很有意思,本地的百姓知道了这事儿,竟然爆发出来强大的战斗力,追着这些新闻骂,网上边儿一张张的图儿晒出来,全力的给他正名儿。
洪灾的新闻爆出来,再加上数万人的实测,再加上几个主播的力挺,还有镇政府的强力声明,立马儿就叫那些造谣的新闻没了立足之地,王根这人设立得牢牢的,很难再被动摇,之前那些骂人的声音也小了很多。
最搞笑的就是有人发了个图儿,上边儿是在翻垃圾,下边儿配文:“天杀的,我昨儿个丢掉的药草呢?”
王根看在眼里边儿,心里边儿舒服很多。
晚上闲着没事儿,给秦玉茹煲了会儿电话粥,告诉他,我要捐款一千万,支援家乡重建。
秦玉茹被他这视金钱儿如粪土的举动早就见怪不怪了,他要捐,捐就是了,别人有钱儿了都享受生活,他有钱儿了整天想着捐钱儿。
第二天,王根也懒得再去陪曲老了,一大早就跑到镇政府。
迎面儿就碰到了苏玉成,只见苏玉成满脸笑,看到他,哈哈笑着走过来:“王老板,你又来找我们镇长?”
“老苏,有啥喜事儿啊,这么高兴?”
“这不,我平反了!”苏玉成从兜儿里拿出来一张纸,上边儿是撤销秦玉茹、苏玉成两位同志处罚的决定,苏玉成得意的在他面前晃了晃:“王老板,多亏了你跟秦镇长,抓到了张安富那老贼,而且还叫我在这次抗洪的事儿上立了功,这才换来了这一张平反书啊!不光这样儿,之前被取消的任命,今儿个就又送过来了,待会儿就任命了!”
“真的?”王根在他肩膀上锤了一拳:“行啊,老苏,今儿这顿饭你是跑不了了!”
“那还用说,你不来,我还要去请你那,今儿下班儿了,咱就去喝酒,不醉不休!地方儿你选,不用替我省钱儿!”苏玉成豪气的说着。
“咦,张安富现在咋样儿了,一直没听说他的事儿!”
“那家伙!”苏玉成忍不住笑起来:“说起来挺好玩儿,那周伟雄不是去市里边儿投案自首了啊,把他供了出来,张安富到了里边儿,气不过,反过来供出周伟雄干的一些事儿,周伟雄本来因为这次挖路的事儿可能要判个半年,结果叫张安富这么一闹,起码儿得五年起步了!”
“本来闹到这儿,俩人都可能都还被判的没多严重,但俩人倒像是在顶牛,你爆我的料儿,我就爆你更大的料儿,后边儿连杀人放火的事儿都供出来了,现在好了,俩人没个二十年往上出不来了,而且我听说啊,俩人还被关到了一块儿,周伟雄这家伙天天打张安富,张安富打又打不过,天天鼻青脸肿的,都快憋屈死了!”
王根听着就觉得好笑,这俩人碰一块儿,还真是冤家对头儿呢。
“行了,马上开会了,我先上去准备一下儿!”
看苏玉成离开,他也到秦玉茹办公室门口儿等着,今儿个要捐款,捐款可不是你想要捐款就能捐款的,昨儿个跟秦玉茹提了句,才知道捐款首先要证明你这些钱儿的来历,得够清白,还要双方确认捐款意向,明确捐款用途,签订捐款协议,办理捐赠手续,一套下来,听起来还挺麻烦。
他不是镇上边儿的人,没资格儿参加这种会议,在外边儿等了一个小时,只听里边儿不停的鼓掌,他无聊的靠在椅子上打着盹儿。
好不容易等会散了,就看到秦玉茹和苏玉成一块儿出来,后边儿的人一个个儿围着他们不停的道贺。
王根站起来看着他们,一群人到了他这边儿,免不了一个个儿的要聊两句。
这次镇上边儿竟然不知苏玉成升了,连宣传口儿的那个干部也升了,任命了副镇长,不过是务虚的,没啥实权,算是业务三把手儿,苏玉成却是成了实权的副镇长,分管的都是要害部门儿。
王根恭喜了俩人,一群人也识趣儿的都散开。
跟着秦玉茹进了办公室,只见秦玉茹嘴角儿带着笑,低声说:“我最近可能要调动了!”
“啊?”王根诧异的看着他:“你不是刚到这儿啊,咋这么快就要调动了?”
“这次抗洪,在你的帮助下,算是完美交差!”秦玉茹抿嘴笑着:“市里边儿报省里,省里下了文儿,表彰了一下儿,县里边儿还在研究,大概率是要动动了!”
“去哪儿?”王根不舍的问:“你走了我咋办啊?我这工程,我这捐款,我这药田,经不住那些人折腾啊!”
“放心吧,来的人不敢的!也不看看你是谁的人!”秦玉茹自信的说道:“我既然要动,那肯定就是往上走了,以我现在的职位,再往上走,那肯定就是县里边儿了!”
“你要当县领导了?”王根惊喜的问。
“大概是!”秦玉茹低声说:“出去了别乱说,还没定呢!”
“放心吧,我知道!”他笑嘻嘻的走过去:“你这军功章,可是有我一半儿呢,你去了县里边儿,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孤苦伶仃的,你不得好好儿奖励我一下儿,对了,你之前承诺给我的奖励还没兑现呢!”
秦玉茹白了他一眼,突然在他脸上蜻蜓点水一样儿点了一下儿,红着脸看着他:“可以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