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西游:我!无敌唐三藏 > 第五十二章 金刚罗汉齐上阵
 
  
“我的天?镇元子放水了吗?这也太扯了吧!”
“不可能啊,高调出手,草草收场,那不是给自己难堪嘛!换成是你你会这样?不要面子的吗?”
“那,这唐三藏,也太逆天了吧,他的修为,好像还只有,大罗?太乙?奇怪,怎么老夫竟然看不破,有点东西,怪不得佛门选了他!”
“切,先别急着吹,我估计是全靠那条金龙,八成儿是跟祖龙有什么关系,听说唐三藏的坐骑龙马是继承祖龙传承的龙族圣女呢。”
“叮咚,恭喜宿主震惊三界,引起各方热议,成功搞事,奖励幻胧心魔卡一张。”
陈江流打完收工,很机智地已经站到赶来的佛门大队之中,毕竟打架这种事,有人代劳他也不介意,反正已经秀了秀肌肉,收获了奖励。
而且,他之所以能一击破了袖里乾坤,更多的是凭借掌握了五成的空间法则,刚好抓住了袖里乾坤的命门。否则要是真的硬碰硬,对上半步证道的老牌强者,不可能这么轻松。
不过这些东西,其他人不用知道,保留点底牌,保持点神秘感,才能让他在搞事的路上更加如鱼得水,大家爱怎么猜怎么猜,爱怎么议论怎么议论去呗。
如来缓了缓神,十分警惕地摆好阵势,双手合十道:
“阿弥陀佛,镇元子大仙为何对我取经人如此行径?中间是否有些什么误会?”
镇元子眼看这么多人在场,唐三藏也不好抓了,而且根本不可能在这问他真的镇元子去哪了,不然岂不是自爆,于是准备先打道回府,后面再做打算。
“如来,你的好弟子趁我不在道观,偷了我的人参果,本座抓他回去小施惩戒,行也不行?”
“尔等兴师动众,却是何故?”
如来一听,松了口气,几颗人参果就好办了,虽然是稀罕物,但灵山也是赔的起的,来的路上,他连所有最坏的结果都想过了,其中不乏唐三藏把整棵人参果树连根儿刨了。
可是刚松口气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唐三藏的话让他愣住了。
“啊?镇元子大仙,我记得我没偷你果子啊,我就是把整棵树铲起来抱走了。哦,想起来了,树上还有几十颗果子,倒把这茬儿给忘了。害,早说啊,你要果子的话,那我还给你!”
如来嘴角一阵抽搐,恨不得当场拍死陈江流,管你是偷了果子还是刨了果树,人家正主既然这么说了,兴许是故意卖给佛门一个面子,找个借口想大事化小。
明明赔几件灵宝这事儿说不定就结了,现在倒好,三界内外无数道神识都知道了,他佛门弟子唐三藏把镇元子无数元会的心血宝贝人参果树连根拔了,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嘶!怪不得镇元子发这么大火啊,搁谁谁不生气啊,还真是堪比夺妻之恨呐!”
“我去,这个唐三藏,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呆,人家自己都给了台阶下了,几个果子的事儿,面儿上说点好话,私下给点宝贝,大家都好看。但这家伙直接自爆,那镇元子想算也算不了了啊。”
“谁说不是呢,这要搁我……”
“搁你你怎样?硬着头皮打上灵山?哈哈哈哈,只怕镇元子雷声大雨点小,没这个胆子吧!”
镇元子听到了这些神识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气得脸红脖子粗,想淡定也淡定不起来了。
如来欲哭无泪,感受到了镇元子的怒火,一时间无所适从。
陈江流心里别提多乐了,只是表面上还是一副纯真质朴的样子,索性再激一激。他拿出了一堆上次搞事系统奖励的白馒头,一脸真诚地对镇元子说道:
“阿弥陀佛,施主,贫僧不小心拿了你的人参果,听你的徒儿说,那东西是你的吃食。贫僧深感愧疚,所以把自己平日也舍不得吃的馒头赔给施主,一点心意,全当补偿,还望施主不要推辞。善哉善哉。”
如来,观音,三千佛陀,无数神念,像看智障一样,齐刷刷地看向唐三藏。
“我……我没听错吧?这家伙要拿什么赔人参果……树?”
“好像,是馒头,也许,是佛门新发现的一种先天灵根,吧?”
“岂有此理!你这贼秃竟敢如此折辱老夫,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招!”
镇元子将拂尘往前一扫,无尽的灵气澎湃激荡。
山川湖泊,飞沙走石,都在这拂尘未能之下近乎静止,连空间都因之锁闭。
这满含着无尽怒火的一击,完全可以让准圣巅峰之下的高手一击毙命。
如来大惊失色,连忙大呼:
“四大金刚,五百罗汉,三千佛陀,结阵!”
只见一众菩萨罗汉口里念经,双掌合十,佛光大盛。
硬生生将镇元子拂尘的一击之威挡了下来。
“阿弥陀佛,此乃佛主传与我之三十七道品阵,此阵一出,佛光熠熠,普度众生。”
“原为我护教之阵,不想今日用来对敌,还望大仙高抬贵手,凡事好商量。”
镇元子冷哼一声:
“商量?那好,你们把唐三藏这个贼秃交出来,本座就既往不咎。否则,便是踏平你灵山,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陈江流心念一动,悄悄对混沌珠里的正牌镇元子说道:
“诶,我怎么发觉那个山寨的比你刚猛多了啊,换做是你估计打道回府认栽了吧?难怪你斗不过他,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当年要是有这份魄力,估计早就证道了吧?”
镇元子猛然一惊,似乎有所顿悟,这么久以来,他不争不抢,修身养性,原本有诸多功用的人参果,都在他的培养之下只将延年益寿的作用无限放大,其他的一弱再弱。
分明早有成圣机缘的他,却是修为迟迟都在证道的边缘,就差临门一脚。
原来不是别的,就是内心里的怯懦,导致道心不稳。
镇元子长出一口浊气,似乎对于大道的感悟又多了一次理解,十分认真地对陈江流说道:
“多谢圣僧指点。”
陈江流笑笑:
“谢我也没用,你即便是顿悟了,离证道也还有距离呢,谁叫你这次摔这么大一跤呢,没有奇遇,怕是很久都难翻身了。”
镇元子顿了顿,开口说道:
“圣僧可否再助贫道一臂之力?”
“嗯?说说看?”
“只要贫道吞噬人参果树精,就算不能即刻证道,也相差无多了。”
陈江流好奇道:
“哦?这也是他费尽心机要抓你回去的原因吧?我没猜错的话,你早就可以这么做了吧,妇人之仁,自食其果。不对,也不能这么说,凡事讲求因果,你不经历这一遭怕是也顿悟不了呢。行吧,帮人帮到底,我想想办法,等我信号!”
那边如来和冒牌的镇元子还在对峙,如来这边依靠阵法之威,集三千佛子之力,能和镇元子平分秋色。
镇元子怒道:“气煞我也,西天的贼秃们,你们当真要与老夫作对吗?”
如来也很无奈,他也不想打,这么兴师动众的以多欺少,赢了面上过不去,输了就更丢人了,而且这阵只守不攻,也就是说其实他们是处于劣势,毫无主动权的。
陈江流这个时候跳了出来:
“镇元子,你敢打菩萨,罗汉,佛祖!”
“我明明都赔给你馒头了,还要不依不饶,你这个人,六根未尽,贪得无厌,这辈子都别想成佛了!”
镇元子差点被气个半死,分明自己看上去是正义的一方,结果反倒成了挑起争端的小人。
孙悟空见着师傅又是戏精附体,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镇元子脸上火辣辣的疼,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火力全开,收起拂尘,将全部灵力灌入一掌之中。
这一掌,大有毁天灭地之威,翻江倒海之能,霎时间,空气变得凝重,寒风瑟瑟,杀意四起。
如来已经麻木了,又或者习惯了,他认定唐三藏绝逼是故意的,而且脑子绝逼有坑,但是没办法,西行唯一指定供应商,自己只能看他为所欲为,连二圣都无可奈何,他又能怎样呢。
只好严阵以待,火力全开,以三千佛众之力,抗衡镇元子这全力一击。
“轰!”
一声巨响,正面的硬碰硬,三千佛众组成的三十七道品阵在这一击之下七零八落,无数佛陀口吐鲜血。
周遭的山川树木全部在余威之下化为烟粉,如果不是有圣人罩着,天道盯着,整片空间估计都有些成撑不住会破裂。
镇元子稳了稳身形,虽然脸色煞白,气血翻涌,嘴里撂下狠话:
“西天的贼秃们,你们大阵已被本座所破,不想死的话就速速退开,若是再强行插手,休怪本座无情!”
如来伤的不轻,强撑着答话:
“镇元子大仙,当真要与我整个西天佛门作对?”
镇元子大笑三声:
“哈哈哈,本座自混沌伊始,经历多少量劫,修成地仙之祖,佛门又如何!圣人不出,尔等后辈,也想吓唬我镇元子?”
如来还没说话,只见陈江流从旁跳了出来,一脸淡定地悠悠说道:
“切~你哪是什么镇元子啊,你不就是个冒牌货嘛!明明一棵果子树,还地仙之祖,混沌伊始,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