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西游:我!无敌唐三藏 > 第三十四章 本宫也想看看
 
  
“你……你莫要血口喷人!”
“朕,朕何时扰乱西行,何时对你不满?”
玉帝嘴角抽搐,又被安了个这么大顶帽子。就凭这对西行不满几句话,如来找上门来恐怕老君都不会出面。
“阿弥陀佛,陛下既然矢口否认,那想必是误会一场了。”
“陛下不会对我的徒儿们怎样,更不会对贫僧怎样,贫僧这一世,也不会死在流沙河了,对吗?”
玉帝身躯一震,面色铁青,连话都说不出口。
陈江流哈哈大笑:
“陛下不用惊慌,贫僧口不择言,陛下莫怪。”
“哦?这镜中还没完,咦,怎么有个男子出现在广寒宫?”
“嘶……这是,陛下?那……想必是安慰受惊的霓裳仙子吧?”
众人循声望向高悬的风月宝鉴,只见玉帝轻装素服,没有冠冕也没有车辇仪仗,一个人踏着月光来到广寒宫中。
此时距天蓬受刑已经有些时日了,霓裳仙子正独自一人神伤。
两人本来互有情愫,所以当日才有些半推半就,虽然事后她也曾四处奔走解释,天蓬并未对自己怎样,但是得到的答复都是“知道了,请回吧。”
直到今天,她多方打探得知天蓬被贬凡间还沦落得投错猪胎。
霓裳十分懊恼自己没有把喝醉的天蓬推开,心中无比内疚,看着玉帝亲自到访,于是赶紧擦了擦眼角的眼泪上前行礼。
“参见陛下,不知陛下深夜造访,未及相迎,还请赎罪。”
玉帝上前一步,亲自扶起霓裳。
“无妨,今日朕来不想太招摇,主要是想看看你如何,是否对天蓬一事还耿耿于怀?”
霓裳听到天蓬,立马又拜道:
“陛下,天蓬是无辜的,他真的没有将我怎样,我和他也都是清白的,还请陛下饶恕了他,求陛下开恩。”
玉帝皱了皱眉:
“哦?是嘛?朕怎么早就听说,月宫中的嫦娥们,有人动了凡心?”
“有人向朕密报,说自从当日天蓬被天兵天将抓走后,你便四处奔走打探天蓬的消息,想方设法为他开脱。甚至不惜与妖界联系,怎么,仙子好博爱啊,敢说与那天蓬没有半点儿女私情?敢说你们没有触犯天条?”
霓裳仙子一时木然,愣了两秒,见她跪伏在地:
“望陛下恕罪,此事都是霓裳所致,是我诱惑元帅,是我私动凡心,与天蓬绝无相关。”
“陛下要罚便罚我吧,还请饶恕了天蓬元帅!”
看到这里,吃瓜众神都倒吸一口凉气:
“嘶……想不到这天蓬还这么好服气,投了猪胎换个红颜知己,也值了啊。我怎么还有点儿羡慕呢?”
“切,那你去投猪胎吧。羡慕个毛啊,你那星宿宫里夜夜笙歌还少了?”
“不是,你们低调点不行吗,当心治你个违反天条的重罪!”
猪八戒双拳紧握,他本就无门无派孑然一身,早年间的奇遇让他修得一身玄妙法术,证道大罗,任职天蓬元帅。
时至今日,他才知道霓裳仙子对他的情义,早知如此,还要什么天蓬元帅的名头,还管什么天条戒律,干脆早就反下天去竖旗为妖。
玉帝似乎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因为镜子里的他听见霓裳仙子的诉求非但没有动怒,反而是亲自上前伸手将霓裳扶起,而且扶起之后,胳膊不仅没收回来,反倒。
有些反应快的老司机神仙一阵坏笑,已经大概猜到玉帝的心思了。
玉帝见状立即大喝一声:
“哪里来的妖物,尽是些虚迷幻境,给朕破!”
准圣中期的威压弥漫开来,一道浑厚霸道的灵力击打向风月宝鉴。
这面除了画面精美,但没什么灵力波动,算不得什么宝物的镜子,看上去绝对承受不住这样猛烈的攻击,不少吃瓜神仙摇了摇头。
“唉,明明马上就是最精彩的部分了,好戏没得看咯。”
“这种事自然不能摊到明面儿上嘛,算了算了,回头,懂得都懂。”
“我说怎么霓裳仙子神界蒸发了呢,你品,你细品……”
“嘘!毕竟是陛下,少说两句。”
“轰!”
一阵灵力激荡,令人诧异的是,镜子并没有裂开,反而镜子中的画面更加清晰。
原来是王母娘娘从瑶池中现身,一道怒火十足的灵力将玉帝的攻击挡了下来。
王母娘娘声音清冷,淡淡道:
“陛下莫急,本宫也想继续往下看看呢。”
一众神仙眉飞色舞,看着玉帝和王母的架势,绝对一言不合就是大型家暴现场。
王母的脾气三界皆知,其他的还好,但是对于玉帝在外面拈花惹草那是绝对不能忍的,还有传言说,神仙不准恋爱这条天条就是专门为了警告玉帝定的。
玉帝此刻显得有些尴尬,他悄声对王母道:
“瑶池,有什么事儿咱回去再说,这么多神仙在呢,给朕留点面子,嗯?”
王母左右看看,想着待会要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画面,当着三界众神不好收场,败坏的也是自家天庭的威严,于是恶狠狠地道:
“好啊,看起来你还真有事儿,行,你等着,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玉帝听到瑶池这么说如蒙大赦,他知道这镜子是孙悟空弄得,不过八成是唐三藏捣的鬼,谁知道这家伙还会不会搞出什么别的幺蛾子,所以也不敢再将他们师徒怎样了,连说话的语气都软了几分。
“三藏,你既然身为佛门取经人,就该去做你应当做的事。”
“天蓬既然已经成了你的徒弟,看在佛门的面子上,朕便赦免了他,你们早些下凡取经去吧。”
玉帝态度转变得很明显,自己有把柄抓在别人手上,即便是原本不死不休,现在也只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陈江流不答话,看了看一旁早已怒不可遏的猪八戒,黑面獠牙,目露凶光,野兽般的低声嘶吼,渗出血的拳头。
陈江流毫不怀疑,若不是自己在场,即便不敌,猪八戒也绝对会冲上去跟玉帝拼个鱼死网破。
然而,只见一番苦苦挣扎之后,猪八戒终究松开了拳头,咬着牙,淡淡地对陈江流说出了几个字:
“师傅,咱们走吧。”
陈江流略微迟疑,随即笑笑。
他从猪八戒的表情就能看出来他有多恨,从他一直起伏的躁动气息来看就知道他随时都准备赴死搏命。
然而他忍住了,不是因为怂,唯一的解释就是不想拖累取经小分队的其他人。
陈江流在心里不禁对猪八戒又高看了几分,他朝猪八戒点了点头,随即转头向玉帝道:
“阿弥陀佛,陛下,你可能弄错了,我们师徒几人今日上天,不是劝陛下收回成命,法外开恩的,而是问陛下要个说法,起码,告知我徒儿霓裳仙子的下落!”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