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混入反派当老大 > 第二十六章 遇见红袍人
 
  小队里的代号很快就被取完了,林灏自称为“符”,莉莉原本的名字就好记,索性不取了,两个双胞胎被称为“水甲”和“水乙”,因为他们兄弟都是水行一脉的。

  两位女生修者代号为“三水”和“三火”,对应所修行的一脉,剩下的四位代号分别为“修金”、“修火”、“修风”、“修木”。

  小队在森林里四处搜寻,终于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个山洞,里面就像一个巨型动物的巢穴,腥臭无比,但还算是比较干燥,也没有蚊虫骚扰,里面有大量的干树枝,倒是让他们好建立检查点。

  众人在山洞里搭建据点,升起火堆,在里面检查所带的背包,林灏从沈霄那里得知,自己的那个储存衣兜是一种特殊的纹器,等阶大概在蓝纹左右,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稀有的纹器的。

  所以此次的试炼中,除了两个合丹期的弟子没有携带背包,其余人都自备了一个,包括陌柯,但这并不意味着陌柯没有,因为林灏也带了个小包。

  大家安静的在山洞里做这各自的事情,倏地,水甲的耳朵动了几下,像个听到动静的小兔子,神色警惕起来,“大家停一下,我听到一些不好的动静。”

  莉莉从火堆旁站起来,幽深碧绿的眼睛对上水甲,“什么动静?有危险吗?”

  水甲的面容里孕育着复杂,是一种难过、担忧、惊恐,他缓缓的开口,“我听到远处有人在痛苦的叫喊。”

  林灏脑中闪过黑爪蜥蜴被火炎虫包围的一幕,有些头皮发麻的打了冷战,“会不会是哪支小队没有找到过夜的地方?”

  水甲和水乙有些紧张,焦急的说道:“这怎么办?我们不少师弟也参加了这次试炼。”

  莉莉深吸了口气,安慰道:“没事的,火炎虫没有那么可怕,修者可以在身上形成护盾,至少可以坚持三刻钟,而且陌柯师兄给每个小队都配备了土行一脉的修者或者符箓师,找不到地方至少可以开辟出一个小洞躲进去。”

  “万一是我们剑阁的人遇到妖兽呢,被一些濒临死亡的妖兽纠缠可就难办了。”

  众人沉默,山洞里只有火焰噼里啪啦的声音,气氛被一种担忧的迷雾深深的笼罩,莉莉无奈的看向林灏。

  林灏没有回应,也没有担忧和惊恐,貌似从眼睛里看不出感情。那是因为自己的石碑中又突兀的显示了任务。

  任务:无情的火炎虫杀手——尽可能的残杀火炎虫,让这可恨的森林害虫惧怕你吧!

  奖励:十只火炎虫累计炼体类技能点1

  惩罚:小老弟像火炎虫一样发光

  莉莉在林灏眼前挥了挥手,疑惑的看着他,“林灏师兄,给我们个建议,我们要不要去救人?”

  他缓过神来,心中百感交集,他才刚觉得这森立神秘的要死,特别是这些火炎虫,说不好真的会得罪一只传说妖兽,这下可好,不得罪也不行了,他的小老弟要发光了。

  林灏变得有些激动暴躁,“去,不去怎么行,不救同门师兄弟那还是人吗,敢得罪我们剑阁的,无论是什么狗屁火炎虫还是狗头妖兽,统统砍到稀巴烂。”

  “噗哈哈哈哈!”

  莉莉和众人看见异常激动的林灏,不禁被他可爱的模样逗笑,在山洞中笑了起来。

  莉莉擦了擦笑出眼泪的眼角,“好,我们去救人,但是如果我们坚持不住,一定要及时的开辟洞穴,修风,记得了吗?”

  修风点了点头,尽管他代号叫修风,但其实是一个土行一脉的,林灏觉得所有人都按照修行来定代号有些不妥,于是将几个人的代号给置换了一下。

  十个人身形一动,闯进森林中,七位修者的魂力涌起,在所有人身上套上了一层薄薄的护罩,好几种颜色在里面流光溢彩。

  夜晚的森林并没有想象中的漆黑,而是如同燃起了大火,将通天都映照得透红,无数的火炎虫如同无头苍蝇,在森林里横冲直撞。

  感知到闯入森林的十人,火炎虫疯了一样涌了过来,附着在护罩上,啃食着护罩上的魂力,将十个人笼罩成火球,在森林里快速的移动。

  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虫子,林灏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他突然有种想将绚丽的火炎虫抓在手中,捏爆看看是什么成分在发光。

  他甩了甩头,丢掉这个可怕的念头,虽然有任务在身,但现在他可不敢随意的招惹这些虫子,怕会发生一些意外,得先找到呼救的人。

  尽管虫子很多,但还好光亮足够,可以看得清路径,林灏几人一边挥走眼前护罩的虫子,一边赶路。

  不一会儿,众人都听到了几个人撕心裂肺的痛呼,水甲和水乙惊呼,“就在前面一个沟壑里。”

  几人加快了脚步,终身一跃闯进了沟壑之中。

  火炎虫将有些空旷的沟壑照的透亮,将一切都显露出来了。

  发出痛呼的正是剑阁的弟子,身上没有任何屏障,一群火炎虫在他们身上撕咬,他们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就像着火的人,身上被撕咬得血肉模糊,本该随身佩戴的令牌也不知所踪。

  不远处站着六个红袍人,身形全都掩藏在长袍之下,看不见面容。

  水甲和水乙激动起来,脖子上的青筋暴起,背包里的陌刀被抽了出来,恶狠狠的盯着那六个红袍人,“你们胆敢陷害我剑阁之人!”

  林灏伸手抓住激动的水甲和水乙,阴沉的看着红袍人,“水甲、水乙,先不要激动,他们或许是邪道入侵,不要轻举妄动。”

  莉莉和几位修者再次鼓动魂力,地上翻滚的几人身上涌起护罩,将火炎虫隔绝开来,撕心裂肺的声音渐渐沉静下来,彻底昏厥过去。

  水甲眼球血丝蔓延,眼眶里被泪水浸红,低声沉闷的说道:“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剑阁的人动手?”

  只见站在最前面的一个红袍领头人发出了怪声怪气的男声,“哎呀,这可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只是路过,各位剑阁的帅哥不要激动,好不好嘛?”

  听到这怪里怪气的声音,林灏打了一会冷战,接着厉声威胁道:“你们到底是不是邪道?立马解释清楚这里发生的事情,不然我们绝对将你们打得连妈都不认识。”

  那个怪异的红袍男扭动着奇怪的姿势,摆手道:“不要嘛,打打杀杀多不好,我们真不是邪道,别把我们和那些丑陋的东西混为一谈。”

  林灏被这怪里怪气的男声整得快吐了,不禁有些恼怒,紫冥瞳大亮,透过了红袍,看见那些红袍人身上有种阴柔的魂力,而且腰间还带着两种令牌,有一种令牌正附着着剑阁独有的魂力印记。

  艹!

  这个试炼果然就是让弟子相互厮杀的,这么快就有人对我们剑阁动手了,还不是邪道的人,是有特殊令牌的其他山门弟子!

  抢走令牌就算了,还拖住他们让他们经受火炎虫噬咬之苦,真没有道德,这种人真的不该进五大门派,简直丢人!一点都比不上剑阁!

  林灏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正好六人,那六个红袍人一人一个令牌,他忍住有些害怕的心情,观看了几个人的伤势。

  咬牙切齿的拿出了两张符箓,快速的挥洒出去,低声怒吼:“是他们!动手!修风控制!”

  身后的修风几人根本没有犹豫,尽管不知道林灏发现了什么,但之前几次的建议中,他们对林灏有了些无以言表的信任感。

  林灏的符箓化成暗紫色的火焰涌去,修风魂力鼓动,冲向了几个红袍人。

  那个怪异的男子惊呼,“哎嘛呀,你们也太野蛮了,我们不就看一眼情况嘛,怎么就动手了嘛!?佑雯用木行法术!”

  接着几个红袍人往后跳去,前面突然钻出了一些树木,直接将六人保护在了里面。

  修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林灏师兄给的代号果然有用,他们居然真的以为我是风行修者。

  他俯身一拍地面,魂力涌入泥土中,几根土刺突兀的出现在树木圈里,直冲而上。

  “噗嗤!”

  里面传来尖刺穿破肉身的声音,几个女声痛呼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树木化成星星点点的魂力消散,露出了里面的情况。

  六个人被密密麻麻的土刺定住,甚至有一根贯穿了一个女声的大腿,其他的都避开了重要部位。身上的红袍被刺得破烂,身形显露出来,惊掉了众人的眼球。

  都是些绝代风华的小女生,初展妩媚的年龄,面容姣好,皮肤白皙,有着令人羡慕的容貌。除了之前开口的男声,他的确是一个男生,一个阴柔无比的男生,满色苍白,眼眶泛黑,神色虚弱又阴柔,还有着忸怩的身躯。

  林灏有些瞠目结舌,她们是凤溪园的吧,只有那里才有这么妩媚的女人,但这个不男不女的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只有女人才能进入凤溪园吗?

  他十分不想看那个阴柔的男生,年纪不大,却穿着大红的长裙,实在是不忍直视,但这博人眼球的一幕还是让众人盯住了那个男生。

  只见他生气的扯掉挂住的红袍,忸怩的骂道:“卑鄙,土行修者居然用风行的称谓,哼!看!看!看!看什么看?没见过风华绝代的容貌吗?”

  林灏忍住骂街的心情,

  这世界这么大,何必走到这条道路上?

  人家凤溪园出行都是满目春风,在普通人心里都是神秘而又绮丽的地方,是天下所有男人都希望一探究竟的瑰丽花园。

  怎么会有这么奇异的男子,居然还进入了凤溪园,一副阴虚的样子,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凤溪园的人一笑都是倾国倾城,这货一笑我怕是满城反胃,世界已经足够奇怪,还请不要出来吓坏小朋友了好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