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混入反派当老大 > 第十六章 底牌(求收藏、求推荐)
 
  言舜闭口不言,都不知道为何这小子这么自信,明明是绝境,还和我讲道理。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不要,我要爆锤一顿这臭小子,让他经历一次社会的毒打。

  ......

  言舜身上的气息开始变化,密密麻麻的惨红裂痕爬上他的脖子,原本就幽红的眼睛变得如同野兽般残忍和疯狂。

  所剩无几的魂力开始升腾,盯着林灏发出了渗人的笑容。

  “我猜你没有放弃,将你的底牌也亮出来吧,不然在你放火之前,我会将你的手给撕下来。”

  看着言舜的变化,林灏脸色有些难看,和自己猜测的不错,所谓的邪道果然有激发潜力的秘术。

  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林灏都有些想要放弃了,自己脑子发热参与这些事干嘛呀?

  问道阁还有一堆书等着我毁坏,何必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作死呢?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林灏撒出了仅剩的三张符箓,三个小火球突兀的显露出来,围绕着周围悬浮。

  以林灏的能力,在有限的时间里,也只能刻画出三张护身符箓和一张分身符箓,分身符箓还是紫炎在身旁指点的。

  言舜有些失望的看着他,看来是别小瞧了,这种炼体期都能随意破掉的符箓,拿出来丢人吗?

  下一刻,言舜消失了,就连林灏的紫冥瞳也只能捕抓到残影。

  突如其来的三锤,直接将三个火球击散,林灏强忍剧痛拔出脚掌,往后退了几步,魂力充盈火喉,挥舞火喉旋转了一圈,黑紫色的火焰飞舞,将他紧紧围住。

  言舜有些忌惮这些火焰,放弃攻击开始围绕着林灏,他的速度很快,火喉出来的火焰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但林灏的观察很敏锐,不好顶着火焰攻击。

  接下来就是比较魂力和言舜的秘术哪个能坚持的更久了。

  言舜开始说话:“你害怕死亡吗?”

  “你呢?你可害怕死亡?”

  林灏其实很害怕这是言舜的拖延之计,干扰自己的专注,但林灏同样抱着这样的想法。

  “我?我很怕,特别怕,谁愿意在地狱中行走,每天沾染着鲜血和绝望。”

  “如果可以,我当然愿意过着风轻云淡的生活,朝起劳作晚享福,沉沦在人间百态,细数风流,不沾污垢。”

  林灏不断的防御着不时袭来的攻击,反问道:“想要平静的生活,何必踏入邪道,踏入修行,踏入弱肉强食的修行者世界,做个普通人不好吗?还不是你心中藏有欲望。”

  言舜笑道:“天真,我们对未来有所欲望不是很正常吗?你心中不也藏着一个保卫世界的可笑梦想吗?”

  “或许你们这种出生在平安地界的人不懂,总认为世界在那些名门正派的保护下充满生气,但你可知道那些从未受到保护的三狱峡谷的无奈,出生在那里的人啊,处处受到威胁,那里是妖魔的诞生之地,是欲望之地,生活在那里的平民一生都在躲避灾害,既然无法抵抗,那就加入它们,这样不对吗?”

  林灏皱眉:“为什么不逃走?”

  “怎么逃?可有所谓的正派道门来拯救我们?所以我们加入邪道就是在逃啊,和那些妖魔建立联系,我们才平安的逃出了峡谷。”

  林灏有些恼怒,“那何必残害无辜的人?因为我们生活的比你们好?因为拥有你们无法触及的幸福?”

  “或许吧,可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是什么?那便是弱小者的无辜!是溺水者的呼救!是绝望者的眼泪!”

  言舜抓住火焰威力减弱的瞬间,闯入火力,奋力的用锤子挥开黑炎,一脚踹飞了林灏。

  受到重击的林灏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强压下喉咙的甜腥,终于拿出了紫炎尊者给的符箓,心中念头一动,一头巨大的火焰狮子出现在院子里,强烈的燥热将院子烘得宛如烈阳下的沙漠。

  言舜脸色凝重起来,魂力聚集在锤子上,惨红的魂力将锤子包裹成好几倍大,毫无违和的举起了比自身大好多的锤子猛然的锤向狮子。

  火焰狮子扑过去,一口咬住了锤子,瞬间将红色的魂力咬破,继续扑向言舜。

  但言舜突然舍弃锤子,瞬间出现在林灏背后,一拳轰向林灏。

  林灏大惊,紫冥瞳大亮,言舜的动作在他的眼里变慢起来,心中念头一转,看破他的动作,下意识的一脚踹中言舜的手肘,挡住了这一拳。

  狮子瞬间扑来,一爪子拍飞了言舜。

  言舜已经消耗的很厉害了,强行开启的秘术将他的体力消耗得几近透支,体内魂力也空荡荡的了,他真的没想到林灏能和他打成这样,如果不祭出最后的手段,真的要被这小子击败的。

  他怒吼:“世上众多的生命还在地狱中经受苦难,你们这些正派不去拯救,为什么要对这些弱小者保护到这种程度?直接解决世界混乱的源泉不更好?我们就不必在地狱中为了生存而挣扎!”

  一股血腥的气息从言舜手臂传出,一个幽红的鬼魂从他手臂缓缓钻出,万鬼嚎哭的声音突兀的从四周传来,吓得村民们脸色苍白,微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火焰狮子像被压制了一般,火焰飘忽,林灏也被这恐怖的场景惊到。

  突然,一把火焰灵剑划破长空,拉出一道艳丽的虚影,一下砍断了言舜的手臂,钻出一半的恐怖鬼魂铩羽而归,万鬼寂静。

  冷漠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真是邪魔歪理,将身处地狱的痛苦强加在无辜的生灵身上,还污蔑无人拯救。”

  火焰狮子扑了上去,将断臂痛苦的言舜淹没,烧得面目全非。

  林灏力竭的坐在地上,惊喜的望着言舜身后摇摇欲坠的白晓,说:“我还以为白晓哥你要看戏到结束呢,好不容易清醒了一会又被踩晕的感觉不好吧?”

  白晓摸了下被砸歪的鼻子,痛苦的倒吸冷气,看着疲倦的林灏开心的笑道:“这次真的是向死而生,立了大功了。”

  望着白晓如沐春风笑容,林灏有点委屈,我都后悔死了,莫名其妙的就冲了出去,和邪道硬碰硬,本来以为这言舜是个天然呆,没想到手段多的差点玩蹦。

  以后作死还是留给高个的顶着,自己看戏就好,你看归辰多轻松,被吊起来话都不能说,看着我们的潮起潮落。

  归辰是不知道林灏在想什么,不然绝对给他几百个白眼。

  “是吗?立了大功?”

  天空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浩浩荡荡,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院子里。

  林灏瞳孔微缩,眼前之人突然出现,身上没有一丝魂力迹象,穿着平凡,朴素,留着长发的一个相貌平平的年轻男子。

  但他身上有种让人莫名心悸的感觉,他对着林灏问道:“那个浑身有着诡异魂力的小子,你可知道我的魂识分裂体为何中断?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话声还没有落下,地上诡异的出现许多血红色土刺,院子里的村民和白晓瞬间被土刺刺穿,除了林灏、归辰和几个黑衣人。

  浓郁的血腥味瞬间散开,一种无以言表的恐惧冲上林灏的脑门,脑子一片空白,只有一瞬间,真的只有一瞬间,全部生命就在一句话里消散。

  林灏低下头,浑身颤抖,复杂的情绪涌现,恐惧、愤怒、悲伤、悔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