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混入反派当老大 > 第十五章 硬刚黑衣人(求收藏)
 
  白晓不知道从哪抽出了几张皱巴巴的符箓,开始注入魂力,几个炽热的火球升起,直接提起佩剑,拔地而起,砍向红眼黑衣人的后颈。

  “叮”

  骤然响起一声清脆的声音。

  白晓呆滞的看着黑衣人背后骤然而起的红色屏障,他那几颗火球碰到屏障波澜不起,佩剑砍在上面却断成了两截。

  黑衣人回头邪魅一笑,掏出一把锤子,嗡的砸到了白晓的脑袋,然后白晓就笔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黑衣人不屑道:“哪里来的炼体巅峰的混小子,难不成是剑阁来救人来了?”

  “哎呀,真是有趣,不过你也是够憨厚的,不知道本大爷有渡劫期罩着的吗?这个红色屏障起码得通脉期才打的破。”

  黑衣人抓起白晓的头发,大笑道:“真是,还想破坏小归辰的转换仪式,不知好歹。”

  旁边的一位瘦男子说道:“咳!言舜老大,他晕过去了,听不见你说的什么。”

  “是吗?哈哈,我这么厉害。”接着手一松,白晓有砸在了地面。

  看见这戏剧性的一幕,林灏不禁有些无语,心中有了些猜测,自己还以为白晓很厉害的,没想到才炼体巅峰,不过这个黑衣人貌似有些天然呆。

  可听他说那个红色的屏障很棘手。

  自己也大概是对现状有了推论。

  黑衣人他们掠走归辰是为了转化她,又抓来了村民,显而易见的是要通过血祭,让归辰的魂力转化为充满怨气的魂力。

  可是为什么?因为归辰天才?

  小时候林启天经常和他讲什么邪道抓各门派天才转化他们,各种各样的故事企图吓唬,结果林灏对此毫无概念,还听的很高兴的。

  而现在,在血腥的一幕面前,让他有些寒栗,那个言舜看起来天然呆,不如说是有些疯狂的样子,行为举止有些夸张。

  可是黑衣人言舜就在面前,自己任务里可是包括爆锤黑衣人言舜的啊。

  林灏默默掏出了一张符箓,心中种种念头浮现,心中盘算了一下,要不去和他聊聊?

  心中打定主意,自己还有一张紫炎长老给的无属性符箓,或许关键时刻能救一命,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他裹紧了一些黑袍,有些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一脚踩在房瓦上面,紫冥瞳大亮,魂力爆发,吹得黑袍嘶嘶作响,装的一手好13。

  要是白晓还清醒着,定会被林灏的大胆行径又吓晕过去。

  他故作镇定的说:“放开那女孩!”

  众人回过头,看见林灏牵强的露出诡异的笑容,身上邪恶的魂力爆发,有些惊讶。

  几个黑衣人望着不明身份的他微微后退了几步。

  言舜站出来说:“你从那嘎达蹦出来的,不懂先来后到吗?”

  “先来后到?都是为了抢夺天才,行不德之事,何必讲先来后到。”

  言舜皱眉,喝道:“你到底是哪个憨批,不知道混反派也有法则的吗?”

  林灏尴尬,这我哪知道呀,我又没混过反派。

  “咳!我是日月魔教的圣子,奉教主之命将这小女孩带回去,不服可以找我教主谈话。”

  林灏窃笑,哪里来的日月魔教,这是我按照前世记忆瞎起的,要是找到日月魔教教主算我输!

  言舜像是突然放松,大笑起来,

  “原来是咒月大哥啊,我好长时间没去日月魔教看你了,你怎么变年轻了?还有了渗人的眼睛?”

  我去!

  真的有日月魔教啊,还真的有圣子啊?

  林灏尴尬:“老弟啊,那日一别真是世事变化,如今我阴差阳错之下变成这副模样,我也甚是想念老弟你。”

  旁边一个黑衣人拉住言舜说道:“老大,这货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人呐!是假冒咒月哥的。”

  “咳!我们不也是坏人吗?”

  黑衣人一脸黑线,重点是这个吗?重点是这个孩子不是咒月!

  看着着急的小弟,言舜笑了起来,对林灏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小屁孩,如何伪装的魂力,但你似乎也太过低估我们教派的人了,今天我有重要的事情,我不杀你,你走吧。”

  林灏一脸蒙圈的看着他操作,这就结束了?

  那可不行,你不对我动手怎么行,我还想爆锤你呢。

  “小喽啰,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休要混淆视听,我的的确确是咒月。”

  言舜摆了摆手,像打发捣乱的小孩,“你还是快点走吧,你要真是咒月,我早就拿锤子锤你了,敢和我抢我教圣女。”

  “你说的这个圣女她漂亮吗?”

  言舜讲到圣女像是便了个人,从憨厚小子变成害羞姑娘,怪里怪气的说:“她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她真的是那种,有点好看,但是她的眼神十分霸气,足可以秒杀我们。”

  林灏皱眉,也就是说那个圣女就是一个比较有攻气的女魔头,这言舜怕不是个某种癖好吧?他忍不住笑了一声。

  “你在笑什么?不准笑!”

  “对不起,我想起好笑的事。”

  “什么事?”

  “我也喜欢圣女。”

  言舜脑门上皱成了一个井字,直接跳起来,举起黑色锤子往林灏扔过去。

  惊险躲过锤子的林灏脚下一滑,从房顶上掉了下来。

  这么暴躁的吗?

  我刚刚是不是作死了一波?

  火红色的魂力在言舜手掌汇聚,握成拳头,冲向林灏。

  看见飞快的言舜,根本来不及躲,林灏只好举起手臂挡住脸。

  紧接着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林灏透着手臂瞧了一眼,差点兴奋的跳起来。

  只见林灏的黑袍上升起了一个金色的屏障,将整个人罩住,言舜是一拳打到了屏障,痛苦的蹲在地上捂着拳头。

  我去!爱死师父了,居然给云霄黑袍留了这么强的保命神技啊,回去以后好好的赞美他!

  言舜甩了甩手,有点生气:“你居然也有圣主级屏障,很好,但是屏障的魂力是有限的,小的们,一起耗完他。”

  接着言舜亮起自己的红色屏障,两个屏障互相碰撞在一起,发出滋滋消融的响声。

  黑衣人们相视一眼,加入言舜的行列,纷纷亮起魂力剑、魂力刀啥的砍去,各种层出不穷的法术不要钱的砸在他身上。

  整整砍了一刻钟,几个小喽啰都累趴在了地上,言舜也气喘吁吁的蹲在地上,一群吃瓜村民都惊呆了,他们没见过这么抗揍的人。

  被吊着的归辰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看见倒地的白晓和正在挨揍的林灏,感动,自责,又有点无奈,被这个两个救自己的憨批给气到了。

  言舜喘着粗气,看见了终于消散殆尽的金色屏障,露出的笑容,他的红色屏障虽然淡薄了许多,已经临近破碎了,可还是消耗完金色屏障了。

  他提起所剩不多的魂力,捡起地上的锤子,狠狠的砸了一锤林灏的胸口。

  林灏被砸飞了几米远,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言舜几个大笑起来,“丫的终于死了,还在我们面前装13.”

  突然,林灏身体剧烈膨胀起来,嘭的一声炸开了,化为点点魂力消散空气中。

  一道身影从村民里面走了出来,正是林灏。

  死去的那个是林灏新学的一个符箓,叫作分身符箓,听起来很高级,其实没有任何攻击力,是在追踪他们的时候休息中刻画的。

  原本想着趁着言舜对付分身,他潜入村民中接近归辰,结果看见绑住归辰的是著名鼎鼎的猪手扣,自己只能看着傻眼,又灰溜溜的回到村民当中去。

  直到分身死了才走出来。

  林灏捡起云霄黑袍,重新披在身上,看着呆滞中的言舜和几个黑衣人,顿时有些想笑。

  不行,不能笑,我是经受前世的众多搞笑段子的洗礼,有极高的笑点,无论多么好笑,我都不会笑,除非真的忍不住了。

  “哈哈哈!”

  言舜听着刺耳的嘲笑,有些脸色绷不住了,自己竟然被一个聚灵期的小孩戏耍了,根本没想到过聚灵期的小孩会使用符箓,不然早就发现假林灏的不自然之处了。

  “闭嘴!你一个小小的聚灵期,就算我们几个魂力不多了,但我一个快要合丹期的对付你一个聚灵期,还是绰绰有余!”

  林灏也不自大,直接拿出了只有巴掌大的火喉,汇入了魂力,一片黑紫色的火焰喷出,攻向了言舜几个,言舜撑起屏障,罩住了众人。

  但火焰的温度极高,似乎还有一种诡异的力量在消融屏障,坚持不到一秒,屏障就突然破裂,几个人吓得往后跳了跳。

  其中一个黑衣人不小心碰到了火焰,手臂被烧伤,痛苦的大呼起来,火焰顺着手臂往上爬,言舜凝聚一把魂力刀,直接砍下了他的手臂。

  言舜的神情严峻起来,冷冷的说道:“你不是一个简单的聚灵期。”

  林灏反笑:“要是一个简单的聚灵期,还敢闯进这里吗?”

  “有趣,但是你对合丹期的力量一无所知!”

  “血灵刺!”

  巨大的魂力波动从言舜身上爆发,右手往地上虚按,地上突兀的冒出几根血红色的土刺。

  林灏躲闪不及,被一根土刺贯穿了脚掌,疼的他惊呼起来。

  言舜看见被定住了林灏,准备给他最后一击。

  “别动!不然我就把村民都杀了,让你完成不了血祭!”

  林灏将火喉对准了村民,魂力不停的波动起来。

  村民们全都不好了,看着林灏充满了不可置信,不是来救我们的吗?

  怎么转头就要拿我们动刀?这是还没出狼窝呢,又入了虎口,

  村民们看一身黑袍又紫亮的林灏那就是妥妥的看邪道妖魔。

  言舜不屑道:“你杀吧,用你的性命血祭了也行,怨气少点就少点,不然把你血祭了也行。”

  看着不为所动的言舜,林灏将火喉对准了归辰,“那我就杀了归辰,让你们完成不了血祭。”

  言舜都直接看懵了,哪有这么救人的?自己得不到也让别人也得不到?

  麻烦了,自己要是阻止这小子肯定得杀了他,但那小归辰也要死,血祭之事就完全没戏了,该怎么办?

  归辰也是被林灏的一手操作弄蒙了,心中破骂道:大师兄不是来救我的吗?

  为什么要杀我?你偷偷逃走请救兵行不行?

  非要和敌人碰一碰。

  看见归辰对林灏露出可怜汪汪的表情,被堵住的嘴巴呜哇呜哇的。

  林灏无奈的看了眼归辰,对言舜道:“没有办法,言舜,想要我不杀归辰,你就放了我们三个,下次再抓归辰吧。”

  “不可能,你不要痴心妄想,你根本不敢杀归辰,你一个小屁孩,估计连鸡都没杀过,你现在还有机会逃走,要是不听劝言,你必定死在我的手里!”

  林灏神情阴沉起来,紫冥瞳大亮,盯住言舜,“你确定我不敢杀人吗?”

  言舜微微蹙眉,自己真的不确定了,这个混乱的世界,小孩又如何?自己也是在他这个年纪被邪道收养,见识了不少的残忍场景。

  林灏的脸开始苍白,“我觉得你得快点决定,我快要失血过多晕过去了,我可能没有机会逃出去了,既然这样,我就杀了归辰和这些村民。”

  此言一出,言舜一惊,看到林灏脚底不断涌出的鲜血,有些蹙眉。

  归辰是上面特别看重的一次血祭,不容有错,但如今这个家伙突然冒出来,四位通脉期长老也不知在什么地方。

  眼前的家伙已经临近死亡,毫无希望的他或许真的会杀了归辰。

  这时白晓清醒了过来,看见挡在众人之前威胁的林灏,明白了一切,心中有着种种愤怒和生气,自己怎么会这么没有用,只能看着灏子独自对抗邪道妖魔。

  白晓愤然的对林灏说:“小灏子,不用了救我们了,邪道妖魔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你将此处的人都杀干净吧,我相信阁主会调查真相的,不必有心理负担。但是我们必须要将邪魔的阴谋破坏,这次居然有四个通脉期高手,定是有惊人阴谋,要是归辰落入他们之手,估计整个天下都会陷入战争中,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杀了这里的人你是拯救了更多的生灵啊。”

  林灏听着有些无语起来,我觉得我也不用死的,就算救不了你两我也不用死的,怎么一副壮烈牺牲的表情。

  言舜气得暴起,狠狠的又踩了两脚白晓,好好的躺在地上不行吗?出来搅什么浑水!

  林灏看着气急败坏的言舜,笑道:“现在给你几个选择,一是你给我爆锤一顿,然后放走我们三人,回去再组织抓补归辰。”

  “二是你给我爆锤一顿,然后把我们都杀了,不过你的血祭估计就失败了。”

  “三是你给我爆锤一顿,然后你我就这么僵持下去,寄希望与你们那四个长老回来,将我瞬间击毙,不过我们紫炎尊者可是能力抗渡劫期的强者,你们四个长老能不能活下来还是未知,而且我们已经派人会剑阁请援了。”

  “四是你给我爆锤一顿,然后你用出你最后的手段,将我击杀,但是你根本不确定自己的最后手段是否能赶在我发动火喉之前击杀我。”

  言舜头都大了,怎么每个选择都要爆锤我一顿,我不就刺了你的脚吗?有必要这么记仇?

  这小子表现的不像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居然猜到我还有手段,有些被动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